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柏林方柏林,笔名南桥,著名翻译家。译有《河湾》、《一个唯美主义者的遗言》 、《布鲁克林有棵树》等书。在美国高校从事课程设计工作,被称为“美国教育的卧底”。

过剩时代的学习

2013-06-22北京
学习是一种发现,每个人都是天才。你是一条鱼,如果别人通过爬树来识别你的能力的话,那么你一辈子都会觉得自己是一条很蠢的鱼。
  • 2542
  • 3

已有3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过剩时代的学习

方柏林 2013-06-22

我笔名叫南桥,以前做很多翻译工作,是个文学译者。可能大家看过我翻译的一些书,比如《布鲁克林有棵树》、《河湾》,还有《一个唯美主义者最后的遗言》。

但是我的工作呢,是一个课程设计师,Instructure Designer。说起课程设计师呢,可能大家在三百六十行里面找不到这种职业,在美国也是很陌生,我说我是课程设计师,大家一般都说,哦,很有意思。说明他基本上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概念。

不好意思,我今天是一路跑过来的,是「生死时速」,赶在最后一分钟跑过来的,飞机延误。

我今天要跟大家讲的不是文学翻译,因为这毕竟是一个小众的话题。我想跟大家讲一讲学习,因为我一路上跑过来,在地铁上也好,轻轨上也好,还是在我们老家的小院子也好,或者是火车上也好,飞机上也好,我看到所有的人都在学习。要么小孩坐在院子口、坐在胡同口学习;或者呢,年轻的职业者在火车上,边看着iPad边记笔记,到处都是学习者。

那么我就跟大家讲一讲「学习」这个概念。因为我是个课程设计师,说到底呢,课程设计师,是帮助学生学习的,因为我们帮老师,老师最终的服务对象也是学生。我今天要跟大家讲的是「过剩时代怎么学习」。

我来自俄克拉荷马州,就是最近刮龙卷风的地方,大家要知道我们是灾区来的(笑声)。俄克拉荷马州是一个非常平坦的地方,非常非常平坦的地方,所以龙卷风到那儿去之后呢,冷风和暖流汇聚形成龙卷风天气。

最近几年我们还有一本书,叫《世界是平的》,可能很多朋友都看过,弗里德曼写的。他说这个世界上,不管是产业也好,教育也好,很多过去的障碍正在被移除,所以现在世界越来越平。

那么教育也是这么回事。以前时间的空间的限制,也慢慢的因为技术的原因,因为其他各方面的原因,教育的世界也是变得越来越平,就像我们俄克拉荷马一样。最近几年,我觉得对于我,一个学习的设计者来说,我觉得很幸运,因为有很多思维的激荡。

比如说「虎妈」,大家知不知道「虎妈」这个现象?在美国是吵了很多天,虎妈说小孩儿必须要推他,小孩儿才学习。但是另外一个人呢,Ken Robinson,英国的一个教育者,他说小孩你必须培养他内在的动力,然后他才可以把所有的资源汇聚起来,然后让自己呢,更好地学习。

美国学习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讨论呢?因为美国现在的学习,或者说美国的教育也面临了很多问题。比如说美国现在,对于这个体育啊过于重视,大家从这个地图上可以看出来,这个黄色的是美国学校里面的工资待遇,哪个地方、谁拿的工资待遇最高;黄色的是橄榄球队的教练,橙色的是篮球教练,很多学校里面都是教练工资比校长还要高。

另外美国是个发达国家,是一个富裕国家,那么富裕呢,也有它的富裕病。比如小孩现在手头的电子设备太多,家里面有Wii 、X-box,有iPhone 、iPod,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很多时间就花在这个上面了;另外一个,美国小孩比较懒,做作业的时候呢,就是漫不经心,今天作业要交了,所以他们就愁眉苦脸,就像这个大猩猩一样。

我刚到美国的时候,要适应的东西很多,教育只是一个方面。我觉得最困难的是什么呢?是饮食。我们有首歌叫「不管走到哪里,洋装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其实不如说,我的胃依然是中国胃(笑声)。所以呢,我们到了美国之后,就千方百计的找中国东西去吃。

但我去的都是一些鸟都不下蛋的一些小地方,这些小地方呢,中国菜也不正宗,不像洛杉矶,不像纽约,所以很多是中国自助餐这种形式。到那个中国自助餐呢,你可以随便取,你想吃多少吃多少,很多时候就把自己给吃撑了。

