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山虎邢山虎,中国最早的一批网络玩家,擅长网络游戏产品的市场运营,还从事过游戏研发工作,在业内有“第一代网游经理人”称号。

游戏人生

2013-09-07北京
游戏呢是一种文化,它是一种就是纯粹意义上的一种文化的载体。以前我们作为中国人老是被国外的文化所侵略,我觉得今天其实我们在进行文化的一个反向输出。
  • 1654
  • 2

已有2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游戏人生

邢山虎 2013-09-07

如果讲自己梦想啊,尤其对这个职业的梦想呢,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有个标准答案。这个答案是什么呢?就是,这份工作呢,最好呢,是自己最爱的事情,且是自己能够挣很多钱的事情。

举个例子比如说,有人特别爱吃,那么很简单,那个最好的工作是什么呢?有人答厨师。那不对,这个是美食家,就是一边吃呢,还一边有人给你发工资。那么有人说,喜欢玩游戏的人呢?那么理论上按照你的逻辑呢,那么最喜欢的工作、最好的工作,岂不是应该是一个游戏玩家吗?这个理论上是这样的,但是呢游戏玩家不挣钱,所以只好退而求其次地来做游戏。

应该是1992年的时候呢,那时候我们就开始玩电脑游戏。在当时就特别奇怪这些事情,就是有一个屏幕放在那里,然后呢,有一个世界,突然就在屏幕中向你展开。这个世界呢,与原来我们看书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因为原来我们在看书,比如看玄幻小说啊,比如《西方的魔幻》啊、《龙与地下城》啊,原来它只有这个文字内容,你对很多东西的理解呢,是需要去想象的,但想象的不一定正确。这个时候呢,突然有种图像可以,把它完整地给表现出来。

而且呢能够把过去你一些,有些东西无法一一对应。比如说大家说矮人,对嘛,矮人很强壮;对嘛,矮人是什么样子。就是说有一个游戏告诉大家,矮人是做什么的,矮人常用的攻击式是什么;那魔法师是什么,西方的龙是什么;西方的龙会有龙息,龙息怎么样喷射下来;那么流星雨是什么?

就当时感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世界,就当时在我眼前展开过来。我觉得我像大部分年轻人一样,因为那个时候大概只有十几岁,就是一头就就陷了进去,就非常快地就沉迷了。

好多人对一个词儿其实不太认同啊,我其实挺认同的,大家有些人称这个游戏呢,是「电子海洛因」。做游戏的人很多不认同,其实我觉得我是蛮认同啊,因为确实这个东西就有这种感觉,就是你沉迷进去以后呢,几乎是无法自拔,那时候我就是无法自拔。

我觉得那个时候能,不要说能去做游戏,哪怕能写一篇能够发表出来的游戏攻略,我觉得都是一种荣幸。因为那个时候还在上学时期嘛。

然后呢,这个时候的过程就慢慢在往前走,时间在往前走啊,自己也在寻找自己工作上的定位。从开始做记者后来做这个营销啊,就慢慢还是一直往前走。这个过程中呢其实我也看到了很多做游戏的,其实早期做游戏不是那么幸福。

早期做游戏在国外呢,一共有几大工作室,包括像3DO啊,Westwood啊;包括像牛蛙啊,像黑岛啊;包括今天的暴雪啊,其实有五大工作室。其实只有一家活得很好、活了下来,叫暴雪。其他四家呢后来都倒闭了,因为早期商业模式不好。

那个时候的国内呢,也有很多人在做游戏,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开始做营销了,其实关注的也比较多,比如像早期的金字塔啊,像八爪鱼啊,像目标啊。其实大部分公司,包括那个时候我在金山的西山居,其实也都倒掉了,就倒得很快。

就那个时候觉得就是,因为在我的心中它就是我们的偶像,就像今天在一些小女生的心中,就是学校里会唱歌的小男生是自己偶像一样;其实那小男生在我们看来,可能就是一个小屁孩儿嘛,对吗?

就是长得奇形怪状一些,然后那个行为奇形怪状一些,然后这个意识形态不健康,然后喜欢一些非主流的东西。但那个时候在我心中,他们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一个事业。所以那个时候我就一直想就是,有没有可能挤进游戏公司?

