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亮张亮,走扁带这项运动起源于美国,最初是一群玩攀岩的人在休息时将自己的绳子固定于两点之间来回行走锻炼身体的平衡力和柔韧性,如今已成为风靡全球的新兴运动。张亮是国内扁带专业玩家中最有名气的一个,被称为国内花式扁带第一人”。

扁带人生

2013-07-20北京
扁带和我的关系,或者说扁带在我生命中的一个定位,是它可以让我更静下心来去思考一些生活中比较简单的道理。其实它应该更像一些可以指导我如何比较好生活下去的一种信仰,我个人认为是一件幸运并且幸福的事情。
  • 920
  • 1

已有1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扁带人生

张亮 2013-07-20

我是张亮,一个业余的扁带运动爱好者,像大家刚才看到的这个运动就叫扁带。扁带是一个什么东西,扁带最初的时候是美国一些登山爱好者的一种辅助练习,他们会用自己的扁带绑在两棵树之间行走,来锻炼自己的平衡力还有协调能力,这样对他们的攀岩有帮助。

也是在最近三四年的时间里,扁带慢慢地发展成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平衡运动,这里我们可以先看一小段视频。在我经常去练习的地方有一群很喜欢晒太阳的老人,因为有一段时间我没有过去练习,突然有一次一个老人碰到我就说,小伙子好久没有过来走钢丝了啊,虽然被他认出来是一件特别温馨的事,但是又稍微有那么一些无奈。

因为到目前为止扁带运动还是要面对现实——大部分人第一次看到扁带这种运动的时候都会联想到走钢丝。但它们两者的区别是很大的,首先是他们的材质,扁带是尼龙或者涤纶材质,钢丝自然是钢的;其次在扁带上行走的时候是仅凭身体来保持平衡、不借助任何工具的,在钢丝上你可以看到表演者都会拿一个横杆,轻微地左右移动来保持平衡。

还有比较重要的一点就是,钢丝上下左右颤动的幅度很小,扁带距离要是长了的话上下左右颤动的幅度就非常大了。

最初是怎么样接触到扁带的呢?2007年,我工作的单位里面有一个外国的朋友介绍我玩这个运动,当时印象非常深刻。第一次看到他站在上面的时候,我的想法是这是个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亲眼看到他站到扁带上以后扁带就沉下去了,而且还会左右晃。

我想这是不可能的,他就让我自己去试。当我自己的脚踩到扁带上的时候,有一种感觉非常非常难忘,一踩到扁带上脚的抖动比发电报时手的抖动还快,没让我马上放弃坚持下去的念头有两个。

第一个想法是他可以的话我也应该可以,其次就是扁带这个东西蛮有意思的,我觉得应该值得尝试一下。有了这些想法我就慢慢地开始尝试,然后有了自己的装备,会在比较晚的时候去街边或者有绿地的地方,因为要有树才可以把扁带拉起来。

为什么会比较晚呢?因为比较晚的时候比较安静,人更容易专注一些。为什么要选人少的时候呢?就是即使出丑的话也不会被看到,比如说今天这种情况就不会被看到。

时间大概过了三个月,我的水平就超过了当时带我入门的那个朋友,然后可以做一些比如说站在扁带上然后跳起来转360度然后再落回扁带上这样类似的动作,当我超过了他以后时间慢慢地到了冬天,我就想没什么意思了,扁带不再那么新鲜,也没有什么新动作可以尝试了。

同时因为我比他们水平高很多,陪我一起玩的人也越来越少了。而且那个时间还要专注更多别的事情,比如说工作、感情,总之自然而然地,扁带慢慢地就淡出了我的生活。2010年的夏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碰到这么一个人,他介绍给我一种新的扁带形式,叫花式扁带。

花式扁带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可以在上面完成一些之前想都没有想过、想都想不到的或者想都不敢想的动作,比如说各种空翻、转体、更高的弹跳等这类很夸张的动作,我当时就有一种小宇宙又被激发了的感觉,我就想我得再捡起来继续玩。

结果我就捡起来了一直玩,玩到现在,这个就是花式扁带。这是今年年初,我在北京一个户外用品展里面的扁带比赛中夺得冠军,我很开心,然后就拿着奖杯、抓着奖牌在扁带上面做了一个动作,这个动作是你要站立然后跳起来然后用屁股接触扁带然后利用它的弹性反向转身180度再坐回到扁带上然后再站起来,这个动作只是花式其中一种。

