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成希 动画原画师 一席第617位讲者
没想到十几年后我成了画《火影忍者》的人。

我现在真的非常紧张,就像一个在幼儿园排队准备打针的孩子。好,那我要开始了,我的名字叫黄成希,是一名在日本动画业界工作的中国动画人。

大家应该都知道鸣人是《火影忍者》主人公的名字,但其实我最喜欢的是小李。

我的工作是原画师,最近刚刚成功上位,在火影系列《博人传》第65集当上了演出。

演出这个职位在中文里的意思有点像单集执行导演。一个电视系列的动画片会有很多集,每集由不同的导演做。其实说起来也有点小激动,因为我是中国大陆第一个在日本动画业界做到这个位置的人。

说到动画师或者做动画的,大多数人会想到梦想、青春,或者热血。但是给大家看一下,我们真实的工作状态,要么是这样子,

要么就是这样子。

后面还有一个赤膊的,所以我们经常说自己是动画民工。

原画师的工作是根据分镜和导演的意图,确定每一个镜头的构图、背景、角色表演、特效等等,所以我们有的时候是群众演员,有的时候是主演,有的时候还是爆破师,甚至有的时候还要当动物。

打个比方,这是有次我接到一个项目,里面有一段说唱的表演,我平时根本没有rap过,所以只能自己做动作找感觉,因为表演这个东西是非常主观的。上面那个就是我根据自己的这段动作画的。

有的时候还要自己动手找工具,比如说这个。这是主人公非常帅气地抬头绑头巾的动作,但这个动作要画出来其实非常地麻烦,为了让自己找到灵感,我就去公司厕所撕了一条厕纸,自己绑在头上。

我跟动画最初的缘分,可以追溯到二十四年前。当时我五岁,还在上幼儿园,《龙珠》是我记忆中看的第一部动画片。大家知道小孩子一般晚上八点就睡觉了,唯独星期六的晚上十点半,我一定要守在电视前看这个动画。

就是这些染着金毛的杀马特,打开了我人生的新大门。当时我就指着电视跟父母说:我以后也要画这个。然后屁颠屁颠地报了画画班,开始学画画。

我的童年充斥着各种动画片,大家可以看看。

比如说小樱,是一个曾经风靡万千少女的动画里的主人公,其实它不仅风靡了万千少女,也风靡了万千少男。

再比如说《中华小当家》,我人生中第一次进厨房做黄金炒饭,就是因为看了这个。当时我不知道油和水是不能混在一起的,差点炸了厨房。

还有《四驱兄弟》,让我一度以为人真的可以靠跑步追上四驱车。

在动画片的影响下,我的童年充满了很多有趣的尝试,我也变成了一个外表害羞、内心中二,很容易被动画台词感动的人。

2004年春天,星空卫视引进了《火影忍者》系列动画。这部作品一经播放就火遍了大江南北,改变了我的人生,也彻底改变了我们那一代人跑步的姿势,下课去厕所要是不用这个姿势跑都觉得没有气势。后来的每个星期四,都是我守着更新的日子,一追就是十四年。如果人生只有七天,我的星期四就叫《火影忍者》。

火影故事里的小李是一个没有才能、没有自信,却拼命努力的人。绝望的时候,他的老师跟他说了这样一句话:不相信自己的人,连努力的价值都没有。

我靠着这句话熬过了中考、高考,进入了广州美术学院动画专业,这条路是我五岁那年就决定了的。但是大学学习了四年动画,我发现自己越学越什么都不会,于是决定去日本,学习更加专业的动画制作。拿到本科毕业证三天之后,我就到日本了。

这是我在日本头一年半的宿舍,大家应该都知道哆啦A梦睡觉的那个衣柜,我就睡在那种柜子里。平时人们都说贫穷限制了想象力,但恰恰是贫穷激发了我的创造力。这么一个两平米不到的小衣柜,里面五脏俱全,学习、睡觉、吃饭,门一关就是小型家庭影院。

那是我第一次远离家乡,远离父母,整个人都充满着危机感。但就是这种不安,让我变得异常发奋。到日本的第一年我几乎没有其他生活,拼命地学日语,打工,找各种办法去动画工作室实习。

