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昊潘昊,矽递科技有限公司CEO。矽递科技已成为国内规模最大、全球前三的开源硬件制造商,他们服务的主要对象就是IT领域的创客。

从1x1,000,000到1000x1000

2013-08-18上海
当大家都尽量用开源去做的时候,整个物料的成本、交期、价格以及它的质量、它的应用的这些经验就可以很快地去得到传承。一个产品开发的速度又会再一次被加快。
  • 1965
  • 4

已有4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从1x1,000,000到1000x1000

潘昊 2013-08-18

我之前曾经是一个创客,现在是一个为创客们服务的创客。

今天我想要讲的题目是《从1x1,000,000到1000x1000》。这个其实是关于规模化生产到敏捷化制造的一个故事。

首先第一个是关于独立产品。大家可能在座的,文艺和不怎么文艺的青年们都知道独立电影的概念,其实独立电影或者独立产品都是对于主流的、这种大规模的商业化的东西的一个补充。我们并没有说创客一定要颠覆传统的工业化量产,但是我们可以成为它们的一个补充和它们的一个实验田。

我们看到从福特开始,大家都追求的是怎么样把产品制造得更多、做得更便宜,所以说就有这么多长得完全一样的汽车。到现在我们有选择了,可以有颜色、消费主义。它是从创客开始崛起,它并不是横空出世的一个东西,它根源就是DIY,就是我们愿意自己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东西,但它通过互联网联系起来,让科技变得如此简单,人人都可以去使用。

然后在Chris Anderson这本《创客》的书出来之后,很多国内的朋友们也开始关注这个事情,但是在这种创客人动手之外,它可以达成什么东西?我们可以看到,一九七几年在第一台AppleⅠ它是在「车库」中完成的,但不可不提的,它是在一个创客空间的前身,叫Homebrew Computer Club中间去完成了这样的一个原型。

因为这样的空间里面是非常开放非常平等,并且可以得到很多帮助的地方,然后在几十年之后在东京的创客空间,大家一起来做了这样的一个核辐射的记录的装置,去更好地把辐射的情况,中立地告诉给大众。

现在像这样的空间,在几十年的过程中其实有一点消沉下去,但是我们今天要看到它们的崛起,它们会诞生更多像AppleⅠ这样的一些事物,它们可能是以我们想象不到的方式,在创造着一些所谓的高科技产品。

其实创客他们是把这整个产品,或者科技创造的这个颗粒变到极小,以个人为单位。我们看一个传统的工业化产品的创造的过程,其实是需要非常多各种各样的角色的参与,比如工程师、设计师,以及投资等等,然后经过无数的复杂的研究调研试产等等,才能够到我们的手中。

但创客们他们一个人就可以完成这样的事情。他们首先是用户,他们有自己没有被完成的需求,然后他们有能力去用身边唾手可得的科技把它实现出来,并且因为这个世界上可能,是他做的一个很小众的东西,他很愿意也很需要去找到,同样对这个产品有需求的人,所以他也是个推广者。一个人或者一小群人三五个人,他们就可以完成一个概念到产品的一个过程。

然后当我们越来越多的人变成创客之后,它就变得非常大规模啦。很多创客在做的这个过程中,为什么都可以唾手可得?因为开源,因为大家都贡献出来,可以在相互的肩膀上做得更好。

然后他们在使用这样开源的创新之后,比如说我手上的这块表Pebble,他们也会选择我再开源出来,再把我的经验贡献出来。所以就像基因一样,就像动物的基因一样,它依然可以被传承。

同时创客们本身他们也是一群不满于现状的人,所以他们会带来变异。当这些因素整合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产品的开发,产品的发展也会像生物一样,会进化、会变得非常的多元化。这个时候我们可以看到,之前我们追求的,一件产品做一百万变得不是那么必要的。

我们如果说有一个小小的想法,它不一定是改变世界,它不一定是主流的商业的模式,但是它可以被制造出来,它可以每年我们只生产一千件,但同样可以让这个世界变得更丰富。很多新的想法新的技术,未来的一些白日梦,可以在这样的一个土壤中间去成长起来,这就是创客的一种方式。

然后为了完成这样创客的方式,我们需要把硬件的开发也变得敏捷,大概我们可以把一个硬件的开发,分成这样几个阶段:首先你需要有一个想法,同时你用现有的这些开源的硬件,很快地去把它做成一个原型;然后再用现在越来越多的、快速成型的技术,把它做成一个工程样品。

