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冶 舞者,陶身体剧场创始人之一 一席第253位讲者
我的作品放在舞台上,我是经过了千思万虑,经过了无数的实验和磨合,最后好不容易才变成那个样子的,所以我问心无愧。到那个时刻,在舞台上,我已经产生了想要跟所有人沟通的欲望。
陶冶「我已经产生了想要跟所有人沟通的欲望 」
北京/2016.12.28
我的作品放在舞台上,我是经过了千思万虑,经过了无数的实验和磨合,最后好不容易才变成那个样子的,所以我问心无愧。到那个时刻,在舞台上,我已经产生了想要跟所有人沟通的欲望。
评论(11)
发表评论
****
9
我试试留言是什么样子
2018/10/07
回复
取消 回复
18850077920
4
我真的喜欢这个舞蹈,好美。更加喜欢这些人们。我自己也找寻到了一些答案。
2019/01/02
回复
取消 回复
****
2
纯粹,难得
2019/01/11
回复
取消 回复
一席记录的第五支短片来自陶冶,陶身体剧场艺术总监。 12岁的时候,因为在我外婆家看电视模仿瑜伽,发现自己的身体天生柔软,就莫名其妙地考入了重庆舞蹈学校。之后我在上海武警文工团、金星舞蹈团和北京现代舞团担任舞蹈演员,直到2008年独立后创立了陶身体剧场。 陶身体一开始就是我、段妮、王好三个人,跑到国外演出——上半场我和王好跳两个双人舞,一个15分钟,一个10分钟,中间段妮20分钟的棍子,下半场我再跟段妮跳一个50分钟的作品《2》,整个作品完成下来接近2个小时。国外人跑过来看,说:“你们是来拼命的吗?”舞团就是这么开始的。 在欧洲,现代舞形式太多、太具有煽动力了,它就是秀,素材就是赤裸裸的人,骂政府、全裸的稀松平常,也有性交、鞭打——皮娜鲍什打开了现代舞潘多拉盒子,人性的口子被撕开了,宗教、政治、性占领了现代舞的剧场。它让我们面对自己丑恶的一部分,让它成为表演,甚至成为美。编舞极尽可能地把一个人挤压出来,舞蹈技术海纳百川,身体已经释放到极致,观众非常High。 中国的舞蹈大多数时候可能还是负责赏心悦目,它是服务别人的,要唯美的,长线条、转圈、飘逸,但这些真的已经翻篇了。 对于我来讲,现代舞有一个特别重要的意义,就是它要求你思考,它也要求观众思考。它永远都是要求,都是反问,都是质问。在里面有深长的、批判的对这个时代的对抗,可能会有反射性的内容,都不是一帆风顺的,所以它可能是被挤压,甚至是被碰撞。 人身上存在无数的杂质、无数的私欲,但舞台的仪式让你把最纯净的东西放在舞台上,你可以通过无限的专注去凝练出最本质的自己,在舞台上呈现干干净净的最真实、最本能的自己。 舞台是一个慰藉,演完后的那种干净会把你的生活周遭洗刷掉,只存在你的汗水、快速的呼吸和纯粹的心跳,会感觉到那种非常真实的活着的力量。 其实我知道用什么样的音乐、用什么样的搭建能让现场特别High,让观众特别爽,因为那个东西就是人性嘛。但是最后在实现的时候我义无反顾地回到了我自己,没有回到观众。 为什么在剧场里面只能够开心和难受,不能够出现沉思?人类的情感应该是饱满的,不是只有快乐和痛苦,还有很多比如巨大的恐惧,包括敬畏,不是“嘿嘿”“呵呵”“流眼泪”就有了。有很多东西是安静的,想不通的,专注的,我觉得这就是人的共性。喜怒哀乐,生老病死,你都要去面对它。 有朋友跟我分享说“你们的动作很像小孩子的动作”,摔啊,滚啊,爬啊,随着身体控制不住的惯性就倾倒出去了,在过程当中还张牙舞爪的。我们也经常看到很多小孩子类似的动作,那种状态跟我们在排练厅当中的确发生了很多的关联,因为这其实就是我们本来的样子。 我们的身体本来就拥有这样的可塑性,但是在我们成长的过程当中,社会、制度的秩序把我们的身体规范化了:应该怎么走路,应该怎样睡觉、怎么吃饭、怎么跟人交流——一步一步渐渐地把格式化了。我想做到的就是身体的解放。 这个“身体”的现场是怎么产生的?那就是在排练厅每一天一点点地蓄,一点点地磨,相互地观看,一起跳舞,去发现问题——真的是每一天。没有其他,一点捷径都没有。 我们想更多呈现的是身体本身的语言,这种语言是最抽象的们也是最原始的,但是我觉得在这个时代也是最具有纯度的。 经常有人问我们的作品表达的是什么。有人看完之后觉得太唯美了,有的人看完以后就很绝望,甚至有的觉得是一堆尸体在那重叠,或者是一群蠕动的肉虫,还有升格,觉得全都是慢镜头在升格,很多人在这个作品当中一定能看到关于他自己的更多反射出来的镜像。 舞台就具有这样的仪式感,你的内心是什么样子就会映射出来。有的人看了会昏昏欲睡,烦躁,甚至恐惧,有的人就会莫名其妙流泪,每个人完全不一样。 但我不裹胁任何的含义在里面,我只提供素材。回到身体本身,也算是给我在这个眼花缭乱的时代选择的一个归处。 我的作品放在舞台上,我是经过了千思万虑,经过了无数的实验和磨合,最后才好不容易地变成那个样子的,所以我问心无愧,到那个时刻在舞台上我已经产生了想要跟所有人沟通的欲望。
回复
全部回复

一席鼓励分享见解、体验和对未来的想象,做有价值的传播。2012年成立于北京,一席现场演讲,目前在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深圳、武汉、香港、台北等城市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