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一峰台湾著名生态设计师

我的自然生活

2013-06-22北京
都市人慢慢的对自然生物心生恐惧,然而其实我们都来自于自然。仔细发现,都市里也有刺猬、猫头鹰。都市生活中也有那么多美丽的东西,但我们总是要到偏远的地方,花大把的钱去看自然。
  • 1476
  • 1

已有1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我的自然生活

黄一峰 2013-06-22

我是黄一峰,我来自台湾。

用什么来定义我呢?其实都讲不清楚,我的朋友说给我一个定义:玩家。

这是我。很少会有人把这么丑的照片放出来,尤其在这么重要的一个场合,但是,我还是放了。

因为刚刚大家很开心地看这段影片的时候,其实我是在这样的状态下去拍这个影片的,在很高的温度下,趴在沙滩上面去拍摄这样的影片。当我趴下去的那一刻发现,真得根本就是一个折磨人的事情,因为在这么炎热的天气,而且要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垃圾,因为沙滩上很多垃圾。

刚刚的鸟叫东方环颈鸻,它是在沙滩上面繁殖的一种鸟,它会在沙滩上面产卵,而且沙滩上是完全没有任何的一个遮蔽物的。为了拍这个鸟,我问了我的朋友说什么时间最好,他告诉我,每天的十一点到下午的两点。听到这样的一个时间(我)根本傻了。

当你开始要拍的时候你又害怕,因为他说,你不要让亲鸟离开这个巢太久,因为小孩会晒死,只要晒超过五分钟它就会晒死。所以你必须要飞快地趴到那个巢的前面,然后你不能一下接近,你要慢慢靠近。

所以当我在沙滩上面爬的时候,我发现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在台湾要当兵。我本来以为当兵其实是一件很没有意义的事情,因为我们已经完全没有敌人了,大家都是好朋友(笑声)。但是我终于发现当兵有什么用,因为你要学匍匐前进,而且要提着枪匍匐前进,所以我就这样爬了。

所以刚刚大家看到这么欢乐的影片得到是这样的结果,我拍到了亲鸟带着孩子,带着刚出生一两个小时的孩子出来觅食、到处跑。

其实我是一个在台湾台北市里面长大的孩子,很多人看到我的作品,很多人看到我摄影、创作的这些东西,很多人以为我是在乡下长大的孩子,其实我跟很多人一样,是在大都市里面成长的。但其实在这个过程里面我就常常去回想,为什么我会喜欢自然?所以今天要跟大家聊一聊我在自然里面,我做什么事情,我看到什么,我的生活是怎么样。

其实我从小在台北长大,也没有什么机会接触自然。但是在我写我的第三本书《自然观察达人养成术》这本书(时)我就一直在想这件事情:我什么时候开始做自然观察的,我为什么会喜欢自然?

然后一直回想,回想好久,想到我小时候跟我妹妹睡上下铺,就是你们讲的高低铺,我睡在上铺,但是有一个晚上,我在上铺一直对着天花板,双手双脚往上一直举,躺着。突然我妈妈开门进来说,你在干嘛?我也愣住了,跟她说,妈,我在学蚊子。我说,妈妈,为什么蚊子会吸在天花板上,为什么我不行?

当时我妈妈也很妙,如果换成一般的父母可能一巴掌把蚊子打了:赶快睡觉吧!但是我妈妈跟我说,你可以观察看看,看看为什么它可以吸在天花板上。就这样,我看了蚊子、看了苍蝇、看了蟋蟀、看了蝴蝶,我发现这就是我接触自然的一个过程。所以我是因为一只蚊子,开始做自然观察的。

小时候没有很多的机会直接到自然的环境里头,父母有机会带我们到一般的公园,或者是动物园就已经很难得了,所以我很珍惜每一次到自然里面的机会。虽然动物园不算是一个自然的环境,但是有机会去看动物我就觉得很开心。

很多孩子有机会到澳大利亚、到非洲去看动物,但是其实对我来说,我觉得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你怎么样在生活里面去获得这些东西,所以这也是一直我想要做的事情。因为就像我妈妈一样,从小她就带着我到一般的公园,一般的这样城市的近郊附近的公园去做自然观察、去看这些东西,慢慢地我开始喜欢自然,后来我也成了一个自然讲解员。

我想说的是,其实在这中间的一个过程,我跟很多年轻人一样,我一点都不爱念书,我从来不爱念书。我中学的时候念的班级是放牛班。我昨天去北大附中演讲的时候,我很感慨,这个学校这么棒、这么漂亮,每个学生都很优秀。