然后呢,那是2000年吧,这个时候呢就是网络游戏开始出现了。网络游戏开始出现以后呢,我在网络游戏中呢突然发现了一种原来看不到的东西。当时玩儿的是中国第一款图形网络游戏,叫万王之王,很多人玩儿过这个游戏。

在那个游戏中呢,我突然发现,其实人与人之间可以非常高尚,就是你在游戏中经常会看到,比如说大家都去打一个Boss,明显打不过了,就要团灭了,因为那个游戏死亡惩罚是很严重的。这时候会有人大喊一声,说你们都退,我留下。然后他就死了,他死了以后呢,然后他就开始跑尸。回去以后,然后呢装备都没了,然后就光溜溜的一个人在裸奔,在大街上。

这个确实那个时候感觉其实很惨,但是那种感觉特别特别难得。我觉得那个时候我重新认识到,这个世界上确实有古道热肠的人,这种古风非常的浓厚。

后来我也明白为什么,因为那个时候呢,在2000年前后能够玩游戏的人呢,无外乎这么几个定位:首先是个男性,二十岁上下,会外语,有电脑,有闲,有钱,这么几个定位。它这几个定位一框完之后你就发现,其实2000年的时候这一群人,现在基本都是在IT公司,各家IT公司中高层的这些管理者。

其实那个时候我觉得这种游戏,对我的这种吸引就从很遥远突然变得很近,而且呢这个时候发现,自己很多朋友都慢慢在向这个圈子在渗透。

当时我在金山做那个WPS,我本来说我要做游戏,雷军和王峰老问我一个问题,说你做游戏谁做WPS?因为那个时候WPS更挣钱嘛,一年挣几千万,游戏是赔钱的。后来我说我就忍无可忍,我说我不干了,然后写了一封长信之后我就离开了。

离开之后呢,我就开始自己创业。其实现在想想很大胆,那时候26岁,然后就拉了几个朋友就开始,从最开始就是拿了两三百万块钱,然后去买游戏开始做。但确实那个时候来看的话呢,这个创业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尤其是一开始创业就成功,我觉得这是很难的事情。

但是也有运气很好的,像陈天桥啊,像朱骏啊,像丁磊啊,我觉得这个命好到极点,我觉得就是天生有这种成功光环在,给他打了一个buff,我头上肯定打了一些debuff。

第一家公司其实开始做得还不错,然后呢,两百万起的家,起完家之后呢,第一年就挣了1400万。然后接着就有人来买我们这个公司,当时我们就牛逼哄哄地说,我们不卖,我们要继续做。

结果三年之后呢,你一直想做这个事情,你就会投入嘛,越做越大,摊子铺得太大,结果现金流就没了。现金流没了以后呢,公司在第三年产品被收回了,也没现金流了,就光荣倒闭了。

后来呢,我们这帮兄弟,就还是一批人啊,觉得这个,觉得已经吃过一次苦了,应该有些教训。后来就拿了16万块钱,第二次创业。这次创业呢结果还比第一次确实好很多,迅速就开始盈利,开始挣钱。

然后呢,半年以后,马来西亚一家公司说,你们公司还可以啊,要不我们收购算了。我们一想这第一次没卖太可惜了,第二次我们立刻就卖了,卖了几百万块钱,大家分了分钱,然后大家就各自收手。

然后那个时候我就回家开始写书嘛,书在国内卖了有300多万册,在这个港澳台地区呢,是很罕见的就是5000册俱乐部成员。

就港澳台地区它那个书啊,一本书一般印1000册2000册,它是租(卖)给租书店的,没有人去买书看。一本书如果能够卖到5000册,因为港澳台一共6000家租书店,就表示每个店都有你的书了,我是5000本俱乐部的,所以说书还是不错。

然后在家写书写了一年多以后呢,这个时候后来我一老朋友,拉我出来说再创业吧。你们原来创业是没钱的创业,都很苦逼,然后那个做广告不敢做,招人不敢招,然后呢买服务器不敢买,都买旧服务器。我就问他有多少钱,他给我掰着手指头数,这儿有五百万,那儿有一千万,这还有两千万,还告诉我都是美金。我说那我们就出来创业吧。

然后呢,事实证明也是忽悠,我再次被忽悠了。但这次我觉得蛮好的是什么,就是以前自己创业的时候,其实创业的人都是一些和自己能力差不多的人,其实没有什么经验,然后呢,这次创业呢,就是公司老大呢还是一个比较有资历的人,虽然有些品行我不太赞同,但是确实比我们能hold住很多事情,我学了很多东西。

最后这公司越做越大,然后呢,一直做到09年大概一年就两个多亿,然后11年两三个亿吧 ,然后呢,后来到这个11年的时候,公司马上IPO了,那个时候就要拿最后一轮融资,1个亿进来就IPO了。

