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启洪启,出生于新疆的词曲作家、诗人、歌手,他创作的歌曲与新疆传统音乐一起丰富了新疆音乐资源。同时,参与发起“关注流浪儿童”系列活动。

歌声中漂泊的羊

2013-03-10上海
我觉得新疆向内地输送的除了石油天然气之外,甚至比石油和天然气还要宝贵的一种精神的给养,那就是民歌。
  • 911
  • 2

已有2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歌声中漂泊的羊

洪启 2013-03-10

这是我去年,在新疆喀什街头拍的,这两位都是最普通的维吾尔人,跟上海的里弄胡同里的市民没什么区别,在买西红柿;这是新疆喀什老城里面的,老城有个地方叫高台民居,这是个做土陶的一个艺人,每天做很多这样的泥罐,各种形状的,有炖菜用的、有喝奶茶用的;这是一个普通的,维吾尔的刚生孩子的一个妇女,这小孩刚出生你看不久,这个眉毛还给他划一个横道的眉毛;这个呢是普通的一个裁缝——中年的男性,用的这个缝纫机我看不清牌子,有可能是上海产的,蜜蜂牌的。

为什么要放这几张图片呢?因为大家知道,我是新疆人,我出生在新疆的和田。

去年、前年,我在微博上看到有一些上海的朋友在街头,遇到新疆的小偷。新疆的小偷呢,

现在已成为新疆的一个很不光彩的符号,大街小巷、公交车站、火车站,很多地方都有。

这个符号和去年火爆的切糕,都成为了新疆人的一个不太好看的形象展示。

但是我今天在这儿呢,想跟在座的朋友说——新疆,不是这样的。

新疆是这样,这四幅图片,都是我自己拍的,他们都是新疆人。,跟在座的朋友一样,跟在里弄里和巷子里生活的上海的市民没什么两样,靠着自己的劳动,靠着自己的双手,建设自己的生活。

我先介绍一下,我自己是怎么走上音乐这条路的,大概在1992年的时候,我今年四十了,那时我19、20岁。大家都知道,新疆有一个非常著名的音乐家叫王洛宾,他的歌我相信在座的朋友应该都会唱吧——《遥远的地方》、《达阪城的姑娘》。台湾有一个著名的歌手叫齐秦,大家应该都知道《狼》、《大约在冬季》。

当时我有个机缘,我带着齐秦去拜访王洛宾先生,去王洛宾家里,他们家在乌鲁木齐军队的一个干休所。我是先去拜访洛宾老人,先报个信,那会儿后小敲开门,他穿了一个白色的T恤,一个大短裤,那个T恤是烂的,咯吱窝有个洞,腋毛都露在外面。

夏天八月份,非常炎热的一个下午,拉开门,他说,小朋友,有啥事儿吗?我说台湾有个大歌星叫齐秦,他想来拜会你,我来报个信。老人说齐秦是谁我还真不知道,但是你来了我很高兴。老人嘛,一个人在家很孤独。

进来 ,坐下,给我倒茶,问我吃饭了吗。我说还真有点饿了,他说,好吧,我给你去做点吃的。他给我煮粥——白粥,然后出来跟我聊天,问我有什么兴趣、有什么爱好,我说对音乐还有点兴趣。他说我给你唱歌吧,我很幸运,他坐在钢琴那儿,给我唱《遥远的地方》,唱《达阪城的姑娘》。

当时我作为一个不太懂事的孩子。在我的心目中,因为当时齐秦非常流行嘛,王洛宾

只不过是跟我一块儿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的一个普通的老人,我对他好像还不是特别的

崇拜,但就觉得老头挺好玩的。

唱完歌,他看我好像还不是太开心的样子,他说,那我再给你跳段舞吧。然后呢,他就给我跳了段踢踏舞,老人家跳得非常好。我现在四十岁,腿脚都不太灵了,他七十八岁跳得可欢了,跳了有十分钟。我说,哎哟老爷子您停一下,那个粥糊了。他就跑去,到厨房

把那个粥给我端出来。

聊了一下午,很愉快,=我是骑着自行车来的,走的时候车钥匙我找不见了,实在没办法,我就拿一个砖头准备砸那个锁,但我水平也不行。老头下来了,拿了个钳子,拿了个扳手,一分钟就把那个车钥匙打开了。我说这老头还真好玩啊,又能唱歌 ,又会跳舞,撬锁也不错。

