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平 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一席第666位讲者
清朝女性当海盗,而且成为大盗首,在全球海盗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

各位江湖朋友,我是研究中国秘密社会的,包括土匪、海盗、江湖、娼妓。

前天我从上海飞厦门,飞机下降的时候,我从窗口往下看,厦门沿海一带,大小岛屿星罗棋布,港湾曲折多岐。我当时就在想,厦门真是一个海盗天堂。我今天要给大家讲的就是中国历史上的海盗。

▲ 电影《加勒比海盗》

我们对海盗的印象通常都来自西方的电影:独眼、疤痕、长刀、望远镜。欧洲不少国家被海洋包围着,所以很早就形成一种海盗文化,这也是他们向世界扩张的一个动力。

▲ 左为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维京海盗,右为北非与南欧之间的地中海海盗

在世界海盗史上,大航海时代以前最有名的是欧洲的维京海盗和地中海海盗。在那以后,有加勒比海盗,牙买加海盗,由海盗私掠船构成的英国皇家海军,还有活跃于中国、日本和朝鲜半岛之间的东海倭寇。

许多人可能不了解中国海盗,因为我们的根基主要是在陆地上。但是在清代的福建和广东,曾经活跃过世界上最大的几股海盗,那就是蔡牵、张保仔、郑一嫂带领的海盗帮。

▲ 《加勒比海盗3》中的清夫人,以中国女海盗郑一嫂为原型

郑一嫂本名石香姑,她在整个世界海盗史上都是很有名的。这个女人非常了得,她本来是一名粤妓(也就是在广州地区当船上的“艇妓”),后来嫁给了海盗大盗首郑一,在海盗伙里如鱼得水,海盗兄弟都叫她“龙嫂”。郑一去世后,她嫁给了自己的养子张保仔。

▲ 19世纪西方报刊里的郑一嫂画像

根据学界的研究,郑一嫂和张保仔领导的红旗帮达到了3万到4万人的规模,船只有1000多艘。加上其他帮派,整个广东沿海的海盗人数约在5万人到7万人之间。这些人不一定都在船上,张保仔会利用手下在岛屿上开荒种地,并自称为“郑成功第二”。

当时,英国人和葡萄牙人都和中国海盗打过交道,所以在西方的历史记载中,有很多关于中国海盗的记忆。西方人在影视作品、漫画、游戏里都描绘过他们想象中的郑一嫂的形象。有的游戏甚至把她和孔子、李白等人一起设定为代表中华文明的11位伟人。 

▲ 游戏《文明Ⅵ》里的郑一嫂

但我们这种以陆地为根基的文化,往往把海盗遗忘了。20多年前我翻译过一本书叫《华南海盗》,作者是美国圣母大学的穆黛安教授。这本书在中国出版以后,逐渐引起了中国学者的兴趣,然后我们国内研究海洋史的学者也开始关注清代海盗。

那么嘉庆年间,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海盗?

首先和地理环境有关,福建广东沿海大小岛屿星罗棋布、港汊分歧,类似的还有浙江温州、台州、香港大屿山,这些都是海盗巢穴。

其次就是在当时的社会经济状况下人们的生存困境。嘉庆年间在白莲教起义、天地会动乱的影响下,百姓的生产生活遭遇到了很大困难,再加上官府的阶级压迫,很多人上山为盗或者下海为匪。

第三个原因就是福建广东沿海一带有着“疍家”这样的水上族群。他们常年以船为家,有着丰富的海洋生活经验。郑一嫂就是广东新会的疍家女。

当时,越南的西山政权对广东福建海盗也有着很深的影响。18世纪末,越南的一支农民起义军建立了西山政权,他们和越南南方的阮氏家族、北方的郑氏家族开始了长年的战争,为了弥补兵力的不足,就把华南海盗纳入到自己的海军编制中去。这些海盗在越南得到了武器、船只装备和作战方法上的训练。

▲ 《清朝军机处奏折》中的同安梭船图。同安梭船是嘉庆、道光年间清军水师的主力战舰

西山政权覆灭后,他们又回到了广东、福建沿海。清军水师还是普通战船,而他们开回来的是非常高大的夷艇,船上装的都是几千斤的大炮,一颗炮弹有十三四斤重,而水师战船上一颗炮弹可能只有一两斤重。