经过一年半的努力,我终于成功「出柜」,进入了日本动画业界。

这是我平常工作的桌子,这个行业大部分人的生活作息都很不好,常常挑灯夜战。所以如果有人问我有没有见过凌晨四点的东京,我可以跟他说:二十四小时的东京我都见过。

日本动画业界的压力非常大。入行以前我就知道做动画非常苦,但没有想过做动画还特穷。工作的头半年,我的全职收入甚至比我之前那一年,半工半读时的收入还要低。

当时支撑我坚持下来的,一方面是对动画纯纯的爱,一方面是自己那一点点的虚荣心。每一次参与的动画片尾出现我的名字,我都会截图存下来。所以电影结尾那个长长的字幕里,每个动画师都在死命盯住自己的名字,沉浸在自我陶醉里。

在繁重压抑的工作里,我经常会自己找乐子,画彩蛋。比如这个画面是我进入日本业界后参加的第一次原画工作,你们现在肯定还什么都没有发现。

我是一个有着爱国心的热血男儿,所以悄悄在这个老师的迷彩服上画了一个中国地图,虽然从来没有人注意过。没想到四年后,我可以在比电视机大这么多的屏幕上,让大家看到这个地图。

日本动画业界里,有一个对我职业生涯有着巨大影响的人:山下宏幸。因为他非常低调,很少有人认识他,其实他是《火影忍者》整个系列的主力原画。

三年前的《火影忍者》系列第一次进入中国大陆院线的《博人传》大电影,就是他导演的。他被火影的漫画原作者岸本齐史称作「为火影而生的男人」,为什么呢?因为他十几年都在做火影,我们都不知道要是火影完结了他还能干什么。

他对我的影响非常深远,下面这个图是他2010年第一次名声大噪时的一段打斗原画。那个时候我还在上大学,对日本动画业界一无所知,但已经被他的作画吸引,可以一眼认出哪些画面是他画的。在我大学本科的毕业创作里也有很多向他致敬的地方。

跟他擦肩而过了不知几百回后,2015年9月3日,我终于有一次能跟他本人面对面的工作机会。当时是一个作画会议,但场面被我搞得像粉丝见面会,我把所有能交得出手的画、所有的联系方式都递给了他,确保有朝一日我在非洲他都能找到我。

这个是我画的我和他,其实没有美化,他本来就是一个美男子。见面四个月后,我受到他的邀请,正式进入了《火影忍者》的动画团队,从一个外包男孩变成了主力原画。

制作非常善解人意,把我的位置安排在了他旁边,我也是那种脸皮特别厚的人,每天拿一个小橘子笑咪咪地过去跟他尴聊,请教。总之,为了练习日语也好,为了提升我的作画实力也好,我是用尽了一切方法,终于在送了一年的橘子后,和他发展成了师徒关系。

有的时候我们加班到凌晨一两点,他会走过来跟我说:要不要出去浪一下?然后我们就去便利店买个雪糕,吃完回去继续加班。

我很喜欢把一些有纪念意义的时刻用我的方式记录下来。这应该是工作之余能够让我持续感受到纯粹绘画乐趣的方式,也为我的工作供氧。

加入团队后两年多的时间,我一直在山下身边学习、修行。直到今年年初,我在一个比较特别的时刻获得了担当演出的机会,在公司当时制作周期紧张、战力不足的情况下第一次挑起了大梁。

这个是我的分镜台本,我用到最后一天,才发现他们把我的名字打错了。

我想简单地说一下二维动画的制作流程。首先要有剧本,这跟影视是一样的,接下来是分镜、配音、原画、音效配乐、美术背景,动画和上色,后期摄影合成,最后是剪辑。要是把这个过程摊开讲的话,估计要讲到明天,我看大家都没有带晚饭来,所以我们直接由分镜、原画,到后期合成来讲一讲。