后来呢,我觉得就是,似乎自己应该做一些更多的事情了。就跳了出来,就天生创业的命,就把自己股份很便宜地就卖了一个,几分之一的价格就是,大几分之一,我说大几分之一就是不是说二分之一、三分之一,是往十那边的大几分之一价格,卖掉了。

卖掉了以后呢,就出来自己创业,为什么这次决心这么大呢?当然,关系是一个原因啊,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当时感觉到,一个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因为我当时估计中国电脑,一共应该是在一两亿部之间,我估计应该在1.5到2个亿之间,全世界每年电脑销量是三个亿。

但当时我看到这个,因为我做的是手机游戏嘛,我当时看到11年的手机销量,09年到10年的手机销量,我觉得手机销量,智能手机销量它会是一个爆炸式的增长。当时我就预估我说到12年或13年的时候,我觉得手机销量会彻底超越电脑的销量,就是那个屏幕,智能手机销量超过电脑销量。

事实证明我这个预估是正确的,当然这个正确不代表什么。因为凡是看完数字的人,都会得出一个正确的答案,所以当时我们就出来自己开始做事情。然后那个,因为以前自己还积累了,原来就是身上有,我说嘛,有debuff嘛。

但是做了这么长时间以后,我又经过一些正向人士的带动,debuff慢慢就会被就洗掉了,就变成了buff了。所以出来拿钱呢其实蛮容易的,我还没出来之前呢,好多人就着急说这个,说邢总出来吧,给你钱,如何如何。那出来以后就拿了300万人民币,然后就开始带了一帮兄弟开始做,

然后呢接着赶上了一个特别好的时机,就是那个时机是千载难逢的,就是那个时候呢,整个移动互联网啊手机这个平台上呢,处于一个高度泡沫的状态。这个高度到什么状态呢,我觉得大概相当于07年7月份以前的中国股市,就高到那个状态,就是全是泡沫。

这个时候呢就好多家找我要投资我,手里term sheet拿了好多。这个时候,就是挑挑拣拣说谁家最好,后来终于选定了就是当时我们一个老东家,就联想的一笔投资,它的我觉得非常好,拿了两千万。

这样手里其实就有蛮多钱的了,因为以前说实话没见过这么多钱在账上趴着。然后呢,这个时候就开始继续往前做,但是呢,其实做的过程中做得也不是那么顺畅。

因为在一个新的平台上做事情啊,就是你想你要把一个,我们一般的电脑是22寸屏的电脑,家里现在18寸都很少了啊,突然要变到一个只有一个4寸屏,甚至三寸屏的一个电脑。它小了不是说22除以3小了7倍,它一般是小了20倍以上,就这个整个的比例非常大的一个差距。

所以这个时候呢,包括这个移动互联网,它这个网络不稳定啊,包括改成触摸屏了,包括你要和新的一些平台打交道啊,所以我们早期开始做游戏的时候呢,其实并不太顺畅。

现在想起来就是特别、特别庆幸当时是在移动互联网高峰期,我们拿了一大笔投资,就是泡沫期拿了一大笔投资。所以就是,很多公司和我们一起起家的呢,因为走了和我们一样的弯路,就倒掉了,把钱烧光了。

我们呢,当时就是比较荣幸的就是一直烧烧烧烧到去年的十月份,我们公司开了一次,叫复盘会。我们复盘的时候说,如果到12年的年底,12月31号之前,如果公司不能够挣到100万人民币的情况下,谁也没挣过这么多钱,就这个公司啊,我说这个公司基本上到今年的五月份就关门了,而且是在裁员之后就关门了。

所以其实当时公司压力还是蛮大的,但当时公司方向其实也比较明显。因为我们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一个整理,其实包括这个撞壁啊,我们其实跑得还是蛮快的,就不停地出新产品。然后呢,别的公司一般半年出一个,我们恨不得两个月出一个。

我们大概十二个月期间我们出了七个新产品,就是都被夭折了。出来之后,好的挣了十万美金,就是流水十万美金;不好的大概几个美金吧,就是你花了一两百万人民币,然后挣了几个美金收入,其实我们压力还是很大的。

这么捯饬捯饬来着,你就慢慢有了很多经验,这个时候我们终于确定自己新的方向。所以到去年十一开这个会的时候呢,虽然大家压力很大,但是我们基本确认公司是存在这个可能性的,就是能够做大、能够变好。

那个时候呢,其实这个环境很冷,包括我们投资商都不太搭理我们了,觉得这个公司可能也没戏了;然后呢,说不定半年以后就清盘,或者把它卖给另外一家公司。然后呢,我们继续往前做,因为那个时候其实日子还是蛮苦的;然后呢,每天晚上加班,这个我们的身体其实基本都,做游戏那么多年身体基本都垮了。