我们那时候留学生很穷,一周巴不得等星期六的时候,去吃一顿中国的自助餐,所以提前还有很多准备运动,做扩胸运动,吃那个健胃丸。最后是饿得扶着墙进去,然后扶着墙出来。

其实今天学习也是这么一回事,学习资源也是越来越丰富。我以前学英美文学专业的,学英文我们需要听外文的广播,比如说美国之音VOA。我老师那一代,他们要听这个美国之音,这是敌台;所以听敌台呢,还要省外办特批。

那么到了我这一代呢,就好多了,我们可以听美国之音,可以随便听,只要买一个短波收音机就可以听了。那么我们有了新的选择,我们可以听VOA,也可以听BBC。可以学美国口音,英国口音,你要是想学这个朝鲜人民广播电台的英语口音,也是可以的,我一个老师学得惟妙惟肖(笑声)。这是我们这一代,我觉得我们的选择,比以前就多多了。

那么再到下面这一代,00后的、90后的这一代,他们的选择更多,比如说他们可以听很多「播客」、「视频播客」;还有一种客叫MOOC,就是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大规模的,几千人、上万人收看的这种课;还有这个可汗学院,可汗学院是那种短的视频放在一起,让学生去学习,我小孩非常喜欢这个。还有Youtube 、iTunes,苹果公司所有这些商家,它们都千方百计进入教育这个领域,希望能够切分到教育的一块蛋糕;然后出版商呢,它也会提供一些资源,所以现在资源简直是海量的资源,非常丰富。但是这个海量丰富的资源呢?对我们并不是一件好事情。美国有一句话叫,如果给一个人绳子太多的话,搞不好他会把自己给吊死。我在老家上不了网,所以没办法上网找照片,所以我自己画的,大家可以看出来,我是一个很好的画家。

所以这个过度的自由啊,有时候对我们来说也不是一个很好的事情。为什么呢?因为老师的角色也在变,因为资源太丰富了,老师也在选择。老师在选择,也在被选择。

以前的老师,他们是站在舞台上的智者,就像我这样,其实我也不是智者。但现在这个老师呢,因为学生资源很丰富,学生可以去调用其他的资源,所以他们变成了Guide on the side,有点压韵是吧?变成了向导。因为学生可以自主去选择很多东西。

那么在「过剩时代」啊,大家做选择的时候,老师的角色也在变。很多的时候呢,他不仅仅是一个把知识传授给你这样的一个角色,而是呢,他在边上当你的向导,当你的脚手架。

很多人觉得现在中国教育很有问题,那么大环境如此,我们怎么办呢,我们怎么成长呢?有一句话:当你把这个世界看成一个钉子的时候,当你唯一的工具是钉锤的时候,你会把所有的问题都看成钉子。可能有时候大家会发现,有些问题呢,其实不是钉子,是螺丝钉,那么你用钉锤是解决不了的,那怎么办呢?用螺丝刀。那么你的工具箱里面,所有的锤子,全部换成螺丝刀,是不是问题就解决了呢?

我觉得关键啊,在这个时代,国与国之间的差别越来越小,那么我们的选择其实是很大的,我们个人能动性是很大的。即便我们换了一个大环境,有时候我们也可以选择,把自己包在一个气泡里边。

比如说在美国这个环境下,很多中国学生去了,他们就集中在自己华人留学生,或者留学生和学者这个小圈子里边。还有中文学校,虽然是很好的一件事情,爸爸妈妈把小孩送去学中文,但是呢很多时候,小孩在学中文的时候呢,爸爸妈妈们在一起就聊天,然后互相攀比、互相交流、切磋,一开始是好事情,后来发现这简直就成了虎妈的集中营了。

所以怎么办呢?我觉得应该走出这个气泡,应该融入到其他群体里边,然后不时地反省我们自己的教育,不管是我们在美国这种环境之下,还是在中国这种环境之下。因为资源不断地提供给我们,各种各样的思想在不断地碰撞,我们的兴趣爱好,我们的能力也在改变。所以我希望大家呢,随时能够检验自己,能够重新反省自己各种各样的能力。

那么在「过剩时代」我们怎么样学习呢,怎么样选择呢?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就像我们刚才吃自助餐一样的,还要找到我们自己喜欢吃的菜,而不是说别人都吃这个菜,比如说很多人去吃那个,自助餐里面那个小龙虾,未必是你喜欢吃的,那么你应该发现自己的需求。