而我在中学的时候是在干嘛?我在中学就像电影《艋舺》里头一样打架,我们班只有二十个人,我永远是那个在里面混的那些人。那其实这也是一个转折,就是说,在这个过程里面,你突然意识到你要什么。

那时候我妈妈说,让你去补习物理化学,她说同学都去补习。结果我跟她说,妈妈,我不想要补物理化学,好不好,你花钱我受罪何必呢?结果我妈妈竟然答应了。所以我想,这个真的是一个很特别的经历。后来她问说你要什么,我说我要学美术。学美术你就必须要去向老师学习,到画室里头学画,果然她的投资有点收获,因为我现在是做美术的工作。

各位,你知道在这样的环头,有多少生物存在在你的生活周遭里头吗?我这个人除了喜欢美术,喜欢自然,就一直想怎么样在都市里面,去引导更多人去认识这样的环境。有没有看过刺猬,在北京的小区里头?有刺猬,你们知道吗?可能没有多少人知道有这个东西。

其实在我们身边有好多好多美丽的自然生物在里头,可能你一直觉得这些东西要到多远,到荒郊野外去看这些东西。看过猫头鹰吗?我第一次看到它们的时候,在我们家附近的植物园,看到树上有两堆东西在那里,结果我就拿起相机啪啦啪啦拍两张,它被我吵醒了。

所以我就一直在想,哇,原来在我们生活周遭,有这么多美丽的东西。但是我们总是要到偏远的地方,花大把大把的钱去看自然,为什么不在身边去珍惜我们看到的自然?所以我一直想要用各种的方法去引导人去认识自然,我也做了这样的作品,我把它们画在叶子上头。

这个作品呢叫做“城市叶生活”:树叶的叶,不是夜晚的夜。那主要是我想要让大家知道在城市的公园,这样的环境里头,或者是我们的行道树上面,可能都会有很多的生物栖息在里头,只要你给它一个好的环境。

这个过程里面,我就一直要去找素材,因为毕竟我还是做创作的,其实我的本业是设计师。所以我一直会想尽办法去把这些素材变成一个有趣的方式,去呈现在我们的生活里头,所以我到了公园去寻找我的素材。

满地的落叶其实对很多的人,甚至对扫地的大婶们、大叔大婶都是一个头痛的东西,因为它就是垃圾,但是这些东西,在我的想法里头它都是有用的东西;所以我做了一个展览,那这个展览就是“城市叶生活”。

第一站是台北市,因为这就是我的故乡的一个城市,那在这个城市里头,我把我看到的生物用有趣的方式记录下来、画在里头;这个是绿绣眼,我把它画在叶子上头;这个组合的作品,我就把它集合在一起,我要呈现的是绿绣眼这样的鸟在都市里面,它去吸花蜜、吃花瓣的一个过程。

当然,要做这些作品,你要经过很多时间的观察。这个是我家的阳台上面,我种了一棵梅花,很多人以为说,我要去营造一个自然环境非常困难,其实你只要有点心思。我在阳台上面种的那棵梅花,我花了七年时间,它终于盛开、开花了。因为它必须要适应你的环境。当它适应之后,好多鸟都来觅食,绿绣眼来我们家阳台吃东西。

大家看到角落那张图,是我竟然在我的工作室,搭了一个伪装帐在拍那个绿绣眼。很多人说,真的好二啊,在自己家为什么要搭一个伪装帐拍绿绣眼。但是对我来说,生态摄影很重要一个部分是怎么样去呈现生物最自然的样貌,而不是让它在一个很紧张的状态下吃东西,然后一个眼睛盯着你,一个嘴巴在吃东西,然后马上就飞走。所以我拍到这样的画面。

你知道看到一个小胖胖鸟,在你的窗前吃东西是多么快乐的事情。所以我一直觉得,自然其实是可以疗愈人心,可以让我们觉得生活很快乐的一个东西。

麻雀也是我记录的对象,麻雀其实是我们最常见的,但常常忽略到它的一个生命。其实在我们身边,每天每天都在上演着,各式各样的生命的延续与变化:妈妈带着孩子在身边,在喂它吃东西、在育雏。这都是在我们生活里面,你可以去观察到的,你常常视而不见,你对很多东西都看不到。

