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素玢台湾历史学者

浊水溪三百年

2016-09-17长沙
浊水溪是台湾最长的河流,台湾历史学者张素玢,花费近20年进行田野调查与文献研究,写成《浊水溪三百年》,探讨人如何与环境相处、工业与农业怎样互动。
  • 16348
  • 22

已有22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浊水溪三百年

张素玢 2016-09-17

大家好,我叫张素玢,是一个历史研究者,任教于台湾师范大学台湾省研究所。今天一席给我这三十分钟的时间,我希望带给大家浊水溪这条河流三百年的故事。

本来我是一个传统的历史研究者,在自己的书斋看着过去的文献。但是我一直认为,历史真正的责任必须是要关怀现在的社会,而不是把自己的研究束诸高阁。

2001年,台湾最大的一个集集拦河堰完成了,那上面写着四个字:人定胜天,在我看起来是格外的触目惊心。当时我就想,给我十年,我要自己用笔来写下这条浊水溪的变化。

到了2005年,其实还不到十年,浊水溪的北岸有一个大型的石化工业区就蠢蠢欲动了。在它的南岸,本来已经有一个非常大型的石化工业,所有的问题已经一目了然,居然北岸还要建一个更大型的。

当时我已经相当焦虑了,因此我的写作慢慢地跟现实靠拢,我觉得我要用历史的深度跟长度,把这样子一个环境破坏跟转变写在史书上。在2014年的时候,终于结集了这本书《浊水溪三百年》。其实我心里知道,我的焦虑应该是台湾群众普遍的焦虑,这个环境的问题已经让我们没办法逃离于天地之间。

浊水溪到底是一条怎样的河流呢?它在台湾的中部,一向是台湾的界河。每到选举的时候,蓝绿双方就会喊出“决战浊水溪”。如果蓝的攻到南边去,他就赢了;绿的往北攻上去,那绿的也赢了,屡试不鲜。人们也常说,如果它有一天变清了,通常是预兆着大事情要发生了。所以说这条河流,它既有征兆又有政治上的一个意涵。

可是对一般民众来讲,这条河有很丰富的有机质,所以它可以孕育出非常肥沃的土地。事实上,从这块土地里输送物产到大陆沿海省份,从清代就开始了。也因此,鹿港这个条件不太好的港口居然成为跟泉州对渡的一个正式的港口,把浊水溪的米运到大陆的沿海来。

尽管我说它是台湾最长的河流,可浊水溪全长才186.6千米。湖南省东西横跨230千米,这个长度连我们一个省都无法贯穿。可是这么短的一条河流,却可以集全世界许多河川的灾难于一身。你只要研究浊水溪,大概整个长江从中游到下游的事情,都会在这么短的186.6千米中发生。

浊水溪的发源地是在海拔3220千米的合欢山,这里的风景非常的漂亮。最高点的武岭有一间小小的厕所,厕所下面就是它的源头。有一天你如果去那里奉献一些些的水,它就迅速奔流下山,当你还在山上徘徊的时候,可能你贡献的这些水就快到台湾海峡了。台湾这种从高山到平原游速这么快的河流,跟大陆长江大河浩浩荡荡、连绵好几月日才到大海的情况是很不一样的。

我们看到的长江的颜色是有点碧绿有点蓝的,可是浊水溪即使不用黑白,它就是这样灰灰黑黑的,带着非常多的土膏、沙石。

有一篇文献统计了全世界发源于海拔3000千米的高山,输沙量最高的前二十条河流,浊水溪排名全世界第一,黄河排名十四。这样子排名第一当然不是好事。更可怕的是,十条世界输沙量最高的河川,台湾就占了八条之多。

因为浊水溪的宽度相当大,我们常常看到有一些河川的工事在这里进行。这张照片其实时间并不久,是在1970年代。可是他们什么都没穿,因为河水太浊了,如果他们穿着自己的汗衫下去很难洗得干净,没洗几次大概也毁了。

你也许会问我,为什么从刚刚到现在你说了那么多遍浊,因为后来我们可以看到,它是影响环境的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

浊水溪从上游开始,河流就下切得非常深。中间这个位置有一个人。

它的岩石也很脆弱,并不是花岗岩。台湾前几年发生了“八八风灾”,淹没了好几个山地村落。事实上这个情形在历史上老早就出现了,所以它本身的水文就是这个样子。

1895年日本开始统治台湾,他们认为应该好好整治这一条台湾最大的溪流,就开始把漫而无际的网状水系用堤防收束起来,让它集中在主流,南北两岸就产生了从清中叶以来台湾最大面积的浮腹地。

可是在这个这么大的堤防工程完成以后,隔年、再隔几年还是发生非常严重的水灾,所以有识之士就说治水必先治山,山林、森林是河川之母,日本人就开始对这条河流一条边地来整治。

