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帅 律师 一席第622位讲者
一个人的自由和生命都掌握在你手上,你给我靠猜?

我开庭都从来没有那么紧张过。大家好,我叫唐帅,是一名律师。

今天我想讲的,是一个被我们社会所遗忘的群体,他们就是聋哑人。很多人都会问,聋哑人多吗?为什么我在生活当中,或者自己身边的亲朋好友里没有聋哑人?感觉聋哑人离自己很遥远。但其实据不完全统计,我国聋哑人有2700万左右,比上海市的常住人口还要多。

我从小就出生在一个无声的家庭,父母都是聋哑人。我出生以后他们都特别高兴,但与此同时他们也给我贴了一个标签——健全人,他们觉得我应该属于健全人的社会,而不应该和聋哑人之间有任何交流,因为他们觉得聋哑人是生活在这个社会最底层的人。

所以我父亲当下就决定把我送到外婆家抚养,让我与聋哑人之间隔绝开来。我父母不同意我跟聋哑人来往,更不同意我学习手语。

直到我4岁的一天,我父亲突发阑尾炎,我们一起把他送到医院。因为沟通不便,医生无法在第一时间了解我父亲的病情。他整个人疼得在病床上翻来覆去地打滚,汗水把他的衣服跟被单都打湿透了。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才知道沟通有多重要。之后我外婆就告诉我,你要好好学习手语,如果连你都不能和你的父母沟通,以后他们老了你要怎样赡养他们?你要怎样带他们去看病?所以当时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学习手语。 

我读学前班的时候,每天放学都会到父母工作的福利厂里跟那些聋哑人叔叔阿姨学习手语。这是背着我父母的,他们完全不知道。因为我学习手语很快,几乎是过目不忘,那些叔叔阿姨都挺喜欢我。

经过几年的学习,厂里的聋哑人只要在生活上遇到困难,都会让我担任手语翻译来帮助他们。

直到五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我们家里来了一位客人,是我父母的同学,从外地来的,在我们交流的过程中我发现,他的手语跟我们有点不一样。

我才知道,原来我们国家的手语也存在各个地方的“方言”。当时我就特别想要尽可能多地学习每个地方的方言手语。

怎么学呢,不管是假期也好,周末也好,我都会跑到重庆的解放碑和朝天门。那里算是我们重庆的地标,那个年代很多来重庆旅游的人都会去。

▲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我就在那里守株待兔。只要看见背着背包,用手语进行交流的游客时,我就上前去跟他们搭讪,跟他们学习当地的一些手语。大概十多年的时间,我几乎接触和学习到了全国各个地方的方言。

2006年我遇到一个贵人,是公安局的一位领导,他让我试一试参与到聋哑人刑事案件的翻译工作中去,这一干就是七年。在这七年担任手语翻译的过程当中我发现,因为聋哑人的沟通不便、沟通不畅,导致他们在诉讼当中,在法律生活当中存在很多不公不平,甚至是冤假错案。

我常常感到痛心。这个痛心不夸张,是因为我自己的父母也是聋哑人,我能感同身受。我们大家都听过“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但有谁能真正体会那种感受?所以我也因为看见了这些,放弃做公务员,出来做了一名律师。

那么聋哑人在法律生活当中到底遇到一些什么样的问题?首先,我们国家手语目前分为两种,第一种是普通话手语,就是大家平常在新闻联播上看到的那种手语。

▲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还有一种是自然手语,就是全国各地的“方言”的一个集成。

普通话手语使用范围很狭窄,仅限于新闻、大会的翻译,以及学校的教学,而社会上95%以上的聋哑人使用的都是自然手语。两者差别到底有多大呢?

以上海这个地名为例,普通话手语是这样的。 

 自然手语,这表示上海。

还有一个最大的区别是在语法上。比如叙述一句话,“今天我要到妈妈家去吃饭”,用普通话手语表达,语序是一样的,就是正常人说话的语序。 

但如果用自然手语叙述刚才那句话,它的语序则是,“今天吃饭我妈妈家去”。所以当这两种手语在进行交流的时候,常常是一个鸡同鸭讲的状况。

根据我国法律规定,聋哑人参与诉讼,司法机关应当聘请专业的手语翻译。但在现实当中,司法机关往往都是到聋哑学校去聘请手语老师到案件中担任手语翻译。

手语老师学的是特教专业,学的都是普通话手语,而这些社会上的聋哑人使用的是自然手语。就像刚才所说的,根本就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如何交流?