在台北市里面,这个鸟叫做红嘴黑鹎,这个鸟其实长得很有喜感。上次有一场演讲,在讲的时候有一个孩子一看到就说,我知道这个鸟,因为我知道它的这个穿着在哪里可以看得到,他说只要在每个办公大楼的早晨就会看到很多,穿着黑色套装的阿姨,嘴巴涂着红色口红,蹬着红色高跟鞋,噔噔噔进办公室。

很有意思的,孩子的想象力永远会从自然里面去寻找答案。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希望把大自然带给更多人,因为这都是有趣的一个过程。

白头鹎应该也是大家常常可以看得到的生物,但是你有没有注意过,它为什么会白头,烦恼很多吗?我常常在想这个问题,它是不是烦恼很多,它白头了。

像我们这样的人,我不是在家赶稿,就是去野外的路上,当然现在增加了一个工作,是在大陆这边给大家做自然的讲解跟培训。那其实很多时间不在家里,但是当你不在家里的时候,只要有那个环境,就会吸引到奇特的住客。

其实我在上海的时候,我妈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她说你的窗户旁边树丛里面有一堆草,我问为什么会有一堆草,她说来了一个新房客,所以我就看到一只白头鹎在那边筑了个巢。

我回去趟待了一个星期,看到它每天都在孵蛋,更好玩的是只要我一站起来,它拼命地骂我。我想说这是我家啊。但是又很好奇想要看它,所以我只好在我的窗户那边搭了一个伪装帐、伪装帘,然后把我自己藏起来,每天就偷窥它一下,但是那个孵蛋期要五到七天,结果我要出门的时候终于孵出来了。

我把相机就架在那里,然后拜托我的妈妈,说你去楼上的时候,请你帮我按两张。结果我妈妈很辛苦——因为儿子的嘱咐,所以她上去的时候,她就蹲在这个桌子下面、藏在下面,否则它会一直骂她。

结果她拍到这个画面(掌声)。在都市里头可以看到这样的画面是何等幸福,再幸福也不过就是像我这样,在窗户旁边就有,但是你不能看的太明显,一样会被骂的。妈妈一直带着孩子来喂。不过各位,你们很幸福,因为我拍了视频。

这一只是妈妈,她回来的时候,会一直去喂孩子,看看哪一个孩子没有吃饭;它们是轮替的,它们会交换位置;这是一个重点,它吃了一个特别的东西;在这一只后面回来的是爸爸。

那天父亲节我在上海做讲座,我放了这段视频,有一个爸爸在下面讲说,还好我不是鸟。因为当鸟在这一个阶段(孵化之后五到七天)的时候,它的消化器官不是很好,食物吃下去之后,过没几分钟它就上出来了。父母没有太多的精力去为自己找食物,所以父母就得吃它的粪便。很伟大吧?

所以在座可能现在是爸爸的,或未来要当爸爸的,知道当父母非常辛苦。(掌声)

更有意思的是,当我看到这样的场景,然后一路拍很辛苦的这样,熬了一个月,窗户不敢开,不敢出去外面扫地,因为出去它又很愤怒地在树上吱吱喳喳一直叫。我本来想说解脱了,因为孩子带大了,在我的花园里面带来带去的。它又在我出门前6月7号又生下了第二窝蛋。

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但是又是一个甜蜜的过程。当你有机会可以在自己的家园在自己的环境里头,看到这样的生命在里头诞生,是何等幸福的事情。所以我一直希望把我看到的这些美丽的东西去做一个记录,留下来,传递给更多人,因为这些东西都在你的身边。

我在我们的人行道上面,有一天我捡到了这一个果夹,这个果夹叫香苹婆。我不知道大家看到这个果夹有什么样的想法,但是我捡到它的第一个想法是,我想到了这个东西——这是我用精细描绘的方式去画黑猩猩——我想到了黑猩猩,我把它做成这样的作品。

我希望在一个简单的做法下面,可以把自然的有趣的东西去连结起来,每一张脸都有不一样的表情、不一样的样子,但是它都是源自于自然的,而且是我们身边可以找到的素材。甚至像我去山上捡,像这个东西,这个作品叫做「山神的午餐」,但是它是松鼠的午餐,它是松鼠吃剩的。这个松果,我把它变成这样一道炸虾这样的菜。

我们从这里可以看到美丽的作品,那反一个方向,它就是我记录自然的方式。我用这样的方式,用我自己所学的专长,我的美术专长,把它做成一个拼贴的作品,就科学的角度来讲,它是一个标本。我想没有一个人会愿意把生物的标本挂在家里,很恐怖。但是当它变成艺术的方式的时候,每一个人都可以在家里欣赏自然,每一个人都可以在家里看到这些枯枝落叶,变成了这样的作品。其实你的生活也会变得很有意思,自然融到生活里面,其实是每一个人的渴望。我们在远古时代,每一个人都在自然里头去行走。