然后这个时候你们身边就有一些朋友,可能会想要说,我也需要,我需要尝试这样的东西;或者在一个互联网的,连起许多利基市场的一个平台上面,去把你的产品推广出去。然后这个时候你可以去发起众募,说大家可以来先预购这个产品帮助我来完成这个梦想,然后再走到一个工业化量产的道路。

这样硬件的一个开发的过程,会在非常早的时间就与使用者,当然也可能是Maker本身,去发生一个交换、发生一个迭代,我们之前以为硬件的开发,总是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才能完成,但是现在因为这样的一些变革,就是说创客们他们可以在几个月的时间内,做出它们心中想要的产品。

然后我们再看「哆啦A梦」机器猫,传说中2050年会诞生的一个东西,把它解剖开来的话,它首先是有灵魂,也就是它的软件它的代码,这是可以非常容易可以修改升级的地方;然后同时它有各种各样电子的东西来完成它的传感、通信以及控制,为了形成它的外形,它需要一个结构部分,去完成支撑和保护的作用;最后我们需要赋予它一定的情怀、一定的感受,这就是它的Skin 就是它的外壳。

其中最复杂最难的地方是什么呢?就是它的内脏和它的骨骼,也就是电子和结构的部分。怎么样从传统的这种量产的、供应链的方式、工业的结构上面去变成适合小批量?这其实是我们一直在和创客一起,纠结的一个问题。所以第一步我们干的事情呢,是把这个内脏电子部分做成模块化,所以在传统的研发,需要从头去设计所有电路,把整个开发的过程走一遍。

但现在的话我们就像搭积木一样,把原型很快地做出来,因为它开源,所以说你可以不需要签这么多NDA,只是很快地在这个社区的协同下,去把这个产品做成你想要的样子,然后同时因为开源,它的供应链的效率极大地提高了。

我们曾经做过一个统计,去年我们大概做了一百多款外部的项目,然后其中所用到的物料不超过两千种,在这两千多种里面,有一百种最基本的电阻电容,就可以覆盖30%以上的需求。

所以说当大家都尽量用开源的去做的时候,整个这个物料的成本、交期、价格以及它的质量、它的应用的这些经验就可以很快地去得到传承。一个产品开发的速度又会再一次被加快。

说到结构,这个其实是很被动的一个点,因为这么几十年大家都想要,我们怎么样去把一个产品做便宜、做得更利于量产,所以说我们就开模十几万,甚至更贵的一个费用,然后让每一个单品的生产成本变低。

但是创客他们只需要一千个,这个时候开模或者是这样的方式,就会变得很不合适,所以说我们就会更多地去使用CNC,用数控机床的方式金属加工,让这个产品变得更容易被修改。

然后我们就会有更少的这种cheap crap,就是便宜的、廉价的,但是低质量的东西,而可以更好地去得到一些,适合你的使用的一些外观、结构,然后当我们需要更加灵活的时候,我们可以配合激光切割,然后比如说用模块化的模具的方式让这个外壳更容易重组。

当然现在有3D打印机了,很多人在问这个3D打印机会流行吗?我觉得这个问题不需要太多解释,因为我们在生产线上已经在使用这样的机器。当我们生产一百一千的时候,就顺理成章地需要用这样的一种方式,因为这是可以让原子变得更快的一个途径。

你在桌面设计你的原型,然后在工厂里面就可以很快地加工出来,你随时可以进行细微的修改,甚至通过一些软件的调整,你可以大批量地定制。然后我们在深圳找了很多工厂,也没有适合这种小批量的方式,所以说我们自己建了一个生产线。

我们不是传统的生产线的方式,而且采用单元,我们不是传统的这种以计划的方式来做一些,比如说资源的匹配、物料的调整,而是让这些工人们,让他们成为更多面手,他们每一个人都能够完成所有组装的动作,让他们自己来安排生产该怎么样去做。通过看板,然后让这个整个事情更加敏捷。

做的这所有的事情,其实都跟深圳有关系,然后我觉得深圳就是创客的好莱坞,这里可以讲讲我自己的一个过程。因为最开始其实我跟可能在座的各位一样,也是从小开始计算机,开始沉迷于电脑游戏。但是我在读大学的时候,我觉得我想要看看屏幕下面的东西,所以我选择了电子,也是参加各种嵌入式的比赛、机器人的比赛。