手语老师在学校拿的工资是固定的,但担任手语翻译这份副业带来的收入往往超过主业很多倍,因为聋哑人的犯罪率很高,案件特别多。

按照一般人的心态,他们肯定会很珍惜这份副业,所以如果在从事翻译工作的过程中出现上述不能和聋哑人正常沟通的情况,这些老师怎么办?有些翻译不会把这个情况告诉司法机关,而是仅凭聋哑人的神态和肢体动作来猜他们的意思。 

如果是刑事案件,一个人的自由和生命都掌握在你手上,你给我靠猜?

2016年有个案子我印象很深刻,一个老奶奶到我办公室来很激动地跟我说,我女儿是个聋哑人,因为涉嫌盗窃被检察院审查起诉,但我相信她绝对没有偷东西,请你救救我女儿。

接了这个案子以后就赶到看守所,见到了这个聋哑人。她一直告诉我,唐律师我是冤枉的,我真的没偷。

我跟聋哑人相处了30多年,我很了解他们,从她的眼神、动作、情绪等等,我看不出她有半点欺骗我的意思。我怀揣着疑问来到检察院,依法调取了整个案件的证据材料,终于发现了问题在哪里。 

笔录上写着,这个聋哑人说,我承认我在某年某月某日在某个地方盗窃了一个什么样的手机。但在那个同步的录音录像上,这个聋哑人比划的却是,我没偷,我绝对不会承认我偷了。 

如果我没接到这个案子,那这个聋哑人的后果将会是怎样,大家可想而知。这是由于聋哑人沟通不畅导致冤假错案的第一种情形。

 

第二,在聋哑学校聘请的手语老师并不是法学专业出身,所以一些法律专业的名词和概念自己都搞不懂,还怎么对聋哑人做出有效的解释呢? 

因此,聋哑人自始至终都不知道自己依法所享有的诉讼权利和义务到底是什么,这就会导致整个诉讼的程序出现不公,甚至是错误。程序不公必然会导致实体不公,这是毒树之果的效益。

举个例子,我曾经有一个法律援助的案件,我到看守所会见这个聋哑人的时候问他,公安机关指控你涉嫌盗窃五次,是那么回事吗?我分别把每一次的时间地点都跟他对了一遍。他跟我说,唐律师,做了的我承认,没做的我绝对不承认,前面两次是我做的,后面三次不是。 

我就觉得奇怪了,既然后面三次不是你做的,那你为什么要在笔录上签字还盖手印呢?那聋哑人回答我说,唐律师,我小学五年级都没毕业,我没有阅读能力,所以笔录上写的什么我根本就看不懂。

他说,我小学的时候因为和老师发生了肢体上的冲突,被记过开除了。而且我要告诉你,那个手语翻译就是当年和我发生冲突的老师。 

我的天,这完全赶上电视剧的情节了。按照法律规定,跟本案有关系的,可能影响本案公正审理的人员是不能参与进来的。尤其对于被告人和犯罪嫌疑人而言,你有权利申请相关人员回避,但聋哑人自始至终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个权利。 

所以当聋哑人不能从翻译人员那里了解到正确的法律名词和规定的解释时,必然就会导致这样的情况。

第三,大家可能还不是很明确翻译人员到底有多重要。在公安机关和其他司法机关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发问、调查案情的时候,中间整个来回的问答、证据的材料笔录都是通过翻译人员的嘴说出来的,大家觉得他重不重要?好的坏的都是他在说。

也就是说他们完全可以翻手云,覆手雨。有一些翻译人员在金钱和利益的立场上是站不住脚跟的,很容易利用自己独特的重要地位跟聋哑人进行权钱交易,甚至有一些更过分的,会对聋哑人实施敲诈勒索。

有几次我在案件同步的录像上,发现翻译人员直接在摄象头底下跟聋哑人谈条件。比如有一个直接跟聋哑人说,我跟你家人联系了,他们说只拿得出来六千。聋哑人说,你再跟他们说一下吧,让他们再凑四千吧,我确实不想坐牢。就是这样的明目张胆。 

湖南有一位我很尊敬的刑庭的法官,他审理的聋哑人的案件比较多,他曾说过,现如今在涉及聋哑人的刑事案件中,真正的审判者不是法官,不是律师,也不是检察官,是手语翻译人员。这句话足以让我们大家深思。 

说到这可能很多人在想,聋哑人的犯罪率到底有多高?事实上,它远远超过了现在国家很重视和关注的未成年人犯罪。一个聋哑人如果参与刑事犯罪,往往他的前科都不止一次。 

聋哑人的犯罪率为什么那么高?首先,聋哑人因为自身的残疾,导致了他求职和就业的障碍。但聋哑人也是人,他也跟正常人一样有生活需求和生理需求,他也要结婚生子,也跟我们一样上有赡养的义务,下有抚养的义务。如果两个人都是聋哑人,都没工作,兔子急了都要咬人,何况人呢?这是客观的一个原因。 

第二,聋哑人本身的法律意识很淡薄,淡薄到什么程度,举个例子,全国各地的聋哑人经常在线上线下向我咨询一些法律问题,有人会问我,唐律师,法官、检察官和律师到底是干什么的?他们有什么区别?