所以我做了这样的作品,有的很简单,有的有一点创意,有一些想法,但是都是源自于自然的一个灵感。其实我除了创作以外,我自己也做生态摄影,所以我有机会到婆罗洲热带雨林去做摄影。自然给我的有很多很多不一样的想法,对于我的创作方面也有很多激励。

这是婆罗洲热带雨林的大鼻猴,全世界鼻子最大的猴子。来到大陆,我看了最没有鼻子的猴子,所以生活里面非常非常有趣。我想大家离自然非常远,大家很久没有进到自然里面,给大家听一下自然的声音。听过这样的声音吗?这个是今年五月份,从高黎贡山上面录下来的声音。

我想,当我很烦躁的时候,当我有压力的时候,我就把它放来听一听。因为我希望我像长臂猿一样可以大吼、叫一叫,但是这些声音,其实常常在我们的脑袋里面回绕的,因为那是一个原野的呼唤,所以我们常常在自然里面。

我们离自然好远,在台湾更是远,你从来没有办法想象,在自然的环境里面可以看到这样的生物在打斗,生物它有这样打斗的时候,这个是在抢老婆的过程。我拍了半个多小时,拍完之后感觉头好晕,但是当我头抬起来的时候,我发现我是不是眼花,眼睛揉一揉,看到前面那个草丛里面藏了一批的母鹿,每一个都在挑最壮的。所以在大自然里面,跟人类的社会一模一样,所以我很喜欢在大自然里面学习很多不一样的知识。

其实今天时间很短,我有好多好多东西跟大家分享。最后,我们刚看过最激烈的打斗,现在我们来看这张图片,这是在澳大利亚,我去年去了澳大利亚就是为了这个鸟,我去澳大利亚找一个建筑师,鸟类建筑师,在澳大利亚一个校园里头,而这个校园,大家看那个红色的消防柱,跟那个人的关系。

它就在校园里面,在再简单不过,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地方,搭了这样一个东西,这是它的舞台,这个鸟叫Bowerbird,我们翻译叫做园丁鸟或者蓝亭鸟。

这个鸟跟我做着相同的事情,它也是一个创作者,它到处去捡拾自然物来讨好它的女神,他要追求的女孩。我们来看一下他们的舞台,这个是一个舞台,搭在地上的舞台,铺满了它到处捡回来的垃圾。我突然觉得它跟我好像,我的生活就是不断地捡,不断地拿别人不要的东西,变成有用的东西。

就是这样的这个家伙,它就是一个再普通也不过的鸟,但是我们来看一下这只公鸟,这是母鸟还没有来的时候,它在练习,它想问母鸟喜不喜欢这个东西,如果你不喜欢,我把它丢了。它必须要揣测母鸟喜欢什么。所以这个鸟也是求爱专家,它不断地在去捡这些东西,去讨好母鸟。

但是这个过程很有趣,我在那个校园守了三天,其实去一趟澳大利亚很贵的,生活费交通费都很贵,我在那校园守了三天,学校的每一个学生都都用很奇怪的眼光看我,为什么要在他们教室前面,然后拿一个大炮,趴在那边拍他们?在他们眼里,这个东西一点都不怎么样,常常看得到。

但是当我看到母鸟进到这个舞台的时候,公鸟拿出它最喜欢的东西在求婚的时候,那个感动其实是很难用言语来形容的。最后它使出了绝招,我看它露出了头上的花。但是结果怎么样?老实说,在那三天里面,我是没有看到结果。

我记得这个东西是我询问美国《国家地理》摄影师Tim Laman,他来中国讲课,我们一起讲课的时候我问他,说在哪里有?他讲了一个校园的名字给我,我就去找了。那我说,我怎么知道在哪里有这个东西呢?他说,你可以问所有人,Everyone knows。当我进去的时候我就傻了,Everyone knows,我问谁呀?你有看到那个鸟吗?

所以你会发现,这些东西是这么的普通、这么的平常,真的没有人知道,在我们身边有这么多美丽的事物,等着你用心去发现。

自然观察跟自然的记录,对我来说是一种生活习惯,也是一种生活态度,也希望大家能够多关注你身边的自然环境,因为这样子会让你的生活更美好、更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