学习是一种发现,每个人都是个天才。爱因斯坦就说过这么一句话,其实每个人都是个天才。但是如果你是一条鱼的话,别人通过爬树来识别你的能力,那么你一辈子都会觉得自己是一条很蠢的鱼。

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叫《动物学校》,就说鸭子、乌龟、猪,大家各有特长,不要逼所有人全去跑步,逼所有人全去飞翔,那么是不可能的,每个人是独特的。那么怎么样找到自己的独特性呢?我觉得有一点很重要,就是说,你应该识别自己的内心的召唤。

怎么样识别自己内心的召唤呢?我曾经看过一部电影,叫《恋恋笔记本》,英文叫Notebook,我的豆瓣上写过的。这里边是一个富家女,被两个年轻人同时追求,那么她就面临选择的困境,但是她父母亲也是给她一些建议,这里面几句台词,我送给大家,或许可以帮助大家识别自己的需求。

第一个台词是什么呢?是「你需要的是什么?」大家看到我把「你」特意大写了。你不要看别人怎么说,也不要看周围,甚至不要看你的父母亲怎么希望去刻画你的人生、你的职业生涯。你应该首先想到,你自己的特长是什么,你自己的能力是什么,你应该把它结合起来,和这个资源汇聚起来。

另外一个,很多时候我们还很年轻,我不是说我啊,可能在座各位还很年轻,可能不知道以后自己是什么一个状况。你应该去设法想象自己二十年后、三十年后在做什么事情。

我出国之前也在犹豫,我以前在管理培训和管理咨询行业里面做事情,我可以去学管理,也可以学教育。那么我一个老师就这么跟我说,他说这个选择没有哪个就一定比哪个好,而是说,你怎么样去想象你的生活。

二十年以后你希望变得非常繁忙、挣很多钱,而且没自己的多少时间呢?还是希望比较悠闲一点,有自己的时间、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呢?后来我就想象了一下,我觉得我是后一种人,后来我去学了教育。

所以尽量去想象自己的生活,生活确实是需要想象力的。

另外一个呢,如果我们确实不知道我们自己长处短处在哪里,我们可不可以看看周围其他的人,你父辈那些人他们在做什么事情,可不可以让他们作为自己的一个参照系。

比如说我做教育技术,我有时候也会看到一些五十多岁,甚至六十岁还在做教育技术的人,技术知识啊更迭过快,所以他们有时候跟得非常难。所以后来我就是,我就想应该发展两个职业,一边做教育技术,等它过时的时候,我还可以做我的翻译和写作,所以这是我的做法。

还有一点是什么?安全感。我们选择职业的时候,或者选择我们学习对象的时候,我们是要寻找一种安全感。我们希望这个职业,或者这种学习,能够给我们带来经济上的,或者心理上的这种安全感。

但是这种安全感呢,并不是社会所定义给你的安全感,而是你在这个职业里边,你能不能够成为一个热门的人物。没有什么职业,它绝对是热门的、绝对是好的,关键还是看你怎么样和这个职业去配合。

我们以前读书的时候,是把读书作为敲门砖。我们希望通过读书,然后上大学,然后一个门一个门的去过。这种学习,是一种外在的动力驱动着我们。当我们进入成年以后,当我们开始工作以后,我们的学习,应该是另外一种形态。是什么形态呢?我们应该尽量找到,在这个资源过于丰盛的时代,我们应该尽量找到是什么东西在内在的驱动着我们,我们内心是什么样的引擎,在拉着我们走?

怎么样找到这种引擎呢?第一个,我们要找到我们的目标,我们每个人生活都有目标。有的人想改变这个世界,有的人想改变自己的家庭,有的人想改变自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标。

另外一点就是说「Autonomy」,「Autonomy」是说自治,这是这个Daniel Pink那本书叫Drive里面说的三个驱动力,「Autonomy」是指自治。自治就像我们农民种田一样,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你怎么样能够找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每个人可能会学一样的专业,但是到最后呢,有的人擅长这个,有的人擅长那个。我们每个人自己,最终都找到我们自己的niche,就我们自己优势发挥的地方。

还有一点就是「Mastery」,「Mastery」就是我们能不能够掌握一个什么东西,有的东西看上去很好、学起来也很好,但是我们能不能掌握呢?这一点也非常关键,Mastery。

