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扬王一扬,知名本土服装设计师,素然ZUCZUG创始人。曾任逸飞服饰Layefe品牌首席设计师。

时装不装

2013-04-20北京
传统中,大家买衣服会觉得,我要去买一个我这个年龄层的衣服。但是我们觉得,其实关键是设计本身所表现出的生活方式,是不是你喜欢的,年龄不会成为障碍。
  • 1183
  • 1

已有1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时装不装

王一扬 2013-04-20

我在准备PPT的时候,临时用手机画了一些简单的图,可能有助于大家理解我做的这份工作。

这个就是一个放大镜,我觉得其实像时装这个行业,时装设计本身有一种放大的作用。我想对每一个人的某些特质,或者自己的意愿,可以通过时装来进行放大。

同时时装行业本身也是被媒体,被大众的媒体 、电视、 杂志、 网络,也被这些媒体放大。那么这种放大,其实是一个有选择的放大,是一个局部的放大。

我想解释一下,放大就是引导大家去聚焦事物的某一面,通常时装被关注的是这样一个侧面。

我画了一个红色的嘴唇。因为比如说大家如果不是行业内的人,大家了解时装设计通常会以模特,特别是超级模特,设计大师,包括时装周跟T台秀,这样的东西会特别吸引大家的注意力。

但其实我作为从事这个工作的人来说,这仅仅是时装非常小的一面。我想我在做这份工作的时候,没有聚焦在职业模特的身上,而是选择了很多普通人来作为我们服装的一个形象。

为什么会这样做,这也是我从事工作中。因为我从事设计工作很多年,在之前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经常会跟职业的模特接触,跟职业的摄影师 ,职业的造型师、 化妆师。随着工作时间越来越长,我就发现这种非常职业的状态,让我觉得这种真实感越来越少。

当一个模特的表情越来越职业的时候,她在镜头面前的姿势,越来越职业的时候,我就觉得她越来越不像一个真实的人。所以在后来我们在做这个设计的时候,我们就考虑我们可以做另外一种尝试。

所以我们希望把大家的注意力聚焦到普通人的形象上面,这个是我们重新用的一种时装摄影的方式。没有职业模特,但是她们的表情都非常真实。

左边这个女孩子,其实是我们当时用这种拍摄方式的第一个模特,她现在已经是我们公司的一个员工。这张图片里右边也是她,她白天上班,但是她在业余时间是一个摇滚乐队的贝斯手。这个面具是她们演出时候的一个面具。

左边这个阿姨非常有意思,她很愿意来尝试。穿这样的一个效果,照片出来之后她自己也特别满意。

我们特别想强调的就是,时装其实跟年龄的关系不是那么大。传统中,大家买衣服会觉得,我要去买一个我这个年龄层的衣服。但是我们觉得,其实关键是设计本身所表现出的生活方式,是不是你喜欢的,年龄不会成为障碍。

我们很少做时装秀,这大概是唯一一次相对正式的。所有参与表演的都是普通人,有少量职业模特,但我们是以普通人为主。像左边这位女性,并不是非常年轻的姑娘,但是她的经历很有意思。本身是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但后来辞去了工作开始学习瑜伽,现在是上海一个非常好的瑜伽会所的瑜伽教练。她觉得她找到了一种她自己更喜欢的工作方式。

这张图片的左边其实是我的合伙人,也是我们公司的董事长,但是她看上去一点儿都不像。

这部分图片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我们的客人穿了衣服,来跟我们分享她的这种感觉。有在城市里面生活,也有去旅行的时候。其实看这些照片,远比我看到我们的设计在很有名的时装杂志上,或者媒体中出现,那种感觉会更让我觉得开心。

回过来,我还是拿嘴唇这样一个小图来作为另外一个说明。通常我们理解大多数的时装,它所呈现的一种方式,可能是像这样所表现的一种比较美丽的状态。但是它也可以是这样,稍微性感一点的。当然它也可以是这样的。

我们自己有时候会选择这样的方式,可以是这样,也可以是这样。

那我想举一个例子,这是我们去年的一个系列设计,这是我们去尝试用时装做的一种设计。通常时装不会去关注的一种素材,菜市场其实是我本身在旅行的时候特别有兴趣的。

到每一个地方去,我都会去当地的菜市场看一看它的市场里。 菜市场也好,我觉得市场给我一种特别活生生的感觉,是一个人味儿特别重的地方。这个菜市场也会让我觉得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全感,这是我在其他很多地方找不到的。

这个是我们的设计师做的跟菜市场有关的一种表现的方式。比如说一只可以飞的苍蝇。这个是在网络上的。这个有一只鹅。肉汤所产生的一种联想。这个是有蔬菜图案的T-shirt。这个也是一个关于蔬菜的例子。这是跟玉米有关的一个联想,是个爆米花。这个是设计成网络互动的方式。

