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书润刘书润,著名植物学家和草原生态学家。退休后发现自由研究、自由导游、自由写作、自由言说的可贵,一心想当“生态导游”,把自己的知识和情感,通通告诉所有愿意驻足旁听的人。

这里的草原

2013-09-07北京
草原畜牧业的产品不止是牛羊肉,是别具一格的艺术,是深刻的人与自然和谐的哲理,是游牧民族的智慧和开阔的胸怀,是纯真的爱情的花朵,是人类希望的火焰。草原畜牧业的产品不止是皮革和牛毛,是人类社会生产、生活、战斗,是信仰、艺术、议论,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的民族,民族文化的最好体现。
  • 691
  • 6

已有6条评论

加载中...
分享到微信 如果您需要分享到微信,请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再进行分享
查看完整演讲稿
TOP
© 2014 一席. 京ICP备13001689号-1
Τ¸Τ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后才能使用喜爱、评论和收藏的功能 请在导航栏处登录或注册 感谢! 关闭
oops,这里有点问题 关闭

这里的草原

刘书润 2013-09-07

从1963年到今年没有一年不在野外,实际上我是正经八百的生态专业毕业的,我们国家的第一个生态专业就是内蒙古大学的生态专业。原来在北大为了结合草原,然后搬到内蒙古大学。

可是我这个五年,那时候我们中国念大学五年,基本上没好好念书,净逃学。然后就是头一年我记得研究西洋绘画,第二年研究美声唱法,实际上我一句不会唱,后来又研究红楼梦,基本上净逃学,不念书。门门功课,一看卷子,上面写的刘书润,不用看,三分。

三分好三分好,是不贪黑不起早,不留级还不补考,三分就是好。

后来又分配工作,我福气好,另外我家庭出身好,分在一个科研单位,是草原研究中心——中科院草研所。不过这个草研所在草原上,然后到草原上以后分到马队,后来又放羊。

这一放羊,哎呀这一下就提升了,你想想,我这个在学校里面脏了吧唧,臭了吧唧,门门课都倒数第一的人,这一下子连个小组长都当不上的人,一下子500多只羊,一下子上升到团长啦!我天呐,这可了不得。

那个时候咱们说不好听的话,我在大学里因为又脏又臭,个儿又挺矮,女同学都不招。我一下子 500多只母羊,哇……

那个草原上有风滚植物,我们叫喊浑儿,蒙古人叫喊浑儿就是猪毛菜,风一吹在草地上就跑,这就是风滚植物。结果有一次风滚植物到我的羊群里来了,我的羊群就炸锅了。这个我说没事没事,风滚植物,不怕,结果没想到后面有个狼。

你看这狼多聪明,他进攻羊的时候怎么办,他叼着一个风滚植物就“哒”进攻羊,羊还不知道,这风滚植物没事,其实后面一只大狼,咬死我一只母羊。一下我是马也不骑了,直接我就跑追那大狼去,最后我那羊群啊一下子都围着我转,然后把那个狼给赶走了。

后来我因为放羊放得好,当了那个羊组长,就是号子长;后来又当了马倌,表现很好。然后我认草啊,向牧民学习啊,我们这劳动实习评标兵嘛,又是劳动标兵,又是业务学习标兵。哎呀,这一下就厉害啦。

后来文化大革命当中我也是养成习惯了离开羊群,离开马群,离开畜牧业,就待不住,一念社论我就头疼。最后完了怎么办?就自己就跑到西乌旗,跑到西乌旗跟蒙医学蒙药。

最后我们文化大革命后期,我们这个内大生物系啊,原来我这生态专业,被说是修正主义专业生物系,应该下马,彻底下马不干了。后来我们的老师啊,李博老师,觉得不应该下马。

后来调查调查、调查我们内大的学生下下边的表现,结果一到锡林郭勒,到我那儿。哎呀,说刘书润现在可了不得了,成专家了。最后非得调内大,调内大还不行了,生物系一说,哎呀刘书润这家伙不念书的人怎么能调这儿,绝对不行,最后李博老师说不行,非得调不可,你们要不调他的话,我这专业就不能成立。

最后没办法,动用校长专门调我,就把我调来了。后来学生也看不起我,不叫刘老师,叫刘师傅、刘师傅、刘师傅,后来以后才慢慢慢慢转过来。后来我又调到教育学院,到了教育学院的话,我就搞那个草原保护,后来一看呢,这个草原保护光保护草原保护不动,最后怎么办?就是必须得先保护文化。

后来我就慢慢学习蒙古族的文化,另外还学习蒙古历史,后来我发现我们以前上的历史书,很多都不太正确,所以后来我在咱们四中讲课的时候我说,我们老说日本人教科书有问题,我们的教科书恐怕更严重,都不是真的。

