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磊高磊,交互设计师,创业公司创始人,正在硬件创业天堂深圳的柴火创客空间,尝试探索可供创业公司使用的软硬件产品研发生态链。

硬件创业

2013-05-18北京
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非常完善的结构、系统或平台可以交给你,让你去完善你想做的事情,你完全可以自己尝试去构造一个。
  • 2388
  • 5

已有5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硬件创业

高磊 2013-05-18

大家好,我是小高,交互设计师,同时是一家创业公司的创始人。照片中这个中年男人是老高,我的老爸,同时是一个慢性病患者。

在过去的一年中,我和我的搭档一直在试图寻找一个办法,然后把这个办法融合到一个产品中,交付给这样的人,进行一些康复性的活动、指导。同时也希望这个产品,能够给像我这个年纪的人一些预防性的指导,不要到我老爸的年纪时变成一个慢性病人。

经过一年的努力之后,我们发现,我们需要做的只是一个游戏系统。这个游戏系统唯一的区别就是,它不只是一个运行在手机上的App,还需要一个智能的硬件配合,和一个在云端运行的服务配合。

由于我们的产品涉及到要保密,要到下个月才会发布。所以今天我会更多地讲一下为什么我会开发这个产品,以及如何在只有设计师作为初始团队的过程中,把这么一个结构复杂的产品一步一步做出来的,会很有趣。相信对于一些想要进行硬件创业的人来说会比较有帮助。

开始硬件创业是源于我对硬件的热爱,从06年开始我就使用一些叫Arduino之类的开源硬件进行一些小小的装置制作。这些装置都源自于我个人的一些想象。因为我自己本身是一个宅男,从小的梦想就是有一个神秘的软妹子或者御姐一起去探索宇宙,或者每天就玩玩游戏,未来做一个像任天堂的游戏机一样,让人觉得开心的东西。好比说电脑里可以有一个女生,我在电脑屏幕吹一下,她裙子就会飘起来什么的。

之后呢,我养的植物经常会不小心渴死了或者怎么样。我就想,也许要照顾它一下,就做了一些小小的原型。可以通过湿度传感器,侦测到需要浇水了,就告诉我说,需要浇水了。

那么再之后呢,我想到也要帮助我身边的人做些事情,而不只是自己的梦想。因为我是在四川音乐学院读的,一个典型的结构就是,女多男少。正常的情况下呢,一个男生应该是有很多女朋友的,但是我们寝室的很多男生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我就做了一个帮助他们解除害羞困扰的一个东西,叫做搭讪器。

它可以远程看到一个姑娘,发射信号,对方的一个同样的设备,就会震动,然后知道说这人好像还行。但是做完之后我发现,其实不是这么回事儿。现在是有了更好的工具,比如说陌陌和微信,那么你能不能搭讪到异性不在于工具,而在于你的思考方式和你的行为方式。

再之后,可能我个人的荷尔蒙分泌比较多,青春期比较长,我做了一个跟性有关的东西。就是我发现我的电脑中有很多A片。各种风格的,各种场景的,每次要看的时候要拖拉到不同的前戏、高潮、还是结束,非常麻烦。

我就想,能不能有一个装备可以直接侦测到自己身体的移动,就可以免除双手的困扰。我就做了下,但非常可惜的是,鉴于我个人能力限制,所有这些东西都只是原型,只限于去表达或者去展示,很难走到下一步。所以说,我想做一个改变。

后来我去了日本,这是很严肃的一件事。去找了一位我觉得比较靠谱的教授,他的名字叫奥出直人,是斯坦福大学毕业的社会学家,芝加哥学派,讲究实用主义,希望用产品来改变社会。有一套自己的流程方法,当然也跟其他很流行的一些流程方法差不多。

我就跟着他实践、学习,做一些真实的项目。在这个过程中也经历了一些事件,比如当时我们经历了一次地震,地震之后我们做了一些跟我们之前做的,给那些企业做的产品开发的东西完全不一样的小项目。比如说在Google Map上用API连上遍布在日本各地的、各种各样的辐射传感器。

然后做一些数据可视化,告诉大家这个地方真的辐射很严重,要离开。或者这个地方没那么严重,就不要慌张了。通过这个非常小的事情,一个小插曲,让我感受到了新的乐趣,就是说,在你强调从自己的灵感,从自己的感受出发的时候,能不能加上一点责任感,让我们能够结合设计和我想要关注的一些社会问题。