因为大家想想,游戏一旦出问题,里面好几万个玩家在玩,甭管是几点出问题,甭管是晚上三点钟,还是早上凌晨四点钟,还是几点钟,只要出问题,所有人都得爬起来去干活。然后呢,越是节假日,人家在唱歌在跳舞,在阖家团圆,你越得在公司值班。因为还有一批玩家在玩游戏,所以基本就这么连轴转。

员工其实呢当时,也不是很有信心,也有员工在离职,但是就从公司合伙人这个级别呢,大概我们就有当时6个合伙人吧,还有一些更小的合伙人信心还是蛮充沛的,就是继续往前做。

然后终于到了那个11月吧,那时候开始陆陆续续有收入了,当时就是还是蛮欣喜的,给自己投资商打电话说,我们终于挣钱了,今天挣了一万块钱,第二天又一万五了,第三天两万了。然后当时感觉这个投资商,也就慢慢再次,从不搭不理被打入冷宫,终于又开始这个时不时打个电话宠幸你一下,有这种过程了,到后来这个投资商就是搭理得越来越多。

然后早期的这个,当时还有个比较有意思的事,这是谁咱就不说了,当时另外一家VC也给了我们term,然后价格其实一样,都是300万美金。然后当时那个,但是我没要,因为联想是我老东家嘛,亲情更重一些。

没拿那笔钱之后呢,过了半年呢,那个公司觉得过了半年一年这个公司特别庆幸,就那个VC没有投我们,说这个邢山虎,终于没投他们,就是一水货。结果又过了半年,就是一年半以后说,靠,当时投了其他几家公司加一起也没他们挣钱多。

人生就像坐电滑梯一样,其实感觉还是蛮有意思的。当然我们也在反省啊,其实这个做游戏,我一直,因为我做了很多年,我从页游时代就做过来的,我反省还是蛮多的。

其实做游戏这个行业啊,它就像掷色子,我们每个人其实每天都是在掷色子,今天你起床掷这个色子,可能比如说这个十二个色子,你掷了六个六,你其实出门买彩票肯定能中,但是你没买,就只是没买而已。

这个有些行业掷色子的成功率很低,比如说如果大家去当教师,或者去当一个比如说裁缝,这个你想掷出色子,比如说掷个千万富翁的色子,这个还是挺难的,除非有行业的巨变。但移动这个,就是不要说移动,游戏这个领域中掷色子,掷一个千万富翁还是很容易。

和我一起起来的,和我一起从2000年前后开始做游戏的人,现在只要坚持做的,大部分都比我有钱,因为他们都掷色子掷得更早期,更成功一些。

有一个朋友也是掷色子掷得很好,掷完之后呢,当时就公开在公司里宣称说这个做游戏,他算做成了嘛。说这个其实就是用一句话来形容叫做「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那他就是那「一人」,别人就是「鸡犬」。

就是当时你看了这些事情之后呢,其实因为看了很多这样的事情,其实就知道了,其实只是你今天的命很好,你掷了一把比较好的色子;明天你命不好的时候呢,可能天天没事儿连掷123,就可能很衰。

这个时候呢,公司内部呢,我们其实立了一些规矩,就是想把这个事儿做大。因为一路走过来走了十二年了我已经,当时立了什么规矩呢,就是其实为了防止公司的合伙人,应该是公司的高管,或公司老板嘛,有这种比较狂妄自大的心态嘛,所以当时我们就立了很多这种类似规矩。

比如第一呢,就是说所有人不能有办公室。因为有办公室以后,你就和兄弟们就隔开了嘛,就是有自己一个空间了,门口还坐一个美女秘书,对吗?然后别人找你的时候,敲敲门,先问秘书邢总在不在?然后这个秘书再过来说,邢总,有时间吗?这个我们是严厉禁止的,就是不要有办公室。

第二呢,就是公司内部呢,不能称「总」,也不能称,尤其不能称「您」,如果谁没事说「邢总」,不好意思兄弟,交50块钱,我们公司内部就是规定。凡是称「总」的,瞎称呼的这个人交50块钱,称「您」的也交。然后呢,交钱交给前台,然后交前台以后,大家没事儿吃吃喝喝其实挺开心的。

然后呢,然后另外公司内部就是,公司所有的老板和员工待遇是一模一样的,比如大家吃一样的饭、喝一样的水、去一样的洗手间;然后呢,说不定你在厕所里一抬头一看,蹲坑门口紧张地走来走去的,可能是公司另外的一个合伙人。