我跟你说个最笑话的问题,京戏实际上是蒙古戏演变的,就是我们的京戏啊,我们从来没说,京戏是吸收了少数民族的精华,产生的这么一个伟大的戏种。

你看咱们京戏的动作都是这个动作,都是圆形的动作,都是蒙古人的动作,那个靴子就是马靴,那个动作都这样,穿的袍子就是,我带了个蒙古袍,都是蒙古袍的那个造型。他们说是安徽戏,安徽人不能穿那大袍子,拉的琴是胡琴啊,胡琴的胡就是那边的琴。

我就说这个事啊,就是很多很多事情,我们对少数民族的很多历史啊,我们过去都是不正确的、歪曲的。

你比如我再问大家个《本草纲目》是李时珍写的吗?不是他写的,是蒙古人萨迁写的,他是改编的,第一作者应该是萨迁。他因为接受了元朝的任务,整个把蒙古帝国所有的本草写出了十五卷,叫做《瑞竹堂》十五卷。

所以现在我发现,哎呦这蒙古史啊,非常非常的重要。我们不了解蒙古族的历史,不了解蒙古族的文化,我们就无从保护草原。

后来我就退休了,退休之后呢,说老实话,我才是真正地搞学问了。退休之前呢,就为了职称啊,那个什么玩意儿,课题啊,忙来忙去,实际上真正做学问做不了。因为还得提职称啊,还得评教授,你评不了教授不行,整天写八股文,没办法弄。我们要求还挺高的,我们老师要求我一年写五篇。后来退休了,这就解放了。

所以我以前说我是在猪圈里面长,以前都是在猪圈里面谋生活,现在我一下子迈出猪圈了。以前我搞的生态学是圈里的生态学,我现在是整个的大草原的生态学,真正解放了,我才真正的走出来了。

现在内蒙古大面积退化,什么原因造成的,后来我写了一个体制与文化与内地的趋同,是内蒙古草原大规模退化的人为因素的核心。实际上还是文化的问题。

你比如说我给你举个例子,关于牧草的看法,有个小白蒿,叫艾棵儿,我们认为这个小白蒿呢,分类学上,它什么名字,它拉丁文叫什么名字,是吧,这都知道。另外它是个退化草场的指示植物。

可是对牧民来讲,牧民他就不这么对待,小白蒿是最早返青的植物,一旦吃了它以后整个羊叫唤的声音、走的姿势、奶也下来了粪也变了,整个一年过去了。他说我们蒙古族的话,就以草定年。看小白蒿返青了,就是一年过去了。问一个孩子,你几岁啦,我看见了艾棵儿返青了几次就几岁了。所以牧民对草是这么的一个认识。

你看我们评价小叶荆芥,蒙语叫哈格纳,我们评价的话,它不好,因为它挂羊毛,打草的时候还影响打草,它不好。草场退化以后,它就多起来了。可是牧民,很多地名就是以它为命名,认为它是保护了草原,因为有了它,它是个灌木挡风固沙,那么它周围的草就很好,它是起这么一个生态环境的作用。

整个的草,它是全面地看这个草。另外对他们来讲没有害草的问题,都是好草,可是我们汉族呢对草,就是杂草、农民、潦潦草草、草包、草寇。

牧民对草,我们以前到蒙古包拿钱来买牧民的奶食品,牧民非常生气的。他说你那个钱是比较脏的,你怎么能用脏的钱来换我的牛奶呢,我的牛奶是什么,是草换来的,是洁净的草换来的。甚至于牧民讲我那牛粪都是干净的,因为是吃草拉的粪,也是干净的,他认为是这样的。

所以我们讲,老牛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还是把草贬低了,可是牧民呢把草看成最高级的第一位的,这是关于草的。

另外关于水,牧民对水的爱护,都特别吃惊的,甚至于到什么程度呢?成吉思汗规定的,不许洗衣服,不能浪费一点儿;另外取水的时候用木器,不能用铁器,金属器具打水是不对的。

另外不能黑夜打水,去河边打水得白天去,黑夜实在不行了,还得去到黑夜去了以后给河鞠躬,说是我的孩子渴了,没水喝了,请原谅,这才能够取水去。甚至连晾衣服都认为是不对的,冲河水解手什么的都是不对的。扎营、蒙古包都离水源特别远。

这样对水,还有对土,对土壤的话,牧民的话,像中草药吧,像甘草啊,黄芪都是挖根儿。牧民用蒙药,蒙医蒙药的话基本上都不用根的。像我们的黄芪、甘草、黄芩,这些东西蒙医都不用的台乌、防风这些常用药,蒙医不用,都是用一些其他的草。而且都是用地上部分,而且都是研粉,砸成面,然后吃下去。