▲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这是在厦门大学里的一块碑,是嘉庆八年闽浙总督玉德立起来的。在前一年的时候,海盗蔡牵带着十几条船、四五百号人,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突然摸进了厦门岛对面的大担山岛(现为大担岛)。

他们打败了清军驻军,抢了13门大炮。嘉庆皇帝把玉德大骂一通。为加强海防,玉德向官吏、行商募捐,在大、小担山上各修了两座城寨。这块碑上的碑文就叫《建盖大小担山寨城碑记》。 

那么打败清军的海盗蔡牵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是福建同安县(现为厦门同安区)人,从小父母双亡,他靠做棉花匠、补渔网为生,活得很艰难。大概在33岁的时候,蔡牵下海为盗,很快他得到了越南的帮助,队伍迅速壮大起来。 

有一次蔡牵上岸剃头,遇到了剃头匠的老婆吕氏。吕氏就谈了很多关于最近海盗活动的情况,说蔡牵打仗不怎么样,还分析了他的作战方法、进退得失。江湖上的人都是这样,她可能没读过什么书,但平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懂的也很多。

蔡牵觉得这个人真了不得。回去之后就派了几条船,带着礼金,问剃头匠把老婆买了,吕氏就成了蔡牵妈。妈,是闽南地区对成年妇女的一种尊称。

蔡牵妈一进入海盗伙中,就像是蛟龙入海,很多出谋划策、掌舵、开炮的事情,都是蔡牵妈在做。清代档案里对蔡牵妈的形象有过这样一段描写:“官兵尝追牵,将及之,一红衣人自舱中出,缘桅而上,斧其篷索;令兵船乘风不可留击。红衣者,牵妻也。”

在一场大风中,清军水师在追击蔡牵的船队。两支船队并排往前进,眼看就要追上了,没想到这时候船舱里冲出来一个红衣女人,赤脚爬到桅杆上去,拿着斧头把篷索给砍断了。这时候清军水师就往前冲过去了,蔡牵的船停了下来,就此逃过一劫。现在的轮船有发动机可以制动,但当时的动力主要靠的是篷。可以看出,蔡牵妈的身手非常敏捷。

还有一次,在和清军水师对垒的时候,两边都在开炮,蔡牵妈突然光着身子从船舱里跑出来。清军的炮手一看,就愣住了。然后蔡牵妈一炮打过去,就把对方的炮手干掉了。 

我们刚刚提到的郑一嫂同样也是一个了不得的女人。红旗帮大盗首郑一在一场台风中去世以后,她就掌握了红旗帮的实权,和比自己小11岁的养子张保仔发生了暧昧关系,暗里结为夫妻。郑一嫂和张保仔带领下的红旗帮,可以说是声震南海,甚至影响及于全球。

张保仔是疍家子,15岁就被红旗帮掳掠上船。因为机敏能干,作战勇敢,郑一把他收为义子。

在盗匪队伍中,义子实际上有两层含义。因为盗匪主要是男人的天下,义子往往成为性发泄的对象。因为性关系维持得比较好,义子就慢慢成为盗匪里的骨干力量。有一句黑话叫“一步登天”,说的就是洪门中特定的小老幺在大盗首被镇压之后,会从一个小老幺直接升为龙头老大。 

广东海盗有红、黄、蓝、黑、白、青六大帮。六种旗帜在海面上飘扬,难免会产生冲突。在郑一还活着的时候,他们就定立了一个公立约单,规定了在绑架人质、抢劫船只、作战的过程中不能发生冲突,以及如果发生冲突该如何解决。

这是帮与帮之间的约单。每一帮里面,可以再分成三个层级。红旗帮下面分成很多股,每一股可能有十几艘到三十几艘的船只。股下面是伙,每一伙有几条船到十几条船。对于分配赃物、对待妇女、联络岸上,帮派里都有很详细的规定。

红旗帮主要把掠夺的赃物分成“天” “地” “人”三份:第一份祭天之后分给老百姓,带有一点劫富济贫的侠盗意味;第二份是把金银财宝藏到一些山洞里面,像香港长洲岛上就有张保仔藏宝洞;第三份就是普通的粮食布匹,海盗伙里面直接坐地分赃。