这个是一个跟鸡蛋有关的设计。当然里面也包括了混蛋。这里面有混蛋,有各种各样的蛋。这是一个像月亮一样的蛋。这部分也是在微博上跟我们互动的大家发的一些菜市场的照片。

这是另外一个我们做过的项目。是在2012年年底的时候。每年在这个时候,我们会跟一个合作的平面工作室一起做一个系列。这个系列是跟第二年的整个的主题有关系,因为2013年是蛇年,中国的蛇年,所以我们就做了「白蛇传」。

这张图片其实是我们同时做的一个展览。大家看到一个巨大的,“娘子”和“官人”拥抱的这样一个图片。我自己觉得它其实还是蛮感人的,这是我自己画的一个现在这样的状况。

我想其实一席也像是一个放大镜,我觉得把讲演者给放大了。

当然其实我们这个行业,时装设计行业跟电影行业非常像,它有一个特点,就是说媒体所关注的人会集中在某几个角色上面。比如说在电影行业会是导演 主演,在时装行业大家通常会去关注设计师。

但其实的状况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我们的这个行业跟电影行业一样,在我的身边是有很多很多人一起工作的。

时装行业有一个特点,它永远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工作,它一定是一个合作的工作。

我自己的公司是在2001年底成立的,到现在应该有差不多11年的时间。十周年的时候我们做了一个活动。我们把所有员工的头像做成这个样子,做成了一个册子,这个册子里有每一个员工的头像。因为我们觉得如果说是庆祝这家公司成立十周年,其实我们真正要去庆祝的,或者要感谢的是每一个人。

这里面还有一个玩偶的头像,这个玩偶其实是我们在早期的阶段曾经用过一个玩偶,来代表我们整个品牌的形象,所以它也算是其中一员。

下面左边第二个有一个傻笑的人,其实是我的合作伙伴黄志峰。他是负责整个运营,跟市场这块的工作。这个是我带的设计团队,是一帮非常可爱的小朋友。他们来自全国不同的地方,也有一些是从海外学习回来的。

我想也许这张图片可以代表他们,因为他们应该都是80后 90后。现在已经有90后的设计师。我呢,其实是一个典型的70后。所以我想对照一下,我之前和现在做的时装设计。大家可以看一下我之前做的。其实这部分东西,连我设计团队的设计师基本上也都从来没见过,我很少拿出来给别人看。

这个是1992年的毕业设计,21年以前。谢谢。这个是1993年,参加第一届「兄弟杯」,现在叫「汉帛杯」,当时应该算国内第一个国际性的年轻时装设计师的比赛。我当时拿了铜奖,就是三等奖。这个是1994年的设计,是我第一次为一家私营的企业做的设计,其实是第一次为一家公司做的设计。

给大家看这些图片,我不知道大家会有什么感觉。跟我们现在所做的设计的反差,其实这是我自己特别大的一个感受。因为我大概是92年从大学毕业,到现在从事这个行业也是很久的时间。

刚才看到的是二十年以前的设计,二十年以前的设计跟现在的设计比起来,我自己觉得都是有非常大的差别。所以我觉得我个人在行业里,工作的经历特别幸运地见证了当代中国时装设计的一个发展的历程,可以不夸张地讲我觉得是这样的。

在这个当中我要特别提到一个人,就是陈逸飞先生。他其实是一个很有争议的艺术家,很有争议的一个名人。但是不管大家对他的评判如何,在中国当代时装的发展过程中,他是一个非常重要不可不提的人。当时的逸飞Layefe时装,在很多行业来说,都是那个时期非常重要的一个品牌。我很有幸参与了逸飞Layefe女装的创建工作,并在它头四年里作为它的设计总监,女装的设计总监。

那个阶段其实对我个人来说非常重要,因为在九十年代末期的时候,开始在中国出现本土的设计师品牌。那个前后的时间段,那个阶段其实也是中国时装的,市场比较原始比较初级的一个状态。

我在这个平台上生存了下来,同时又保持了,自己在设计上的一些理想,没有完全被那个阶段的市场给淹没掉。其实那个时候我是无法想象,现在中国年轻的时装设计师所处的这样一个条件跟环境。

我特别希望在座的各位,能去关注中国的本土设计,尤其是时装设计。这两年是中国本土时装设计发展得非常迅速充满活力的一个阶段。而且我个人觉得未来几年,这个行业里会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可以说是爆发的阶段,会出现一些非常优秀的本土设计师。除了我这么多年在这个行业里看到本土时装设计的发展,另外有一些一直困扰着我的问题,

在这么多年里我也有一些自己的感触。

一个通常来说大家会提到的一个问题,就是对一个设计师来说,如何去面对他自己跟商业的关系。其实这个问题在我从事设计工作很多年的时间里面,一直是我自己也非常纠结的一个问题,但是这两年我反而纠结得非常少。