另外对家畜,那就特别爱护了,刚才咱们塔娜唱了劝奶歌,就是羊犯了错误也不能骂,对牲畜从来不打骂的;对马的话,最不客气的一句话就是“气呀吉诺”,就是你干什么,就是你干什么呢,这是最不客气的话。从来也不打,打马头马面的话,都要受法律制裁的。

所以我们很多政策实现不了,你比如说,我们有个老先生他提出来我们畜牧业不能有头数畜牧业,我们有计数量,畜牧业发达程度,不应该计多少多少头数,应该是以畜产品,看来是非常合理的,是吧?这是非常合理的。

因为发展畜牧业,头数多了,不见得产量高,这是从经济方面看,可是牧民接受不了。他就跟我说了,他说我们的牲畜都是我们家里的成员,我们不能说我们家有五口人,说成有六百多斤肉吧?所以牧民接受不了。

狼是蒙古族牧民的一个图腾,有个苍狼白鹿的故事;另外除了这个,狼是牧民的老师,因为牧民的很多很多,你比如说打仗,都是学狼的办法,而且狼怎么包抄、怎么出击(都学)。另外蒙古族牧民学习狼的团队精神,而且狼是大恨大爱的动物,它对它的敌人大恨,它对它的朋友是大爱的。

就是它的敌人的孩子,包括人惹它了,人的小孩它都精心地抱养,所以古今中外都有很多狼孩。大家知道,你看现在咱们养个孩子多么的难啊,你看一个狼在那荒天野地里怎么能把人的孩子养大呢?实际上它一个狼母亲是养不大的。

所以狼是什么,是儿女共有的。所以为什么在蒙古族里头没有孤儿,没有孤老,也没有寡妇。就是这样一个民族,不可能有孤老。所以咱们听过,上海3000个孤儿在草原上安家;另外还有二次世界大战,日本的孤儿还有俄罗斯的孤儿,也是成千上万在蒙古高原;朝鲜战争爆发以后,5000个朝鲜孤儿在蒙古高原。

蒙古族是特别的爱孩子的,别人的孩子跟我的孩子一样,他们有的时候,爱自己的孩子是人,爱别人的孩子是神。我们草研所的话,有三个巴图,三个汉人,都是牧民养大的。所以他们向狼学习大爱大恨的品德。

我们对鸟,蒙古族绝对不伤害鸟的,什么弯弓射大雕,那不会的,怎么能射大雕呢?因为传说一个皇帝他要看南方的宗教,他派他的儿子去看看去,他儿子(觉得)路太远完不成任务就变成了鹰,回来的时候因为吃了不干净的东西,再也变不成人了,就变成鹰了。然后这个鹰就传下了现在多少个鹰。所以鹰实际是蒙古族的一个图腾。

大天鹅也是这样的,传说有一个非常穷的蒙古族小伙子,长大了没人给他提亲,结果他每天看着他的池塘里,有七个美女在这洗澡,哎呀他一看挺好,就藏了一个美女的衣服,结果那六个就飞走了,一个飞不走了,就嫁给了这个牧民,结果给他生了十个儿子。最后这个女的就讲,该还给我衣服了,我该回天上去了。最后还了她衣服,又变成大天鹅,就飞走了。

她的儿子跟他的妈妈招手,说我们的拴马桩是白桦树,我们的妈妈是白天鹅,跟他妈妈再见。我们在草原上经常能看见大天鹅在水里游,在蒙古国的话那个蓑衣鹤就在大马路上走,非常非常好的。

另外就是牧民对环境的看法我大吃一惊,我们过去以后呢,对碱滩的不毛之地牧民挺感兴趣,他说刘老师,咱们必须得争一块碱地。后来才知道,哦,碱地是维生素,盐最多的时候,然后定期牲畜就舔盐碱,增加维生素,哦,这么个好地方。

我特别奇怪的是,还争沙地跟沙漠,我们认为沙漠沙地是不毛之地,可是为什么我的一个农牧场,十二个分场都要求分我一块沙地,哎,这就奇怪了。

我们锡林郭勒盟分旗县的时候,北边是阿巴嘎旗、阿巴哈纳尔旗、东乌珠穆沁旗、西乌珠穆沁旗,都争浑善达克沙地,南边是蓝旗、白旗、黄旗,也都争一块沙地,都怎么争一块沙地呢?