我就做了一些尝试,去大公司面试也好,去做讲座也好,或者说是随便拜访朋友也好。我发现大公司其实都有自己非常明确的愿景的,设定了非常明确的目标,在努力实现中。对于我这样的小小的想要去实现的目标,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设定。

于是我发现之前设想的,加入大公司,去做一些相关的事情是不可行的。我有一些沮丧,因为一个设计师想去做这样的事情真的会很难,但是在北京玩的时候,我遇到一些创业的朋友,比如说左边的小伙子在陌陌,右边的在小米。

他们和我的一些聊天、谈话还有经历,让我感受到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非常完善的结构、系统或平台可以交付给你,让你去完善你想做的事情,你完全可以自己尝试去构造一个。

在考虑到构造这个平台的时候,我发现我身边之前一直玩的朋友,比如创客也好,做青年研究的也好,或者做一些开源硬件的销售研发的人也好,都早已经开始做这些事情了。只是我一直没有发现。通过对他们的一些观察和思考, 我发现对于像我们这样的设计师,这样的创客来说,可以去把这些资源联合起来,做一下我们想要做的事情。比如说做一个,我之前想都没有想过的综合软件硬件的产品,去改变一个我想要改变的事情。

当一切基础都有的时候,应该去做什么呢?在做田野调查的过程中,几个月的全国旅行,我发现很多让我感动的事情。但是这些感动的事情可能在一周两周之后就消失了。我觉得我需要找到一个持续的动力,而当我回到家中我发现动力其实就在家庭里。

我是在外地工作的,每年只有一次回家的机会。每次回家看到父母变得越来越老,我们能做的事情好像又非常少。隔很远的时候只能打个电话说注意家庭,注意健康等等;回来的时候待一阵就烦了,不想再住了。我就在想,有没有一个什么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能够同时让你在异地做你自己的事业,又能照顾到你在家庭中的家人的健康情况。

基于这个目标呢,我就做了一些调查。因为我是设计师出身,没有任何的医学背景,就请我的一个医生朋友给一次机会到上海虹口社区的医疗点做了一次调查。了解我们想要进入的这个方向的基本常识。在接触的过程中学到了非常非常多的事情,比如说我们发现医院是一个后期才起效应的机构,有病了才能知道它已经非常非常晚了,而且不是像我们这样的创业者可以进入的这么一个点,之后是一些体检中心,它比医院机构好一点的是,它是做前期预防的,但是它也只是半年或一年才能做一次,有些时候可能已经晚了。

当我们实际进入到一些朋友的家庭中做调查的时候,我们发现,其实这些人需要的是一些无时无刻的日常行为的注意。我们就开始设计,我想到一个我觉得非常棒的方法,就是用游戏化的系统来帮助这些人进行健康管理。

因为我个人是非常非常喜欢玩游戏的,我能够体会到超级马里奥跳起来,吃到一个金币的那种乐趣。这种超级马里奥不断吃金币,不断升级的过程,不断探险的过程,也让我逐渐地上瘾一直玩了几十年没有厌。

我相信这是一种可以改变人行为习惯的模式。比如说,游戏化模式也许能够激励这些懒得去管理自己健康的人群管理自己的效率。我们以游戏作为起点,就是电子鸡,电子鸡是让你养一个虚拟宠物,它会时时刻刻地侦测说你的宠物需要运动了,需要去吃药了或者干嘛。你就要带它出去走或者按一个按键激活一个食物,让它吃。

我觉得这个东西可以把我爸放进来,这样的话我爸就会有一个非常清晰的界面知道该干嘛,同时非常轻松有趣,不会说是看着一排图表、一个分析这种东西。之前我提到的这些东西其实在市面上都有一些实现,比如说NIKE做的手环,Fitbit的Jawbone UP,国内咕咚网的麦开的等等,非常非常多的产品已经存在了。

但是我们发现一个问题,就是这些产品的设计思路,其实还是非常非常老的。它只是停留在量化这个最基本的阶段,比如说左边Fitbit的UI界面,它把数据采集过来然后有一个量,知道你走多少步,但是so what?接下来就会觉得看久了很无聊。右边的NIKE的做得稍微好一点,把UI做了一些改善然后设定了一个明确的goal,每天激励你达到。