其实「时装」这两个字,它里面已经隐含了商业的元素。或者可以这样说,商业性其实是设计,或者说是时装设计的一个天然的本性之一。

我们说「时装」这两个字,「装」简单的理解,它字面上的理解就是有时间概念的衣服。它更多是物理性的 ,技术上的问题。「时」这个字,字面上理解是时间的意思,但是时间的背后其实是你对人对社会变化的一个理解,那对人跟社会变化的理解。

其实就是商业性的一个基本的特点,所以商业性跟设计没有天然的矛盾,相反它是设计的本性之一。但是有一个矛盾,其实伴随着一个设计师整个的过程。甚至在他不做设计的时候,甚至不做设计之后,这个矛盾都会一直伴随他,也是伴随每一个人。

那就是一个个体跟群体,一个个人跟社会之间的这样一个矛盾。通常这种矛盾会让一个人非常痛苦,非常纠结。但是它正是设计的一个出发的原点,也是设计能够有魅力。不管是对于设计者,还是对于使用者跟穿着者来说,这个矛盾正是设计的魅力所在。

其实我有一个个人的感受希望跟大家分享。因为服装的设计受两个因素影响非常大,一个就是生活方式,另外一个就是人的审美的习惯。那么生活方式跟审美,现在都有一个非常强烈的变化趋势,就是受网络的影响非常大,这也是我本人非常感兴趣的一面。

我跟人提过一个想法,我觉得审美这块其实现在有一种趋势,出现了一种屏幕式的审美趋势。

这个屏幕式的审美,既跟屏幕呈现的视觉因素有关系,同时它又和屏幕的一种阅读方式或者沟通信息的方式有关系,这个我自己认为是一种屏幕式的审美。

当然这种屏幕式的审美,最终会对我们的生活的方方面面产生一种什么样的影响,这是我自己非常有兴趣去关注的。而且我自己感觉这是正在发生的,在很多领域都在发生这样的一种变化。我自己感觉至少对设计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创新时机跟机遇,所以这是我的理解商业问题。

另外一个,其实刚才前两位讲演者,都提到了一个中国传统。所谓传统文化或者地域文化,或者本土文化的问题。关于这个问题呢,因为我是做时装设计的,我被问到过很多次这样的问题。就是问我对汉服有什么看法,因为现在有大家穿回汉服的这样一个现象。

我只想举一个例子来说明我对汉服的个人看法。我觉得现在穿汉服,有一点像你去领养了一个宠物,只不过这个宠物是有点特别的。也就是说你是到博物馆里面,自然历史博物馆,说我要领养一个已经灭绝物种的标本。然后你把这个标本请回家里面,你没有把标本当标本放着,而是把它当宠物养着。你会每天给它吃的,帮它洗澡,跟它说话。

我觉得穿汉服其实就是像领养了一个灭绝物种的标本一样。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我觉得汉服其实并不是真正的传统,它只是传统在很早以前的一个表象。其实传统在我们每个人的血液里面,只要你是出生在中国。你在这儿生活,你受家庭影响,你受周围环境的影响,你的血液里就有很强的传统的东西在。

传统其实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它外在的形式。比如我们说书法,比如说戏剧等等。你眼睛看得到的一种形式。还有一种形式是你眼睛看不到的。其实是你跟你周围那些人,每天如何看待一个事物;如何理解一个事物;如何去处理一个事物,那种方式里面其实全部是我们的传统。

所以其实从我个人的观点来说,我觉得一个真正有价值的传统,其实是每个人用自己当下的语言,用当下的方式去表达你个人血液里面的这种东西。包括我们现在也有很多的说法,说要产生我们自己本土的中国大师,比如希望能够把创意产业怎么怎么样。但是我觉得这些口号的背后,我们关键是看有一点东西,是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真正理解。

我觉得传统的价值,最根本的价值是在于对个体价值的尊重,包括对多元文化的这种包容性。我想没有对个体价值的尊重,那其实所谓的中国化,其实是一个非常空洞的符号。所以我更希望,中国现在的设计是用一种更内在的 ,发自内在的一种方式。而不是用一种穿汉服的方式。

当然其实服装本身,我想它是一个非常轻的东西。你可以非常容易去更换它,不像有些设计,比如建筑啊,比如汽车啊,服装相对来说是一个非常轻的设计。

但是这个很轻的设计,很轻的衣服,不管你穿着者本身是花多少钱买的。你花很贵的价格,或者很便宜的价格买。或者你是有意无意的对衣服的选择,或者你是非常无所谓穿着打扮的,还是很刻意打扮的。或者说你希望用衣服来表达你的想法,或者修饰你的某些缺陷或者掩盖。

不管你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其实服装这层皮,始终是跟你的内在紧密联系的。从这点上来说,其实服装虽然非常轻,但它也有不那么轻的一面。

我想我和我的同事所做的工作,就是要去给大家跟自己联系。用服装跟自己联系起来,提供更多的一种可能,也是我的很多的同行在做的一个工作。

这是我想说的。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