我们呢,其实一直希望做到一种感觉,就是想把公司做成什么样呢,就是一种兄弟的这种感觉,就是一起努力吃苦,一起分享成功。

早期的员工其实跟我们其实很痛苦,因为公司一路,其实大家想想拿2000多万,然后一路要花花花就花到就剩两三百万的时候,其实公司一路在走下坡路,就从起跑点就一直在走下坡路。

很多兄弟那个时候呢,其实有一些兄弟就离开了,说我离开了老邢他们,我原来才挣六千,我出去拿一万二,跟别的兄弟说你们为什么不离开呢。有的留下的兄弟就说,唉,我们可能还是想想,还是觉得愿意再跟一跟,看一看能不能走得更好。

所以我们感觉这种就是,其实大家在过去的这个阶段,其实每一个兄弟呢其实给你很多。怎么说呢,就这个,这种信任吧。后来为了更多地对得起员工呢,包括员工呢,把他们这辈子应该做的事呢,我们就慢慢帮他们做了就行了。

比如说我们现在,首先先给员工零息贷款去买房,有的员工找我们贷了50万,公司把钱就给他,你就写个条,你就买房去吧,只要你确认你是买房,你不能干别的,然后呢,今年年底呢,好多人找我们贷啊。今年年底呢,我们还会有一个活动的,这个是第一次说啊。

因为内部只是在高管会上在通报一下,大概公司要给公司早期的员工啊,就是大概有二十个是最早期的员工,就是一直没离开的,就那个时候一共就二十五六个人,现在还有20个还在公司;然后呢,还有公司一些有贡献的员工,就比如说一起立过比较好的项目的员工,还有一些就是贡献比较大的员工,每人发一辆轿车,我们算了一下大概40辆车左右。

然后因为北京不许买车,我们为了应对北京,不许买车这种文化呢,因为公司没有能摇号嘛,我们专门去三河,注册了一家子公司,这子公司只有一个政治目的,就是用来买车。然后买完车以后去办个什么验车啊什么之类的,开车比较方便,这个省的跑到别的地方说,开好几个小时去,半个小时或者一个小时就去了。这就是我的一些感觉其实蛮好的,这种慢慢的家的感觉。

我们的目标呢,就是在未来一个阶段呢,反正创业就是一个过程嘛。我们想的就是那个首先呢,游戏呢是一种文化,它是一种就是纯粹意义上的一种文化的载体。以前呢我们老是被,我们作为中国人老是被国外的文化所侵略,比如说时不时来个迪士尼啊,要么魔兽世界啊,什么天堂啊,什么石器时代啊,这都来自于别的文化。

我觉得今天其实我们在进行文化的一个反向输出,我觉得我们作为一个中国公司呢,我觉得还是蛮想把这个志向立好的,就是慢慢做更好玩儿的游戏。

然后呢,另外呢,在做游戏的过程中呢,中国很多朋友做游戏啊,就刚才那个前面一个发言人说,他说这个画画要挣钱嘛,我觉得确实这个样子,国内很多人做游戏也想挣钱。

但是我觉得走到我今天这种感受的话,我觉得其实做游戏,就做事情不一定非要挣钱。因为挣钱它一定会是以什么呢,就是你爽了嘛,那一定会有人不爽嘛,那就是花钱很多的玩家肯定会不爽嘛,因为他今天觉得,我都说它有点像电子海洛因嘛,他抽的时候很爽,那掏钱的时候一定会不爽嘛。

所以我就想慢慢慢慢,有没有可能把游戏做成一种,就是相对来讲消费层次很低的,就是一种比较简单的一种娱乐产品,这是我们的想法。我们在做这些事情,就是我们公司现在其实鼓励做一些叫好不叫座的产品,就是这个东西很好玩儿,但是其实卖的钱不多,其实我们公司内部在鼓励这件事情。

另外呢就是因为移动设备确实是越来越多,我觉得大家现在,我不知道在座的感觉是什么样子啊,我们家电脑现在基本上是不开的,两台电脑基本上,一周大概能有一台开那么两三天,其他都不开。一般我们就是拿个iPad啊,蹲在厕所里啊,或者躺在床上啊,或者在饭桌上啊,或者看电视的时候在玩,或者拿手机在玩。

我觉得随着这种移动设备越来越多以后呢,我觉得机会越来越多。我觉得我们作为一家比较早地进入这个行业的公司呢,我觉得还是希望能够在这个领域中发挥它的作用,我觉得能够有更多这种娱乐产品给大家提供。这就是我的感受。

好,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