还有一个聋哑人问我,唐律师,我想离婚,我该到哪离?我就问他,你离婚不知道到哪离,你结婚上哪结的呀?他说,是双方父母带我们去的。我又好奇多问了一句,你结婚那时候多大?他说我29岁。

这两个问题对于在座所有人来讲,都只是一种生活的常识,但这个常识在聋哑人那里却成为了一个极专业的法律知识。

第三,聋哑人文化水平很低。这个低是指两个低,第一个低,聋哑人完整接受九年制义务教育的比例很低,很多人小学都没毕业,或者是小学一毕业就不读书了。

第二低,水平低。那些来自全国各省市特殊教育学校的老师都跟我说,现在学校里的聋哑人初中毕业以后,他的文化水平仅仅相当于健全人小学三年级水平。

所以综合以上这三点,聋哑人犯罪率很高。要挽救这一批人,归根到底,提高他们的法律意识才是最重要的。但目前谁能够对聋哑人进行有效的普法呢?

有些地方会聘请当地有名的法官、律师开设课堂,然后聘请手语老师进行同声翻译。但这种形式能够有效吗?绝对不可能。刚才说了,聋哑学校的老师的手语跟社会聋哑人存在偌大的差别,翻译是无效的。

而且聋哑学校的老师并非法律专业出身,不论是多厉害的法官和律师,他们谈及的法律专业概念、案例,翻译自己都听不懂,还怎么翻译? 

最后,一般的法官和律师都不知道聋哑人的水平和状态在哪个层次,就不太可能因材施教,准备一个有效的普法课件,因此用这种方式进行普法往往效果很差。 

所以,今年我们试着自己创办了一个“手把手吃糖”的普法栏目。 

为什么我会在第一期选择“庞氏骗局”这个概念?因为我在今年接到了一件震惊全国的,也可以说是有史以来影响最恶劣的相关案件,就是全国有数十万的聋哑人被集资诈骗的案子。

就像我刚才说的,聋哑人的法律意识很淡薄。如果我说让你来投资5000块钱,然后一个月后给你利息5170块,你干吗?

大家都知道这根本就不可能,投资回报率100%以上,哪有那么大的好事?但在这些聋哑人当中却成为了理所当然。所以我才以庞氏骗局为内容,制作了第一期的普法视频节目。 

当时我没想到一播出会引起国内、特别是国际上一些媒体的关注,也引起了社会上一个比较大的反响。当时有一些学导演专业的同学给我打电话说,帅呀,你那个视频犯了一个大忌。 

我说,什么大忌?他们说,你那个视频画面中左边一个你、右边一个你,中间还有动画,你让人眼睛往哪看呢? 

我说我又不是傻子,我肯定知道啊。但为什么还要那么做呢?原因很简单,我只有用这种卡通的形式才能真正把他们带入进来,配合自然手语的同步翻译,让他们能真正看得懂,理解其中的法律知识。 

当然,仅仅做普法视频也是不够的。很多人会问我全国到底有多少个手语律师?目前在我们国家30多万的律师当中,除了我现在“不要脸”地站出来了,其他的我不清楚,但我一个人如何能应对全国2700万的聋哑人群体?那是杯水车薪,不可能的。

所以为了更有效地服务不在重庆范围内的聋哑人群体,我们在线上制作了这个“帮众法律服务”微信公众号,它是由帮众律师App演变而来的。

当时我们做的App功能很简单,就是文字解答,一问一答。后来我发现聋哑人的文化水平确实很低,他们没有那个阅读能力,理解不了,所以效果很差。

而且虽然这个服务对聋哑人是全免费的,但后台的制作团队以及律师团队不是免费的,我挣钱也不易,所以坚持一年零七个月之后,实在是坚持不了了。 

后来我们在以前的App版本上进行改良,制作了这个“帮众法律服务”微信公众号,通过线上视频一对一的方式来进行法律咨询和解答,很直观,用手语就可以让聋哑人看明白。

而且为了让这个平台和后面的团队能够运行下去,这个公众号开始收费了。怎么收费呢?按照我们重庆市司法局的规定,律师向当事人提供法律咨询服务,收费标准是每小时200到2000元人民币。我们为了帮助聋哑人只算了成本费,就是两个小时39.9元。 