在靠近海岸的地方,他们种了一道一道的防风林,枯了再种、种了又枯。就这样的四十余年,真的把海岸地区给屏障起来了。接着是加强稳固原来的堤防,然后再收束住从出山口到出海口的堤防。靠近山坡地的地方,也做好山坡地的保安林,防止土石的崩坡。上游的地方积极造林,然后进行防沙的工程。于是我们看这一条河流就这样子治山治水一条边地完成了。

整治好浊水溪当然花了非常多的经费。殖民政府当然有它的打算,因为台湾要从农业慢慢地转型到工业了。电是工业之母,浊水溪的水源又非常丰沛,日本就打算在日月潭往上差不多半个钟头的地方建设好几个水电站。这些红色的都是拦沙坝、水坝。

我刚刚说沙多是它的本性,因此这些水坝的宿命是没出几年就变成沙坝。假设我们把河川想成人的血脉奔流,这些拦了一大堆沙的水坝,其实就像我们的血管阻塞。所以整个河流常常出现堵塞,只要有水坝的地方,那里的河流生态就为之改变。

今天大家到雾社,那也是一个很漂亮的风景区,整个水库我们看到的水不多,大部分都是沙。

我就问水利单位为什么你们不清这些沙,结果他说你知道我们要把这些沙清除了要花多少趟卡车吗?要八十八万趟十吨重的卡车——沙没运完,道路都完了。所以它就变成盖一个淤一个、盖一个淤一个,可还是不断地盖。

其实台湾在一九二零三零年代盖的水坝的一个结果,已经呈现在眼前了,但是如果以密度来讲,1930年代台湾水坝的密度比现在怒江跟金沙江盖的还要多。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到底浊水溪的资源怎么被剥削利用了。

这是上游和中游,我们再来看一下下游。

1960年代台湾引进了抽水马达,可以把地下的水层抽到农地,又迅速又省钱,而且浊水溪的地下水层很浅又很饱满,结果这些井就一根一根地像吸管一样吸到地下水层。后来散布在田间的很多的小型工厂也一样,为了逃避环保单位的稽查,它也可以把废水这样灌进去,顺着地下水层到处漫延。

1960年代到现在,抽了60年,我们看到北岸的彰化已经地层下陷到可以把一个人淹没了,南岸也到腰部以上了。

本来这样子的一个问题,除了浊水溪两岸的人承受痛苦以外,住在台北的是不太管这些事情的。可是高速铁路完成了,从台北一直到高雄,两个半钟头就到了,但是一碰到中部的地层下陷的路段的时候,高达两三百公里的高速铁路就会像云霄飞车一样飞出去。所以全台湾的人都开始关注这个问题。但是这样地下水的超抽,它有时候是不可逆的,不是补注地下水就有办法把它挽救回来。

除了水,这个地方的沙可是建筑业的最爱。台湾在一九七零八零年代经济发展的时候,房子、建筑业也跟着发展,很多人都指定要浊水溪的沙。可是它一本万利,所以就有很多的黑道都进来了,用非法掩盖合法。

因为无度的开采,全世界输沙量最高的溪流,它下游的浊水溪大桥的桥墩居然像八爪章鱼全部都裸露。

这样的照片一披露,大家都紧张了。警察就固守在旁边,可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们看到这些盗采沙石的车子就往中上游移动。

我今天要到金字塔来的时候,看到湖南遍地高楼大厦,不禁赞叹整个长沙这十年的发展这么迅速。可是我心里想,这里的房子挖的是哪里的沙呀?因为你们的河流很长,挖的地方大概我们看不见,所以这么多的房子、这么高的大楼,到底会造成哪一条河流在哭泣呀?

政府追求经济成长,工业的产值最能让经济的数据漂亮一点。果然在1997年,我们就看到民生、农业用水都还没有开始以前,就有一个专用的输送道送到工业区。

水不够怎么办?农业休耕。所以我们看到了它一边拦住了非常丰沛的水,弹指之间,按照人的意志送到它认为该输送的地方;另外一边则是河床都裸露了。

这是我一辈子都没看过的,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景象的时候,我就觉得历史学者不能只待在书房了,我们应该用自己的方式来关心社会、关心我们的环境。

台湾有一个最大的问题是到底是要农业还是要工业?大家都想要并行。浊水溪南岸、北岸是最好最精华的农业区,却即将要盖南北各一的超大型的石化工业,要用人民币1000个亿去建设它。

这时候我们就看到,石化工业所在的云林县,2004年以后每年稳居癌症死亡率的最高位。所以又要有一个更可怕的石化工业出现的时候,大家就都站出来了,连最静默的高中生也都站出来了。

我们过去所说的好山好水,现在放眼望去只剩下残山剩水。对于这一条浊水溪,母亲之河,它最大的悲哀是出口不是大海,而是石化工业的498根烟囱。我想这也是我今天会在这里的原因,也是我为什么会花了十年写这一本《浊水溪三百年》的原因。

所有的河川、所有的森林,我都当成自己的母亲。我也希望所有的人在高速公路奔驰,在恣意地享用这些水资源的时候,想一想我们每一条河流到底遭遇了什么样的悲惨的境遇。

好,我就讲到这里。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