晚上,我从酒店把齐秦接上到王洛宾老人家里面。敲门,不一样了。开门,很精神,穿着黑色的西装,打着领带非常正式。

当天晚上呢,我们一块儿打车。在车上,去吃饭的地方,当时我和王洛宾坐在后面,还有一个作家叫李桦,写《王洛宾传》的。我们仨坐后面,齐秦坐前面,他那个眼神啊,看着王洛宾,就比看着情人还要激动。

齐秦一直在问:“你那个歌哪一年写的?《遥远的地方》、《达阪城的姑娘》这些民歌是从哪儿搜集的?”,说:“我们台湾的小学音乐课本,我们从小上学课本里都是您的歌。”我当时对老人家肃然起敬,我说这个老人家还真厉害,我的偶像都对他这么崇拜。

然后晚上吃完饭,去乌鲁木齐当时不多的一家卡拉ok,人山人海的,就比今天人还多,都围着来看这个偶像。当时我就想,以后我也要搞音乐,搞音乐能吸引这么多人的目光,结果就上了一条不归路。现在搞了二十年了,在座的大多数还不认识我。为什么要说这段呢?今年是王洛宾先生,诞辰一百周年,老人家十七年前,1996年去世的,到现在已经十七年了。

作为一个新疆的音乐人,通过那天的会面之后呢,我立下了一个志向,就是通过歌曲,通过音乐,通过我们新疆的音符的表达来向大家介绍新疆、传播新疆的正能量吧。所以呢,开始尝试创作。

大概在1997年的时候吧,是王洛宾先生去世的头一年。当时我在乌鲁木齐街头晃,路过一个公交车站。看到有一个寻人启事,我之前在几个地方看过,我站在那个车站的时候,那个启事看得更清楚,上面是一行粗黑体的大字,说“阿里木江  你在哪里?”,是一个很漂亮的、很可爱的维吾尔小男孩的头像,一个父亲写的,在寻找他的孩子。

大家知道,你看我前面说的这个新疆小偷啊,已经成了一个现象了。从那个时候我知道,每年新疆大概有几千个这样的“阿里木江”,被以不同的方式,拐卖到中国各地,哪儿都有,集团化的、规模化的。当时我就想写一首歌,后来就写了一首歌,大家可以在网上可以搜一下。我就根据那个寻人启事题目写的一首歌,叫《阿里木江  你在哪里》。

我在全国各地演出的时候,唱这首歌的时候,我之前都要把这个故事讲一遍。我说以后,包括今天也是这样的,大家听我讲完这段事之后,再遇到这样的新疆小孩,如果他偷你的东,抓住他,不要打他,教育他,因为里面有很深的根源。

大前年,新疆新上任了一个书记叫张春贤,张春贤到了新疆,做了件有意思的事,就是把每一个在外面流浪的新疆小孩都接回新疆,这个口号当时喊得也是比较响。但是落实起来呢

也是非常的麻烦和困难。但这首歌呢,我已经唱了十五年了,《阿里木江  你在哪里》在这个社会上多多少少产生了一些影响,改变了很多人对新疆的这种面孔的看法,这是我个人通过音乐去关注社会问题的一个案例,算是一个自己做得比较成功的样板。

今天这个主题为什么要叫《歌声中漂泊的羊》?我写完阿里木江这首歌之后呢,很多人叫我是一个在歌声中流浪的孩子。那我觉得呢,羊呢首先是新疆的一个特征大家都知道新疆的羊肉串、烤全羊好吃,羊又是很温顺的很绵和的,就跟它的叫声一样 ,咩咩的。

然后去年,我和上海的一个词人叫张海宁,合作了一首歌,他写的词叫《谁的羊》:天上的一朵云啊,地上的一只羊,风吹过草上,梦里不知在何方。我还写过一首歌叫《不要惊动草里的羊》。

这是哈萨克的一个诗歌,非常美。八句:“

风啊 ,轻轻地吹吧,免得树叶沙沙地作响;

温存话 ,悄悄地说吧,不要惊动草里的羊;

月牙儿 ,快钻进云里,不要把夜晚照得通亮;

知心话 ,你慢慢地说吧,不要惊醒酣睡的爹娘。”

非常美的哈萨克民族的传统诗。

我说的王洛宾,说的阿里木江,说的哈萨克的一首诗,这里边我要很骄傲地在这里。向在上海的今天到场的所有的朋友,介绍我的新疆,新疆非常美,不管它的风景、它的风貌、它的诗性,它的美食。新疆是非常美的,中国最大的一个区域,基本上新疆的这些山山水水百分之八十的地方,我都去过。