我再说这个自助餐的话题,我们自助餐往往会吃多了,有的人吃撑了是扶着墙出来的,那是不知道他的能量、潜力有多大,吃撑了。我们的头脑也是这么一回事,头脑里也存在认知的负荷问题。

那么我们学习、学的东西、要不要学这个东西,也存在一个选择的过程。我们不要给自己的负荷太重,有的东西是我们不需要去学习它的,是可以放在外面的。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我有一个老师叫Romi,是一个波兰人,他说人类的绩效问题其实并不完全都是技能的、知识的或者态度的问题,有的呢可能是环境出了问题。比如说有的人做的事情做的比较好,反而得到了惩罚,那么在环境因素上就出现了问题,那么这种情况下,你学得再好你学得再用功,还是没有用的。

所以有些东西呢,是涉及到态度问题,我们或许有这个能力,但是我们不愿意去学它,那么这个态度问题不解决的话,你还是学不进去。我受他的启发就觉得这个人的知识,有一些是应该放在大脑里边,我们经常使用的知识必须放在大脑里面,必须学会它。

但是另外一些知识啊,我们应该把它放在世界上,Knowledge in the head VS Knowledge in the world,这两个很有差别的。有些东西,一辈子只用一两次,我为什么花一两年时间去学它呢?这个问题非常关键。

那么我们刚才说,怎么样去掌握一个东西。比如说有些东西已经排除在外,不要去学它了,通过绩效知识这种手段,或者通过其他的手段,可以解决它了,剩下的一些东西,我们必须学习它,那么我们怎么样去掌握我们这种学习呢?

人的潜力真的是很大。画面上这个老者已经70多岁了,他还在学跆拳道的黑带;他后面有一个老者,叫Master Cox,是馆长级别的一个跆拳道的一个大师,他一辈子拿了三个博士学位,我问他是怎么做到的,他说他学习的时候没有人可以打搅他,他把自己的时间封闭起来了,学习的时间就在做学习的事情,所以他的效率非常高。

那么后来我就想想看啊,我就设计了一个公式,就M = CE2,大家看上去熟悉不熟悉这个公式啊?是一个文科生所能理解的相对论。我这个「M」是指什么呢?是「Mastery」。我们要掌握什么东西?Mastery=C,「C」是「Choice of content」,我们要选择我们要学习的东西。

然后呢,我们又要有有效的教育方法。有时候我们不能够左右老师,但是我们可以给老师提供反馈。另外一点就是说我们必须有Engaged time,engaged time就是我们学习的时候,必须非常专注、精力非常旺盛的时候再去学习。

我们在这个「过剩时代」,有时候学习大家觉得这个反正就是网络上的学习,重要的事情完成之后我再去学。很多时候,我们把一天的事情完成之后,我们已经精疲力竭了,我们那时候学习就是没有效果的,你还不如不学、不如去睡觉、去刷微博呢,所以这个时间非常关键。

我们有个老师叫Phil Doughty,他就说,他一辈子做教育设计,他说试了很多方法都没见什么成效,后来什么最见成效呢?是「Time on task」,就是用在任务上的时间,非常重要。用在任务上的时间,这个说法非常简单,但是做起来还是很复杂的,需要一定的设计。

比如说这个,你要是一大块学习让人去学,可能大家会觉得被淹没在里边。那么怎么样去学习呢?我们应该提供「Just in case」,过去学习很多是Just in case learning,学习是为了一种预备,现在越来越多的学习是让我们去「Just in time」、「Just enough」。

OK,比如说我们给老师的培训,我是做教师培训的。做教师培训的时候呢,有时候让老师过来参加我的培训,很多老师不来,有时候我们两个人培训一个人。像今天这个场面,对我来说是很震撼的一个场面(笑声),很多时候我们两个人培训一个人。老师他们有很多自己的事情,美国的终身教授,他要发表文章啊,他要备课啊,他要有Office hours这些东西。

后来怎么办呢?我们就想方设法地把大的学习转化成小的学习,转化成一个小小的视频,两分钟、一分钟,就是他需要什么我给他什么,基本上是按照苹果的那种模式、那个教学视频的模式来做,所以很多这个教学视频是这么做出来的。

另外一点,教学方法也非常重要,学习方法也很重要。虽然我们有很多选择,但选择之后呢,我们还要用什么样的一种方法去学习?我写了一本书,是华东师大出版社的,叫《知识不是力量》。送给别人的时候,特别是送给小学老师的时候,他们都面露难色:什么叫知识不是力量,你这不是给我造反吗?