这个是我在65集里画的分镜。国内很多同行可能会搞错一个概念,就是他们会把分镜画得像插图一样仔细,变成了连环画那种级别。但在一个正常商业动画的流程里,因为预算、时间的不同,以及效率最大化原则,我们是很难这样做的。

分镜最主要的作用是把角色的表演,镜头语言的构成,以及一些最基本最必要的情报整合统筹,导演再通过这个分镜作为文字脚本的画面延伸,跟各个部门的人沟通,传达他的想法。

这就是我根据分镜和原画师开完会后,他交给我的原画。大家可以看到,基本上角色所有关键的表演,以及镜头的运动、背景素材等等情报,已经全部在镜头里了,这就是原画工作。

后期合成,就是在美术背景,动画素材上色,特效部门的特效都完成后,由摄影部门把所有这些素材按照律表指示组合在一起,加入摄影处理,最终呈现观众面前的画面就完成了。

作为演出到底要做些什么呢?这是我当时开作画会议的时间表,大家可以看一下,排得密密麻麻。我之前也只是耳闻,没有实感。

这是其中一部分的作画会议的录音。我毕竟是外国人,语言还是稍微有一点问题,所以每次我都会谨慎地录好音,再次确认所有的会议内容。在经历了前前后后大概八十场作画会议后,我的日语从初级变成了高级。

这是我一天的工作量。这个黄色的东西叫卡袋,每个卡袋都装着对应这个镜头的所有作画素材。我的工作就是要检查它们,给出演出与作画监督的修正。但其实我几乎每一天都没办法全部完成,活在和时间赛跑的工作里。

因为通常一集18分钟的动画片,大概会有250到300个镜头,动画的张数在3000张到4500张左右。但我这一集有点像脱缰的野马,因为是第一次,又很有野心想做好,镜头数达到了510个,作画张数直接到了18000张。

当我把分镜交上去的时候,监制懵了,他带着「你要完蛋了哟」的眼神跟我说:好好干吧。我当时还不明白。

这是一个正常工期几乎不可能完成的工作量。到最后没办法,时间不够用,我只能完全住到公司。

当时我其实做了心理准备,带上家里的全部十一条内裤来到公司。妄想着两个星期后可以回一趟家,结果发现根本不可能,太多事情要做了。从我家往返公司大概需要一小时,这个时间我宁愿拿来睡觉。洗澡就借附近的朋友家,不仅要洗自己,还要洗内裤。最后在公司住了整整两个月。

当时公司的人听说有一个传奇的中国男子,在公司里住着,过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大家很善良地给我送来了慰问品、营养品。

一开始我还挺感动的,后来发现不对,喝了这个东西之后,我的平均工作时间又长了,每天将近二十个小时。所以我到现在还没死真是一个奇迹。

我们有一个制作负责流程,她每个小时都来催我一次,在背后用日语叫我ko san,也就是小黄,问我状况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进展。两个月之后,我做梦都听到有人叫我:ko san、ko san……后来发现不是梦,是真的。制作又在叫醒我说:今天赶不及了,睡少一点,快快快快起来。

我这集动画的内容,其实是三年前那部剧场版的高潮部分,就是我师父山下宏幸导演的,现在我要把它进行重制。这在三年前对我来讲,真是想都没想过的。趁这个机会,我做了一件蓄谋已久的事。

2012年上映的《复仇者联盟1》里面,局长把所有英雄召集起来说过这样一段话:

我当时就觉得这句话特帅气,to bring together a group of remarkable people,有朝一日我也想干这样的事。

所以我在拿到演出的任务后就开始琢磨,日本业界现在非常缺人,公司也没有很多优质的原画师资源,想达到我预想的质量,唯一的方法就是借助外部力量,集合全世界原画师的力量,就像妇联里说的那样。

我在设计分镜创意的同时,就像个传销人员一样,在推特上不断地找我的朋友、网友、粉丝,跟他们推销这一集,希望他们能参与。

我的运气也比较好,最后真的集结了美国、韩国、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法国,还有一个我连名字都说不出的岛国的原画师,包括我们中国年轻一代和中坚一代的力量,实现了我这个非常中二的理想。