这是我经常练习的地方,图片里面这个长度大概是110米,当然我还会在水上玩,我不是不会游泳,只是我对陌生水域会有恐惧,穿上救生衣可能会更安全一些,但扁带运动现场如果没有救生衣应该会更好一些。

当然我也会把扁带拉得比较高一些,这张图片里边是目前我尝试过的最高的一回,12米高大概到4层楼的样子,40米长,从发现这个地方,并有想法在这个地方尝试,到真正的完成,前期的准备时间大概花了一年半的时间。

从2010年到现在大概三年的时间,我在不同的地方以不同的形式走过不同长度的扁带,去年5月份的时候比较成功地走了一条大概150米长度的扁带,今年年初的时候有一个一起玩的朋友他走了一条比我多走了10米的扁带,年轻的我就不平衡了,有一种要跟他比的那种冲动。

当时我就想那我比他多走10米变成170米,这显然不是我的性格,于是我就决定去试一条200米的扁带。有了这个计划我就开始了行动,但行动开始马上就碰到了问题,就是去哪里找这么合适的场地。

于是我动用周围的朋友帮我留意类似的场地看是不是有合适的地方,最终在温榆河附近找到这么一片场地,找到以后我就开始了练习。因为当时是冬天,北京的风蛮大,一般情况下,扁带长度上去了以后,如果有风扁带会成弧形,然后上下比较有规律地晃动,像在这张图片里面大家所看到的一样。

这是我当时练习的时候朋友帮我照的,这一天有风,即使我坐在中间我身后的扁带晃得都很诡异呈现S型的形状,更不要提在上面走了。而且当时的温度也比较低,就在这种环境下,我折腾了大概三四次的样子,冬天都快过去了我也没有成功。

当我想去杀回同一个地方去做更多的尝试或者练习的时候,会看到那个地方已经种满小树苗了,基本已经没有场地可以练习了,这时候我又得重新去找新的场地,稍微有点沮丧,不过回头又想了一下这可能是上天安排好了的,也就是你应该休息一段时间,不应该一直这样折腾自己。

然后我想也许休息一段时间事情就会好了,慢慢来不着急,于是我就歇了,但没有完全地歇下来,反而是利用歇的那段时间来做更多的适应性练习,比如说练耐力。又过了一段时间,那是一次很偶然的机会和朋友约着出去玩,他说我们去原来那个地方试一试。

其实就是抱着试试看的那种态度去那边,第一次差了大概10米的时候我就掉了下来,主要是因为快到终点的时候我要躲一个树枝,躲过了以后我以为稳住了然后就很放松,当时也是想前面距离不长了,应该很容易,然后就放松了,放松了紧接着就没有平衡就掉下来了。

很沮丧,因为就差那么一点。还好又过了一段时间,在第二次去尝试的时候就还算比较顺利。然后终于完成了这个项目,并且是往返的形式。在完成的时候,我记得并没有像我最初想象的很兴奋,只是觉得一件事情完成了,很释然。

同时比较深刻地感触到了当时的一种心态是不对的,或者说我个人认为应该是不对的。我觉得任何运动到最后不应该是去和别人的记录去比,去竞争,应该是不断地量力而行地挑战自己,而且还要健康、快乐地坚持下去。这才是我认为运动应该有的一种状态。

扁带和我的关系,或者说扁带在我生命中的一个定位,是它可以让我更静下心来去思考一些生活中比较简单的道理。其实它应该更像一些可以指导我如何比较好生活下去的一种信仰,我个人认为是一件幸运并且幸福的事情。

那更幸运和更幸福的事情呢?我觉得是有朋友可以陪着你,陪你一起这样折腾,就像电影《荒野余生》Into The Wild 里一句台词讲的,Happiness only real when shared。幸福只有分享才是真实的,我觉得这句话说得非常好。

这段演讲题目叫《扁带人生》,其实扁带人生是一个蛮大的概念,就像人生一样是一个蛮大的概念。而我的扁带人生才刚刚开始,我很期待在将来有更多的挑战、更多的体会和更深的领悟。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