▲ 张保仔藏宝洞

在张保仔的船上,我们还没有看到过有望远镜的记载,他们的联络方式是“旗语”。 

香港太平山,清嘉庆时期为张保仔据点,图片来源网络

这是香港的扯旗山,现在叫太平山,是香港最高峰,也是张保仔的基地。山顶上有海盗的观察哨,如果一旦发现远处有可以行劫的船只,就会扯起旗子,通知山下采取行动。

后来,因为香港的太平绅士认为扯旗山和海盗有关,名字不好听,就干脆提议把它改为太平山。

海盗到底是如何劫掠打仗的呢?当时船上没有动力,作战主要靠的是火攻和炮攻。船上会有很多门大炮、小炮。正面的人把装满硝磺、油布的火药罐扔过去,或是把沾满油的棉花点燃,用弓箭拉出去射向对方的船篷。船篷一着火,船停了下来,再用带铁钩的竹篙,把对方的船拉过来,用冷兵器展开近身作战。

张保仔和郑一嫂很善于诱敌深入。当时的虎门总兵林国良有一次在海边看到有几艘船像是海盗船,就指挥自己手下的几十条水师船围了上去。结果那几艘海盗船马上开始逃跑,消失在了岛屿的后面。

▲ 《靖海全图》中清军与海盗交战的场景,香港博物馆藏

在林国良愣住的时候,岛屿两旁一百多条船鱼贯而出,反包围了清军水师。最后林国良作为一个正二品武官,弹尽粮绝,他自己拿着一把短刀跳到海盗船上去对仗,被海盗所杀。

▲ 《靖海全图》中清军与海盗交战的场景,香港博物馆藏

海盗也会伪装成普通渔民或者渡船。有一次,一艘越南艇船“鹏发号装了向清朝进贡的货物,张保仔知道以后,就抢了两艘渡船,带领手下藏在船舱里,伪装成被海盗追击的渡船,向“鹏发号”求救。

鹏发号船高炮大,有几十名水手,没有多想就答应帮忙。它刚刚靠近两艘渡船,里面就跑出来一百多号海盗。最后,这艘鹏发号成为张保仔的坐船。

有一名英国商人格拉斯普尔,曾经被红旗帮绑架为肉票。他在海盗船上生活了两个月,他在东家付了赎金之后回到英国,写了一本书叫《可怕的海盗》,描绘海盗的内部生活。 

▲ 《可怕的海盗》内页

他们平时露宿风餐,往往没有饭吃,没有柴烧。他们会把老鼠、蟑螂都当饭吃,甚至养老鼠,也会把船舱里抢来的绸缎布匹当柴火烧。在作战时如果炮子用尽了,他们可能就把银元、铜钱直接塞在炮膛里打出去。

海盗内部的男女关系也值得我们关注。有研究者统计了清代文献当中几百起和性有关的案件,根据海盗口供记录,发现他们的鸡奸案有238起,强奸妇女的只有3起。

这和郑一嫂、蔡牵妈在海盗大帮里立的规矩有关。郑一嫂规定,凡是强奸妇女者格杀勿论,可以和你看中的女人结婚,但是不许强奸,也不许私通。因为强奸和私通会在海盗伙里面引起争风吃醋、打架斗殴,甚至有些人可能会逃离上岸向官方报信,这会让他们遭受灭顶之灾。 

强奸妇女的事情一般只会在海盗小股里出现,在大股海盗中被严格禁止。这也带有一点侠盗的风范。 

清朝女性当海盗,而且成为大盗首,在全球海盗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西方有那么多著名的海盗,像德雷克船长、基德船长,但是西方海盗船上基本没有女人,如果有,也都是乔装打扮成男人才能上船。

但海盗的生活毕竟不是人过的日子,虽然能抢到很多金银财宝,但毕竟漂泊海上,经常遭受到生命的威胁,所以有些人就起了投诚的念头。

最先投诚的是黑旗帮首领郭婆带。他的投降书是这么写的:

“今蚁等生逢盛世,本乃良民,或因结交不慎而陷入萑苻,或因俯仰无资而充投逆侣,或因贸易而被掳江湖,或因负罪而潜身泽国。东奔西走,时防战舰之追;露宿风飱,受尽穷洋之苦。”

他们原本是平民,下海为盗是为了改变自己的生活。现在,为了摆脱这种风餐露宿的日子,他们愿意向官府投诚。 

这张是晚清时期著名的画报点石斋画报,题目叫“绿林奇境”,描绘的就是郭婆带的船。船上有一副对联:“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人之患束带立于朝。”这也是郭婆带写的。大家可以看出来,他还是挺有文采的。当时招安的清朝官员都感到很惊讶,说“此海盗非常人也”。 