这个应该是以往日本动画里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人员构成,这也是我比较自豪的一个事情。

这一集在网上反响最好的是它的打斗戏。因为当时觉得我不可能超越我师父的原作,唯一的方法就是做出有我自己导演风格的设计。

大家可以看一下,这是一段比较经典的打斗场景,它的脚本翻译成中文就是这样子的:

画这一段的时候我特别纠结。你们也看到了,脚本非常非常简洁,我要做的就是设计打斗动作,推动剧情发展。有好几天我什么进度都没有,吓得公司那边说你怎么一张分镜都没有交上来。我说不是,我画了很多草图。

为了表现他们的羁绊和默契,我翻遍了七百集的漫画原作,把里面所有可以调用的情报都调了出来。我想带给观众视觉冲击的同时,唤起他们这十几年来对《火影忍者》的一些情感记忆。

因为这个我失眠了很多天,直到某一天在洗澡的时候,闭上眼睛哼起歌,忽然之间灵感全都来了。之前乱成麻花的情报被理顺了,我把他们以往的经典招数用更加高级的方式组合在了一起,漫长的头脑风暴终于迎来了晴天。

我还在这一集里运用了大量的中华传统武术。我是个爱国男儿嘛,希望中国武术发扬光大。大家看一下,这是章子怡摆出的一个非常经典的八卦起手式,是不是很像?虽然这一个起手式在实战里面没有多大的意义,但是它帅啊。

这就说到我作为导演的一项工作,有人觉得你这个导演是不是就坐在那里指点江山?不是的,我是一个实干型的导演。这一段描述的是鸣人跟反派徒手搏击,一段长达四秒的动作戏。在我的设定里,他们一方用的是咏春,一方用的是八卦掌。

这位才华横溢的华裔,是我目前见过最年轻的原画师,在美国的他给我交来了第一段,是这样子的打斗。

如果单独从一个镜头来看,已经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原画。但我这个人对武术风格有近乎癫狂的执着,所以我最后做了全部乙方都讨厌的一件事:大修。

说到这个也很有趣,因为这次邀请了全世界的人来画,我们唯一的通用语言就是英语。但我自从学了日语,英语就变得poorer and poorer,所以每天都是硬着头皮,跟他们说第一句“Hi buddy”,下一句就拼命查字典,务求让他们明白我在说什么。

这是我当时给美国华裔原画师写的一份修正意见,除了文字外,我还画了图,告诉他我为什么需要大修,把八卦掌的一些经典运动,比如转身、掌法这些都列了出来。

这个年轻人态度也非常好,第二天立马改了一版。

可能大家看不出什么区别。但是我很喜欢的一个日本泰斗级动画人,也是《火影忍者》的角色设定西尾铁也先生说过一句话:有的时候观众虽然看不出来,但是我们作为创作者不能对自己撒谎。

看到下一张,你们就明白有多大不同了,有没有看到他转身?

好吧,没关系,我自嗨就可以了。这就是我在这几个月里面遇到的一些趣事。整整四个多月的时间,过着非人的生活,终于完成了第65集的制作。

这个叫白箱,正式播出前让主要人员看一下片。当时我的内心非常激动,像做梦一样,因为再也不会被“ko san、ko san”这个声音催促了。

然后我带着这个DVD,还有我的十一条内裤,正式踏上了回家的路。这是我当时拍到的天空,真是感慨万千。我住进公司的时候还是春天,出来那天已经入夏,感觉自己终于出狱了。

这一集出来之后反响出乎意料地好。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意志、感情通过团队的努力传达到观众心里,观众的反应对我来说是无价的。就像我当时在毕业设计放映晚会的感受是一样的。只是六年前,我的观众是一千人,这一次是全世界。

有很多观众会录下自己看这集的反应传到网上,我们原画师会经常在网上搜来看,自己也跟着一起激动。可能是上了年纪的缘故,我可以毫不羞耻地面对自己的虚荣心了。看到观众因为我设计的每一个细节,表现出我所希望的感动与雀跃时,对我们创作者来说就是最大的满足和动力。