但是毕业之后呢,虽然说有各种各样的奖状,但是我只是一个本科,我没有机会去进入这种高端的研发的角色。但是英特尔是我一直很梦寐以求的一个公司,所以我去做了芯片组的制造,做一个产品工程师。

在做了一年之后,我能够看到我七年十年之后的一个路径,所以说我觉得我需要离开,我不能够成为一个在温水里面的青蛙,所以说我就出去骑了一段车,然后想要(做)各种各样的工作,包括国际贸易,包括Sourcing。

想要知道自己到底要干什么,这其实是很多人会纠结的一个问题。因为从小到大我们只会被教,怎么样从A点到B点,总是有一个目标在那里教你去让你去努力去实现它。但是我们在往往毕业之后,或者说是当你有选择的时候,你需要自己去想,你的目标到底在哪里,或者说你怎么样去做一些更适合你自己的一些东西。

在纠结了很大一圈之后来到了深圳,这是在刚到深圳的时候拍的一些照片,左下角是华强北,这里有全世界最大的电子市场;右上角是遍布深圳的各种工厂。然后我尝试着在Google地图里面,去搜索「制造」这两个字,这是Google告诉我地图上的红点。

当时我刚到深圳的时候,我的感觉就像一个厨师,到了一个地方,这个地方有全世界绝大部分的食材,所剩下的就只是你的想法、你的创造力,你想要做什么样的菜,然后我们就从北京让我朋友把我的东西寄过来,在这样一个高级农民房里面开始了创业。

这是我们当时的亚太区总部,右边的是我的小伙伴,叫做Albert,是我们的厨师兼主要的工程师,然后我就是其他啦,会做很多你不擅长不愿意(做的事情),因为在创业的过程中你必须要跳出你的comfort zone,你舒适的区域,这样反而能够获得很多的成长。

从一开始我们的定位想了很多,纠结了很多问题,但是坚定了一点:我们首先把事情做好,先不要去管这个事情有多么赚钱。然后我们就围绕着创客,围绕着我们自己的需求,为其他的这些类似的人提供这样的产品和服务,所以说就形成了这样的一个商业模式。

主要是干两个事情,第一个呢,我们是把各种技术,各种之前看上去非常高端、不可企及,非人人都可驾驭的一些技术,把它做成开放的、应用的模块,让设计师、让爱好者、让11岁的小孩都可以用这样的一些工具来做你自己想做的原型。然后同时当这些原型有一定的需求的时候,我们会帮他做成一个快捷的样板,然后会帮他用小批量的方式制造出来。然后再帮他卖给全世界有需求的人。

所以说从08年开始到现在,大概5年的时间,红色的部分是我们的营业额,非常波动;但是我最欣慰的是看到我们蓝色的部分,用户数量一直在增加,其中99.5%以上是国外的顾客;那最近最激动的事情呢,是看到我们国内的创客开始成长起来。

我希望是通过一席这个平台能够告诉更多的人:你们不光能想,你们是有这样的一些机会,去把你的白日梦,通过科技制造出来的。

在08年最开始的时候,两个人;然后2011年,当时我们觉得我们太寂寞啦,因为在深圳是没有这样的用户,没有这样的圈子,然后我们就建立了柴火创客空间,让更多的人一起来交流一些跨界的、不分年龄段的一个交流。大家可以碰撞,真的像好莱坞一样,我带着个想法来,我就可以找到我需要的工程师、程序员、设计师把这个产品做出来。

然后2012年我们和一个天使基金(中国加速)做了一个叫做haxlr8r的硬件加速器,汇集了来自全世界的十多个创客团队,来完成他们的原型,去硅谷展现他们的产品。同年我们也把制汇节Maker Faire,全世界最大的这种Maker的聚会介绍到中国来。因为我觉得很郁闷,埃及、印度都有他自己的Maker Faire,但是中国没有。

可能因为是做了很多这样无关的事情,在今年的3月份福布斯给我们了一个封面的报道,非常感谢!这是对我们这个行业、对这个事情的一个极大的肯定,对所有的创客们,或者想要成为创客们的人绝对是一个很大的赞扬。

明年2014年的3月,我们会在深圳做一个更大更好的Maker Faire,我们也相信在这接下来的时间,也有更多的创客会涌现出来。

谢谢大家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