马凯导演恐怖片导演

我就想拍个开朗的恐怖片

2016-08-21上海
没有恐怖音乐和妆容,但依然能把观众吓得死去活来。
  • 3350
  • 5

已有5条评论

加载中...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我就想拍个开朗的恐怖片

马凯导演 2016-08-21

我叫马凯,是一个拍恐怖片的导演。刚刚大家看到的是我最近的作品《中邪》的预告片。

 

我没有上过大学,挺遗憾的,其实我特别想上大学。我当年考了两次艺考,考了十三四个艺校都没录取我。后来机缘巧合我就去了横店,在那里做跟组演员。给大家看个片段,这是我第一次演这么长的戏。


演了两年多,我发现其实做演员想要出名、赚很多钱特别不靠谱,所以我就想去做幕后。我开始学习有关编剧方面的东西,强迫自己看文艺片。这是我看的第一个文艺片,贾樟柯的《三峡好人》。


画面一出来的时候我有点蒙,因为我印象当中好的电影是画质特别精美,要有很多大牌演员,但是这个片子是用DV拍摄的。我当时不明白为什么它能获得威尼斯的金狮奖,但是我能肯定的就是它是好的,只是我还没有发现它的好。那时候我做了一个决定,就是要强迫自己每天看两部文艺片。

 

大概看了三年之后,我发现我对于影像的理解就开始改变了。我发现影像其实是多元化的,你不一定需要好的机器和职业的演员,只要你有好的故事,用什么拍并不重要,那只是一个形式,而形式里面包含的故事性才是最重要的。

 

这是我去年看的特别有意思的一个恐怖片,叫《解除好友》,这部电影的剧情全部是在电脑屏幕上发生的。


故事讲了几个好朋友视频聊天,聊到去年他们一个自杀的好朋友,这个时候有一个莫名其妙的人闯了进来,在聊天中打扰他们,他们想把这个人踢出去,但是发现踢不出去,然后开始发生一些诡异的事情。这部电影的导演特别厉害的地方是,他可以很娴熟地拿捏故事的节奏。

 

我很喜欢看恐怖片,并且也看了很多各个国家的恐怖片,比如说日韩的恐怖片。


这部电影是《午夜凶铃》,它的故事性特别强,导演不会特别强调恐惧的东西而是一直在用故事,它的恐惧在服务一个故事。它不像泰国的恐怖片,其实泰国恐怖片这几年做得相当不错,但是我觉得大多数的泰国恐怖片有一个不太好的地方,就是它会千方百计地想出一些桥段来刻意地吓唬观众,而忽略了整个电影的故事性。这有点类似中国的动作片,上来就打打打,你也不知道它为什么要打。

 

这个电影是泰国的恐怖片,叫《鬼影》。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感受到那种被吓的感觉,我觉得这种被吓的过程真的很爽。


(观众问还会再看吗)不会看了,不会看了,一会儿就成为恐怖片专场了。我比较喜欢欧美恐怖片的风格,因为欧美恐怖片是以现实作为一个切入点,它不像日韩的恐怖片,你看日韩恐怖片整个电影的风格特别压抑,不管是情节的设置上,还是对于表演的要求,都特别压抑。而欧美恐怖片往往是讲述一个家庭或者是平常人的故事,把这个作为一个切入点。

 

我受欧美片影响最深的一部是《鬼影实录》,这个片儿是用家庭DV的方式拍摄的,它的制作成本只有1.5万美元,而全球票房达到了2亿美元。


我大概是2010年看的《鬼影实录》,第一遍其实没看下去。一开始接触这部片子,觉得这就是一个家庭DV,我不明白它为什么会有那么高的票房,所以第一遍没看下去。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我硬盘里存着的电影都看完了,只剩下《鬼影实录》,就只能耐着性子看,没想到看进去了,我就明白为什么这部片子能拿2亿美元的票房。

 

拍恐怖片有两个很重要的因素,一个是恐怖的音乐,一个是恐怖的化妆。刚才前面的片段中,可以看到恐怖的音乐和化妆,这是恐怖片很常用的套路。然而《鬼影实录》却把这两个很重要的因素给去掉了,它没有恐怖音乐和恐怖的妆容,但是却依然能把观众吓得死去活来。

 

说实话我能拍《中邪》,其实很重要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没钱。没钱的话拍伪纪录片是最合适的方式,如果在座的有想要做编导,我的建议是可以先去尝试拍伪纪录片。


《中邪》是我第4次拍片子,前3次拍短片都流产了,没有拍成。我有一个武校的哥们儿孙德强,我管他叫老大。当时他把我叫到山东,他想拍一个短片但是没有拍成,所以我们就聊天。聊到《鬼影实录》的时候,我说这部片子花1.5万美元然后赚了很多票房,就把他聊嗨了,“唉呦我们要不要搞一个?”


其实我也有想拍的东西,但是我没指望他能给我投资,因为他那时候已经开一个减肥店赔了有十多万了,他是一个电焊工,也没什么钱,但是他说要投。我当时确实没什么钱了,身上的钱全都拍那三次(片子)流产了,我说你确定吗,他说那玩吧玩吧,然后这个事儿就开始筹备。

 

我们《中邪》讲的是什么故事呢?讲了两个快要毕业的大学生去农村拍摄有关“还人”的纪录片。“还人”就像跳大神似的,是一个驱邪的仪式,是临沂特有的一种传统的封建迷信。这两个学生跟随王婆,就是当地特别有名的一个神婆,来到一个很偏僻的山庄去拍摄。那山庄里住着姐弟俩,姐姐中邪了,弟弟把王婆叫来做“还人”的仪式。


由于我看了很多中国的恐怖片,我觉得中国恐怖片一直在抄袭日韩恐怖片的风格和一些桥段等等,而且抄袭得不伦不类,所以我当时在设计这个故事的时候,就特别想讲一个中国式恐怖的东西。我从小在农村长大,会听爷爷奶奶讲狐狸精、狐仙儿什么的,近几年我看的中国的恐怖片几乎很少去扯这种东西,我想为什么我不把中国恐怖元素加入到恐怖片当中呢?


我们《中邪》其实成本就7万块钱,整个制作团队是11个人。这个横幅是我们花10块钱买的,什么“热烈庆祝院线电影《中邪》开机大吉”就是扯淡的。当时制片人说要不要整个很大阵势的感觉,我说好好,然后就花10块钱买了一个横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