这个QQ界面有没有把你们带回2008年?这是我跟我人生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基友的对话。当时我们比较中二,高考之后定下了一个十年之约,我说我要在几十万的漫画家里面排名第一。

说起来挺搞笑的,这十年来我一直都被身边的朋友认为是做漫画的,搞动漫的,我每一次见面都得纠正他们:我是动画师。看到这个截图发现,十年前是我自己先搞错了。

我基友的目标是要在几十万的程序员里名列第一,我现在看了一下,好像中国也不止几十万的程序员,所以好像他的目标没有那么艰巨。

中国动画目前具体有多少从业人员我其实不清楚,不过到了现在我也没那么嚣张,只要尽好自己的一份力,成为这个行业里的其中一条坚强的支柱,就是对行业有所贡献了。

这个是我们俩从2008年到2017年的变化。大家如果能在人生里遇到一个陪你傻,陪你癫疯,还陪你一起睡觉的基友的话,一定要跟他维持住这份友情。

我们当时就是在2008年8月28日定的这个目标,再过两天就正好到十年了,我的愿望已经达成了。所以我好像是一个非常励志、热血的题材,有要拍电影的可以找我。

有时候我会收到一些私信:你怎么样学原画?怎么样少走一点弯路?

但是说实话,动画这个行业没有捷径,我们不停地画,不停地努力,才能在合适的时机有一些突破。在能犯错的时间里尽情地犯错,尽情地扑街。扑街扑得够多,才能扑出一条路来。真的,往往我们缺少的还是耐心。

现在是互联网的时代,大家需要追赶很多新的讯息,有时我会跟不上同龄朋友的节奏。因为我,或者说我们这个行业,一直以来在做的都是同一件事。

其实去了日本后,跟日本的前辈一起工作,我深深地感受到他们对这个职业的追求,他们真的潜心在研究动画。他们不追求当老板、赚大钱,只是努力把自己的工作做到更好。

《中华小当家》的主角刘昴星说:他想用料理为大家带来幸福。那我的目标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很纯粹,就是用动画带给人们成长和希望。

说到最后我想感谢一下《火影忍者》这部作品。上面是十五岁的我,一放学不是去踢足球或者打游戏,而是立马跑回家开电视,同时还放一个录音机录下主題曲,这是动画给我带来的最初的感动。

下面是二十八岁,十几年之后我竟然成为了画《火影忍者》的人。这个是去年画的,我比较懒,没有画新的。

「自从和鸣人相遇,已经过了十三年。在这个过程里,学习、升学、恋爱、分手,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事,开心也好,悲伤也好,鸣人从未在我的生活中离开过。陪伴着我的青春,指引着我的人生。谢谢你,鸣人。」

感觉我的演讲渐渐进入了状态,但是时间已经不多了。非常谢谢一席给了我这个机会,让我从幕后走到台前,真的。

作为一个动画人,无论将来我尝试什么样的方向,作品永远是我和观众沟通的第一语言。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下集再见。

 

▼ 黄成希把自己画得很帅。

 

+完整演讲稿
谢谢你,鸣人
#电影 /上海/2018.08.26
没想到十几年后我成了画《火影忍者》的人。
评论(70)
发表评论
blueskylmf
0 0
天哪,一集就忙四个月,在公司住两个月,佩服
2019/04/06
回复
取消 回复
龙威
0 0
感动
2019/03/23
回复
取消 回复
Leo_刘文剑
0 0
我也很喜欢小李
2019/03/18
回复
取消 回复
Art is eternal✨
0 0
65集
2019/02/10
回复
取消 回复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26′20″
到最后也没想好
王烁
#艺术/ 深圳/2018.04.15
41′34″
寻找回家的路
山人乐队
#音乐/ 上海/2015.03.22
26′3″
细节里面有魔鬼
于晓丹
#设计/ 北京/2013.08.18
63′27″
敦煌
樊锦诗
#文化/ 上海/2015.11.22

一席鼓励分享见解、体验和对未来的想象,做有价值的传播。2012年成立于北京,一席现场演讲,目前在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深圳、武汉、香港、台北等城市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