最后就是,哦,我们认为沙地沙漠都是荒凉的,治沙什么的,可是他们不是,觉得沙地沙漠不是多了,是少了。牧民在争,为什么呢?牧民说了,沙地跟沙漠是我们的地下水库,我们认为沙漠是渴得很的,没有水啊。

后来他们才讲,哦,不是,八大旗的沙漠我们考察了,有一百多个水泡子,站在上面,最高沙山上面有六七个,然后卫星照片都是一串一串的水泡子腾格里沙漠,四百多个水泡子,沙漠并不是没有水啊,沙漠是有水的,所以是我们的地下水库。

另外沙漠生物多样性表现最充分,我今年来一个博士,他跟我这里写论文,我说你写沙地的论文吧,一平方公里的地面上,有三十多个群系,就是群落类型,草原上顶多一两个,另外有好几百种植物,我想表现沙地单位面积的,它的生物多样性的丰富程度有阴坡、有阳坡、有落沙坡、有迎风坡,复杂得很。

它比山地还要复杂,另外除了海拔高度以外,它是最复杂的生态系统。另外沙地跟沙漠是什么,是人类整个地球上,最具文化色彩的景观系统,怎么就最具文化色彩的景观系统呢?因为你看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都是产生在沙漠跟沙地,都离不开沙漠,在沙漠里头。

去年我横穿了四大沙漠,才感到给人震撼,大自然的魅力,整个的魅力,所以蒙古人最敬佩的是腾格里,腾格里是天啊,可是腾格里的名字没给草原、没给森林,给了沙漠,腾格里沙漠。

我们都说退化草场,他就说是累了,是过累的草场,是累了;再退化严重点,叫受虐待的草场;最严重的简直不毛之地了,受蹂躏的草场。他不把这罪过归结草原上,还是好的,它在受蹂躏,把它解放出来就好了,把这个罪过搁在我们人身上。

另外对草原畜牧业,怎么看法,我们以为草原畜牧业,就是增加牲畜满足市场的需要,当然这也是很重要的一项。可是真正草原畜牧业,它最重要的不是物质,是什么?是精神,是文化,是生态。

为什么文化在草原上比物质要重要呢?我跟大家讲,游牧文化是个最开放的文化。为什么草原上游牧呢?我给大家讲一个蒙古族的谚语故事。

孩子问妈妈,我们蒙古人为什么总是辛辛苦苦地搬来搬去,妈妈说了,我们要是固定一处,大地母亲就疼痛,我们不停地搬迁就像血液在流动,大地母亲就感到舒服,你给妈妈上下不停地捶背妈妈就感到舒服。

现在我们出现刚才塔娜讲的,有些不乐观的事情,就是我们用农耕的文化,套咱们这个游牧文化来处理些事。

把草场都分包到户,实际上任何一块草场都是没有价值的,草场的价值在于组合游牧,就好像吃自助餐,你这一口,那一口,那一口。草原时空多变,物质分布不均,就得这样流动才能真正把牲畜养起来,这是我们草原的整个为什么要游牧。

另外现在我们禁牧,这不对的,甚至于春天禁牧,春天禁牧以后结果怎么着,这羊实际上春天都不吃干草了,所以老百姓就必须得偷牧,偷牧警察还逮,逮住以后把羊装上车跑了,实际上这都不对的。

所以游牧民就讲了一个故事嘛,漆黑的夜晚,羊羔跟在母羊后面,妈妈,妈妈,我们为什么黑夜出没、白天住羊圈?孩子啊,快快吃草啊,本来青草期就这么短,上级发布了禁牧令,只有黑夜偷偷上草原。妈妈,妈妈,狼来了多可怕。孩子啊悄悄地,警察来了更危险。

所以现在就是这样,最后咱们结束就是关于草原畜牧业。什么叫草原畜牧业?草原畜牧业是用歌曲感化不要羔子的母羊,是流着眼泪送走出售的牲畜,是跟在羊群后面,和情人并肩唱着牧歌,是驱赶着牛羊马群在暴风雪中奔驰,是追上入侵之敌,是战斗,是歌颂,是真情,是讲不完的故事。

草原畜牧业的产品不止是牛羊肉,是别具一格的艺术,是深刻的人与自然和谐的哲理,是游牧民族的智慧和开阔的胸怀,是纯真的爱情的花朵,是人类希望的火焰。

草原畜牧业的产品不止是皮革和牛毛,是人类社会生产、生活、战斗,是信仰、艺术、议论,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的民族,民族文化的最好体现。

这就是草原畜牧业,一切都在逐水草而居的游牧当中。它并非原始落后,是祖国生态屏障牢固的基础,是草原永远繁荣的保障,是当代人类追求的最高境界,是民族文化的载体,是一首生态的颂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