这个服务上线以后很火爆,许多聋哑人排着队前来咨询,每天我们的手机就是不停地响着“当当当”的提示音。

不过,虽然利用了互联网,我一个人也不可能做到这件事,所以我必须要扩充自己的团队。最开始我试着把我们所里那些律师、实习律师全部拉去学习手语。 

但是经过近半年的学习,我一检验,发现一点用都没有,完全不能交流。那怎么办呢?我突然想到,也许只有聋哑人本身才能真正了解聋哑人想要什么,才能了解聋哑人目前的一个状况、水平、环境等等是什么样的。 

于是我就向全国各个高校发布了聋哑人大学生招聘启示,从近百个聋哑人当中挑选出了五位,组成了一个团队,然后对他们进行为期一年的魔鬼式训练,教他们法律知识。

事实证明聋哑人学法律是可行的,他们是学得懂的。这五位聋哑人在这一年当中配合我,协助我,通过互联网线上线下给聋哑人提供法律帮助,进行平常的普法,起到了莫大的作用。

第二点,这五个聋哑人也报考了今年的司法考试。你们听过聋哑人考司法考试吗?恐怕没有。在今年的司法考试当中,这五个聋哑人哪怕只有一个人过线了,他也将会成为我们国家前无古人的第一个聋哑人律师。

很多人要问了,唐律师,他即便做了律师了,在法庭上他也听不到法官说的是什么呀。其实我招的这五个聋哑人是有特色的,他们代表了两类群体。

其中三个人戴上助听器是有听力的,而且也有一定语言表达能力,准确来说,他们就是处于健全人和聋哑人界线中间的人,他们成为律师就会是聋哑人最好的服务者。剩下两位精通普通话手语和自然手语,所以我这个团队是精了又精。 

以上这些,就是我们这个律师团队为全国的聋哑人群体目前所做的一些事情。说到这一点我也想吐个槽,自从今年4月份到现在,我总共接受了300多家媒体的采访,而且每一次采访我说的话几乎都一样。 

其实我心里面是很痛苦的,不信你试试同样的话说300遍。这些记者反复都要问,唐律师,你成为网红以后生活上有什么不同?首先第一,我要纠正一下,我不喜欢网红这个头衔和名称。第二,我更不喜欢出名。 

很多人就说,你不愿意出名,那你还老接受媒体采访,参加这个活动那个活动的,今天还来一席讲,那你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不是的,其实这个并不矛盾。

我愿意痛苦地把同样的话说300遍,愿意接受每个媒体的采访,不是因为我想出名,而是因为我想抓住每一个机会将聋哑人的现状告诉大家,让社会上所有的人关注到这个被遗忘的群体。

除此之外我还想通过我,通过我做的一些事情,能够“勾引”到大家,能够“勾引”到社会上的一些有志之士加入到我们这个团体当中来,我们一起为聋哑人这个团体解决困难,让我这个“唯一”终将不再是唯一。 

另外,我在此也呼吁国家成立一个独立的手语翻译协会,对涉及聋哑人的司法审讯录像进行鉴定,不让手语翻译成为“事实上的裁决者”。

这个协会还可以对手语翻译进行培训,让他们去学习法律、医学等专业术语,制定翻译的规范,让聋哑人也能跟健全人一样,正常维权、就医,而这也是构成人社会生活最重要的两个部分。

谢谢大家。

+完整演讲稿
手语律师
#社会 /上海/2018.08.26
一个人的自由和生命都掌握在你手上,你给我靠猜?
评论(35)
发表评论
余诚
0 0
刚刚进入法学院,如果可以希望自己以后也可以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2019/01/12
回复
取消 回复
鲁西西
0 0
有正义,有温暖的人。
2019/01/05
回复
取消 回复
Devin~龙
0 0
很少有人能理解“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这句话
2018/12/30
回复
取消 回复
.
0 0
好恐怖,为什么周围那么黑,黑暗的情节再加上黯淡的环境
2018/12/23
回复
取消 回复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27′31″
Y染色体携带的历史
严实
#科技/ 上海/2013.12.08
37′52″
进击的智人
袁硕
#博物/ 北京/2016.12.22
33′48″
原野
莫西子诗
#音乐/ 武汉/2014.04.12
34′29″
追求自由的亡命徒
王德顺
#人生/ 上海/2015.08.23

一席鼓励分享见解、体验和对未来的想象,做有价值的传播。2012年成立于北京,一席现场演讲,目前在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深圳、武汉、香港、台北等城市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