它稍稍有些作用,对于我们来说。我们理解的量化,它应该是一个非常全面的过程,不只是让用户看到单纯的数进行自我观察,还需要用一些规则去引导,改变他们。

经过两个月的尝试之后,我们发现那些用户很喜欢使用。这是当时做的一个内部测试,是搞起床的,督促大家早起床。我们发现有非常多的用户在持续使用这个系统,而且比较好玩的是,有些人为了拿到第一名,他早上一点钟就在签到就在起床。我们还从这个实验中发现在北京的人好像有点懒,在南方的广州、深圳的人比较勤快,起得特别早。

豆瓣的用户好像比较懒,因为都是文艺小青年,可能晚上睡得比较晚;新浪微博的就起得比较早,都工作了;人人的话也比较早,因为多数都是学生。我们做完之后发现,这个东西有作用是有作用,但是不好卖,没人愿意花几十元去买这个东西。我们的一些主要的成员也因为一些问题在流失。

那么在那个过程中,我开始重新思考我自己的判断。在做这个项目的时候,我做出的判断是说,NIKE这样的大公司在做,而且Fitbit刚刚拿到1千万美金。我觉得不是我们这样的人可以完成的,所以说先做一个软件就OK了。

但是做完之后发现不是这样的,大的公司在这个方向其实也只是刚刚切入,有非常大的前景可以容纳更多的创业公司。而且,我们想要去改变的一些事情,我们想要把这些系统应用到家庭当中帮助行为改变,他们没有在做,而且我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做,那我们就还是自己做吧。

在我们因为一次挫折开始纠结、开始转型时,我们身边发生了一些非常非常重要的事,这些事是跟硬件创业的潮流有关的。比如说去年,一个法国人和Seeed Studio在深圳组建了世界上第一个硬件孵化器。他们找到了世界各地那些非常喜欢硬件,并且想要通过硬件来进行创业的团队。

比如说有些团队想要做一些金属板的乐高积木,他们的客户是小众的做专业结构件的人。他们想要用这些牢固的结构件搭一个机器人平台或者搭建一个车的实验平台。但是市面上非常缺少这些东西,他们就做。

还有一些人,这是一个原来做记者的叫Lisa的人做的产品。她非常喜欢食物,非常喜欢自己做食物,特别喜欢做低温烹调,需要一个设备把一个温度持续在几十度的范围之内持续一个小时。市面上已有的产品都是造型非常丑,或者非常贵的。他们就想自己做一个便宜又好看的。

另外一些创业团队走不同的路线,他们是做B2B的,给一些小型的连锁店做电源管理系统,帮助他们进行电源数据的可视化,进行一些后期的数据分析,然后给出一些电源的管理方案建议等等。还有一些团队只是从自己的兴趣出发,做了一些脑波控制的玩具。

种种的这些团队给我们非常大的启发,就是说硬件创业其实并没有那么难。它也不仅仅只是大公司才能做的事情,最关键的是这些硬件创业,其实是非常有市场的。比如说他们这些硬件产品在Kickstarter这个大众融资平台拿到的钱非常多,六十万美金,几百万人民币,一个月拿到钱,然后去把产品生产出来。

比较过去,对创业公司来说已经足够了。在这种新的硬件潮流的影响下,我们所在的深圳的一个叫「柴火创客空间」里的人,大家的思维也在活络起来,得益于这种生态环境的变化,也顺利地开始招收到我们下一批的合作搭档,比如说Erry,在电讯盈科和IBM做软件工程的工程师,加入了我们,负责我们的软件架构。

甚至一些跟前期的原型开发有关的硬件的东西,我们认识的一些比较棒的iOS独立开发者,由于她也希望在未来做自己的硬件,所以提前加入我们来学习一些相关的过程。另外还有一些在大的医疗设备公司工作的嵌入式工程师。

他们也会愿意帮一些忙,帮助我们去做开发。这是我在豆瓣私信勾搭到的一个妹子,现在变成了我们的女员工和我的女朋友,做艺术指导之类的事。

团队组成就稍微顺利了一些,通过之前我们看到的那些硬件孵化器和从里面受到的一些启示,我们发现我们应该更开放自己去和一些专业的机构合作,而不是一味地在那儿埋着头做一件事情。所以说我们和深圳的一些非常有名的做开源硬件的机构,比如说Seeed Studio做了一些联合,他们工程师会帮助我们解决一些技术应用问题,当然我们也会去帮助其他一些做开源硬件的团队。