其实我不是这个概念,我不是说知识没有用,而是说呢,我们只是仅仅有知识,不会使用它、不会分析它、不会应用它,那还是没有用的。但是在任何学科里面,我们都必须建立自己的知识的基础,任何一个学科里面,虽然我们现在可以用Google搜索很多东西,但是如果缺了这个基础知识,你搜索都不知道怎么搜索。所以希望大家还是在这方面比较重视。

另外一个,我发现美国的学习有一个特点,就是说,很多学习是基于问题的,而不是基于知识的。比如说我们学媒体设计的时候,老师就让我们设计个网站,那时候呢,设计这个网站的时候,你会学习到很多知识,包括课本上有的、课本上没有的。

我当时就设计了一个生态养猪的网站,我当时在翻译一本小说,叫做《老谋深算》,里边就说到这个生态养殖的话题,那么我就设计了这个网站,然后放在网上。放在网上之后呢,密码我丢了,所以一直挂在网上。后来很多人给我写信求教我生态养猪的话题(笑声),我居然一转身成了生态养猪的专家,其实我不懂。后来想方设法把密码找到,给删掉了。现在想想挺后悔的,我们做IT的,为什么不可以养猪呢?丁磊不就是这么干的吗?

另外一点就是说,你去美国任何一个地方开会,他们都会提到这两个词,「Critical thinking」,批判式思维。这个批判式思维,并不是说你必须批判什么东西,而是说你的思维,你必须检验一个说法它的前提是什么,它的假设是什么,它的背景是什么。只有你这么做的时候,你才可以甄别真伪。

还有一个「Creative thinking」,你必须有创意性的思维。其实那种背诵式的、记忆式的教育,在美国有时候是不被看重的。美国人觉得这是一种Lower-order-thinking skills,是一种低等的学习的技能。

还有一个学习方法论也很重要,比如说我们当时学教育,我们也学了一些方法论,方法论呢包括项目管理,项目管理可能很多专业都有学,项目管理真是很管用,它教会你一种思维,可以把一个大的任务切分成小的任务,切分成小的任务之后呢,你可以把很难做的事情,变得非常容易做。

我们有个同学是象牙海岸的,他是一个穆斯林,可以娶4个老婆,他在美国没找到,他后来只有唯一的一个老婆在象牙海岸。他想搬到美国来,他就用项目管理的方法,解决签证这些问题。但中国更厉害了,我们安徽宣城有个局长,用MBA的方法,管理20多个情妇(笑声)。谁说知识不是力量(掌声)?

另外一点就是,不管我们做什么事情,我们要从事高等教育的话,我希望大家都学一点研究的方法、研究的知识。我当时学的是定性研究的方法,我就去图书馆去观察、去访察,那时候他不让我去观察,因为图书馆里觉得很多东西可能有点不愿意让我们看,后来我就做卧底,我就推着我女儿去,我女儿去读书,他总不会反对吧。然后我在那边去观察,记了很多笔记。但是我没有丑化他们任何东西。我主要看图书馆是怎么运作的。

这种应用技能,这种研究技能,在很多场合都可以使用。包括我现在写专栏,很多话题我是一点都不熟悉,比如说美国医疗什么状况,美国教科书采用是什么状况,那我都是用这个应用研究的方法去做的。

最后啊,时间也快到了,我想跟大家讲一个故事,我们有时候看其他国家的教育,看芬兰的教育,看美国的教育,我们总希望把他们的一些技巧性的东西,搬到国内来,一些奇技淫巧搬到国内来。

我跟大家讲个故事,曾经有一个阿拉伯的商人,他到了美国开会,住在宾馆里面,宾馆里面的水龙头,他一拧就拧开了,水出来很多。他觉得很好奇,因为在沙漠里边,他找水有时要找几天几夜,他觉得真是非常惊奇,这个水龙头太可怕了。然后他回阿拉伯的时候,就把宾馆里的水龙头给卸走了,带回去了。我但愿它装在沙漠里面能够拧出水来。

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什么呢?我们今天面临海量的资源、海量的学习材料,其实资源也是像水龙头的水一样,可以拧出来。但是,我们仅仅有这个水龙头是不管用的,我们应该思考它背后的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这么学、怎么学这个过程。

我在我的几本书里面,一直希望能够跟大家交流和介绍背后的一些管道的、研究水龙头的那些知识,希望以后有机会跟大家更多的交流。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