我每年,我现在主要是生活在北京,但是每年平均应该是每个月要去一趟。我去年大概带了

一百多个艺术家去新疆,不同的分几批,带他们有的去南疆,有的去北疆。因为新疆这个地方很大它不是你一下去,十天半个月能转完的,你需要有至少一个月的时间,用各种的交通工具的配合,你才能走完它的一些主要的地方。

我常说啊,云南我也经常去,云南的雪山很美,像梅里雪山,那是非常漂亮的雪山,但是这个雪山对我来说的话,没有太强的一个震撼力。我住在乌鲁木齐的家里面,我推开我的窗户,一年四季就是远处的天山——博格达峰 ,非常美。

你行走在新疆,你开车走在南疆和北疆的主干线上,雪山永远陪伴着你,不是在你的右手,就是在你的左手。新疆的音乐,我刚说了——它很走心,它一直和流行音乐保持着距离,它一直是一个伟大的民歌的一个属地。新疆生活着十三个主体的少数民族,最主要的民族包括维吾尔族、汉族、哈萨克族、回族、蒙古族、塔吉克族、柯尔克孜族,包括俄罗斯族还有锡伯族,不同的一些少数民族。

当下的民族形态,基本上是以信仰伊斯兰教为主,但是在六七百年前,新疆现在所有的古迹

但都是佛教的,包括帕兹克里千佛洞,包括库车当时有一个伟大的翻译,佛教的一个翻译叫鸠摩罗什,翻译了《大悲咒》和《心经》,他也是一个维吾尔人,被请到汉地,在陕西的终南山翻译经书。

新疆这种文化的血脉是混血的、杂交的,我们老说混血的孩子漂亮、长得帅,我也是混血还可以噢,还可以。新疆的这种美,这种杂交的文化,混血的文化,孕育出来我说的这种伟大的民歌,这就是我觉得新疆向内地输送的除了石油天然气之外,甚至比石油和天然气还要宝贵的一种精神的给养,就是民歌。

我们都知道,从新疆的南疆,库车有一个管道直接是通到上海,上海很多的天然气都是从新疆的管道里面过来的。说到这,又跳到了之前说的,实际上我们一直在做一些工作,就是自觉地以这个文化使者的身份做一些工作弥合新疆和内地的。

很多不管是族群的,还是这种我刚提到的小偷和切糕的这类现象,这种裂痕,它不应该成为裂痕,只是因为我们互相彼此了解得太少。

新疆南疆的很偏远的地方,刚才图片上放的这些维吾尔老乡,他永远不知道黄浦江的夜色是那么美,黄浦江两岸外滩这些建筑这么好看,他们可能一生也来不了一次。但是我们也是这样的,我们在座的很多朋友可能一辈子也去不了像和田、玉田,像塔什库尔干,这些非常偏远的地方,在那里生活的人民和在上海的里弄里生活的人民没什么两样,靠双手、靠劳动吃饭,所以希望通过今天的我们这个夹杂着新疆民歌,夹杂着新疆风情的这种说法。

借助一席论坛大家能够听完我今天的演讲之后,回去打开你的电脑,去谷歌、去百度,搜索一下新疆,搜索一下民歌,搜索一下王洛宾,搜索一下我,多了解我美丽可爱的新疆——我的家乡。

早先呢,大概十年前,我跟新疆的一个诗人叫北野,合作过一首歌曲,是在他的作品里面一首二三流的,属于二三流的一首诗作叫《回乡之路》,我非常喜欢,请允许我把你的故乡,也当做我的故乡。

我从搞音乐到现在二十年,基本上把他乡作故乡的一个人,上海也有我的很多亲戚亲人,都是我的好朋友。我来到上海,他们请我吃好的喝好的,带我去逛上海的街道,带我去看上海的美景,这个城市我是非常非常喜欢的。

我呢,是这样,我本人是纯正的维吾尔血统,我是新疆和田人,但是我是出生三个月的时候,被现在的父母抱养。有没有听到我的口音,有一点点南方的口音,我的父母是浙江淳安人,千岛湖的,离这很近,小的时候他们带着我到上海转车,那会儿从乌鲁木齐大概七十二个小时的绿皮火车 到上海,上海再转车到衢州,还要路过金华到衢州,到衢州再坐半天的班车,才到我养父养母的家乡——淳安 ,浙江淳安。

希望以后在上海办音乐会的时候,在座的诸位朋友能来我的现场看我的演唱,今天就不唱了

就说到这里,非常感谢大家,希望你们像我一样,热爱我的新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