有家团队新开发了一个蓝牙低功耗模块,可以让我们的产品脱离有线的困扰,从而带来更好的用户体验。而我们给他们做用户测试,帮他们改进一些功能。那么基于这种开放和合作,我们非常快地就完成了我们的原型,包括硬件,包括软件,包括一个运行在云端的服务,但是事实上这些原型距离产品化还非常遥远。

比如说你要把这么庞大的一个东西怎么变成一个非常小的,大家愿意佩戴在身上的产品,是一个非常非常复杂的过程。我们也发现我们遇到了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就是我们做的是一个消费级别的,消费电子级别的一个产品。

那么和以往那些创业团队做的其实也不太一样,即使是拿那个同样面对消费电子级别产品的低温烹调来比,我们多了App端,多了软件端,所以说接下来其实是一个非常旷日持久的转化,非常的枯燥,枯燥得我就完全不想再说了。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逐步探索了一下我们的一些项目管理方法,比如说如何让那些创业团队在还是残疾状态没有完整的团员的时候能够先走起来,把你的概念先逐步做起来。比如说用开源硬件搭建一些原型,然后这些原型能够拿出来给一些工程师用,说未来我们的体验是这样的。你觉得有没有价值,有价值就没来帮忙。如果工程师觉得有价值,他看到这个原型,知道说,这个未来的目标其实非常不错,他就会加入进来,进行产品化的开发。

在设计和研发完成之后,在我们用一些新的设计方法,新的研发方法,完成产品研发之后,我们发现还会遇到一个更难的问题,就是生产。生产是一个非常非常复杂的事情,比如说我们要接触工厂,他们要有多少万件才能够起售。对于一个创业公司来说,这个价格是非常难以承担的,但是得益于一些非常棒的合作伙伴,比如说Seeed Studio。这家公司之前一直面向国外进行开源硬件销售,开始逐渐地转变自己为一些创业的硬件公司提供服务性的产品,比如说帮助我们进行小批量生产,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们就可以在一百个产品到一万个产品之间进行无极的转化,非常方便。

经过我们过去一年的实践,经过我们对这些围绕在我们身边的可能存在的生态环境的评估。我们发现,即使是一个像我们这样的创业团队,也是非常有机会做一个复杂的硬件产品的,比如这个产品它会包括硬件、软件和云服务这么一个系统。

这么一个产品的开发可能需要一年到两年的时间,一般是一年到两年,但是经过一些优化之后,我觉得我们可以用9到12个月的时间来完成。它包括调研、分析设计、研发、生产甚至后期的小范围的销售。甚至我觉得这个方法能够和那些大公司像苹果、三星,有一个频率大致同步的发布时间。

在我们开始做这个项目之前,基于自己的经验做了一下分析,我们一直在想身边可能已经围绕着一个生态环境,这个生态环境可以帮助一些小团队去做产品,去改变世界。尤其是那些想做硬件的产品,经过我们实际的实践归纳之后,发现这个生态环境确实是存在的,只是还非常不完善。需要更多的硬件创业的人来完善设计的方法,和外界其他的机构合作的方法以及同样需要一些非开源社区的机构介入。

这样的话就有可能在未来逐渐地构成一个非常完善的硬件创业生态链。这样的话就能够给那些想要去递交自己的梦想,想要去达到某种目标的硬件创业人,去使用它。最后呢,有一个小广告,我们的产品很快就会发布了,那个「电子新我」是我们微博主页君的账号,是一个中日美混血的妹子在维护,可以关注一下。

另外在经历了这么一年之后,我们也非常相信我们在开始创业的时候做的那个判断,就是我们相信这个世界上,如果真的没有那个你想要去使用的平台系统,能够帮助你去达到一个目标,实现某种愿景,你真的可以尝试去自己创造一个,去实现。

就像这个世界上曾经在历史上发生过的,不管是跟技术有关的,还是艺术有关的,还是跟任何事情有关的,新的潮流一样,你可以成为其中的一员去参与它、创造它、改变它。如果你们觉得我们的成员结构或者说未来还有某些地方,非常缺乏,有没考虑到的点,而恰恰你们有这个技能可以补充,非常欢迎你们来加入我们,一起来实现这个梦想。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