投诚以后,郭婆带被封为“把总”,正七品。当时新任两广总督百龄为了对付海盗,严禁岸上的老百姓把柴米油盐等日常用品卖给海盗,抓到了格杀勿论。断了接济之后,再加上看到郭婆带受到了封赏,张保仔和郑一嫂也动了投诚的心思。 

郑一嫂带了十几个女眷,没有带一把刀,进入广州城去面见总督百龄,谈了投诚的事情。

最终,张保仔率领他的红旗大帮17000多人,270多条船,向清政府投降。有些不愿投诚的海盗往东南亚逃去,还有些潜回自己的家乡,声震一时的红旗大帮就此瓦解。

张保仔被封为“千总”,正六品,后来因为帮助清军围剿海盗有功,十年内从千总升为都司、再升为副将,就是从二品。郑一嫂也得到朝廷的诰封,成为诰命夫人。 

在这个过程里,张保仔和郑一嫂遇到了他们生命中的克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福建人林则徐。林则徐觉得,他们以前是海洋巨盗,现在却成为朝廷命官,一旦心生异志,结果会不可收拾,就在上奏朝廷的奏折里写到“勿忘郑成功”。张保仔的升迁至此戛然而止。 

为官之后,张保仔以前的海盗朋友,很多都被他诱杀或是协助其他水师剿灭。他心里总是充满了恐惧,怕江湖上的朋友回来报复。最后,他在39岁那年死于澎湖副将的任上。郑一嫂带着和张保仔生的一个儿子回到了南海,后来也有人说她到澳门去生活了。 

在我们的历史书写当中,经常把海上渔民的反抗称之为渔民起义。蔡牵是被清军打死在海上的,所以在我们清史研究中有蔡牵的一笔。但张保仔、郑一嫂是向清政府投诚的,很长时间以来他们都是我们历史研究中被遗忘的对象。

为了复活关于海盗的记忆,还有很多人在努力。比如我的朋友、以前任教于澳门大学历史系的教授安乐博,就带领几位助手,几次访问雷州半岛海康县的乌石二家乡和他们家族的后人。他们为祖先乌石二立了牌位,上面写着他是“抗清民族英雄”。

在我们走向世界的过程当中,海洋史研究是特别受重视的。但是在明清两朝,当时的海洋观都是以陆地为根基的,往往把肉眼看不到的海面或者是船的桅杆消失的地方看作化外之地,海防的着眼点主要是驱赶海盗、防止外夷侵入,这种海洋观是比较单调和狭隘的。

但是海盗和走私贸易的存在给我们的海洋史研究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闽粤海盗曾经和葡萄牙军队、英国军队、甚至荷兰军队、澳大利亚军队都有过接触。在投诚和被剿灭的过程中,又有很多余众逃向东南亚成为移民,我们现在看到的海外华人社区的成型和清前期沿海百姓的偷渡有很大的关系。在闭关锁国、中西贸易不畅的时期,走私贸易就成了主要的贸易形式。所以,当我们放眼看世界的时候,海盗、移民和走私贸易成为我们研究的重要切入点。

谢谢。

+完整演讲稿
中国海盗(1796-1810)
#历史 /厦门/2019.01.19
清朝女性当海盗,而且成为大盗首,在全球海盗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
评论(26)
发表评论
183****1223
0 0
我看到的视频和音频是对上的。
2019/03/19
回复
取消 回复
t m p
0 0
不只是这个视频跟音频对不上 应该是所有了 看了其他好几个都是错乱的 感觉编号乱了一波
2019/03/19
回复
取消 回复
t m p
0 0
感觉程序应该不维护了哦
2019/03/19
回复
取消 回复
t m p
0 0
3.12开始留言反馈音频对不上
2019/03/19
回复
取消 回复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30′16″
墨水叙述生活
熊亮
#艺术/ 上海/2013.12.08
22′8″
我为什么要去非洲保护野生动物
黄泓翔
#环境/ 深圳/2017.06.10
28′45″
幸福村为什么没有抽水马桶
沈辛成
#历史/ 上海/2016.06.26
25′10″
虚拟现实的元年
戴若犁
#科技/ 北京/2015.07.06

一席鼓励分享见解、体验和对未来的想象,做有价值的传播。2012年成立于北京,一席现场演讲,目前在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深圳、武汉、香港、台北等城市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