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畅 北京猛禽救助中心猛禽康复师 一席第677位讲者
我想跟你们分享三个病例,这也是我工作九年来印象最深的,当然其中真的是有喜有悲。

大家好,我叫戴畅,是北京猛禽救助中心康复师团队的一员。我们的团队现在有5个人,主要工作是接收和救治北京地区和周边的受伤猛禽。

猛禽处于鸟类食物链的顶端。全球现在已知的猛禽是549种,中国目前已知的是99种。我国地大物博,地形地貌的种类非常丰富,所以咱们国家猛禽的种类非常多。同时,八条主要的鸟类迁徙路线有两条穿过了我国,所以在每年迁徙的季节,也有大量的猛禽飞来飞去。

▲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们在生态学上对猛禽做了一个分类:隼形目、鹰形目,还有我们常说的猫头鹰类,就是鸮形目。简单地讲,隼形目和鹰形目是日行性猛禽,就是咱们常说的老鹰类,现在国内发现的一共有67种。猫头鹰类数量相对少一点,有32种。

我精选了几张猛禽的照片,给大家做一个简单的介绍。现在图片上的是红隼。红隼是一种小型猛禽,在城市中如果想看猛禽,最有可能发现的就是它了。它会悬停,这是种特殊技能。它可以像直升机一样停在空中,然后振翅地飞,去看看底下有没有老鼠、大虫子什么的。

下面要介绍的是金雕,你们都认得的。大鹏展翅中的大鹏说的是金雕,《射雕英雄传》里边的雕可能也是以它为原型。如果所有猛禽都是空中的王者,那么金雕一定是王中王。

 

它的寿命会比那些小型的猛禽更长一些,理论上活几十年都没有问题。但是现在野外的生存环境比较难,对它们来说并不友好,所以有时候我们观察它们,可能活过5岁已经是很幸运的个体了。

这是我们放飞金雕时拍的照片,非常大的猛禽,它的翼展应该能超过两米。所以你可以想象,如果是80cm×80cm的方砖,它飞起来要有将近三块砖那么大。

 这是红脚隼。这三只鸟是同一种类,两边的是男孩,中间的是女孩,羽毛的毛色会有不同。这种小鸟它的体型很小,但是要说的是它非常能飞。

每年它们要做两次迁徙,春天时从非洲好望角一带飞回到我国东北地区和俄罗斯一带,秋天的时候又要拉家带口地再飞回好望角一带。每次的飞行里程应该都在一万公里以上,非常不容易。 

▲ 图片来源于公众号“动物世界”

刚才选的几张都是老鹰类的,下面是猫头鹰类的。比如说纵纹腹小鸮,非常可爱的一种小型猫头鹰,还有雕鸮,当然是你们都熟悉的魔法猫头鹰——雪鸮。雪鸮在我国东北地区或者更北的地区都有分布。

▲ 中图源自图虫创意

好多人在今天来之前都以为猛禽一定是空中的王者,威武雄壮,翱翔于天际,然而我们接收到的这些猛禽里面,大的是秃鹫这么大。这是秃鹫头和嘴的长度,这是我的手去跟它的头比大小。 

小的只有红角鸮这么大,一只手就可以比它的全身长短。它的成年体重只有80克左右,而秃鹫的成年体重大概是20斤。

这还是一个对比图。我们给它在治疗台上做处理的时候,上边的是秃鹫,几乎占掉了整张桌子。下边的这个红角鸮,它就在这儿,只有这么一点点。

但是不管是小的猫头鹰、小的隼,还是这么大的秃鹫、金雕,所有的猛禽出身高贵,在中国,所有的猛禽都被定为国家一级或二级保护动物。换句话说,撸猫可以,撸猫头鹰就违法了。

大家都觉得猛禽是空中王者,在野外不管是捕食还是生存,都应该占有更多的优势,但实际不是这样的。比如在《哈利波特》红遍大江南北之后,全球的雪鸮数量出现了一个陡坡式的下滑,就因为有人想抓它们,想把它们当作一只魔法猫头鹰自己养在家里。

再比如阿拉伯的王子们特别喜欢养鹰,这里面有相当一部分的猎隼和游隼是在野外捕捉以后贩卖过去的,这些对它们的生存来说都是很大的威胁。

▲ 图片来源于网络

早些年我国政府也罚没过这样的猛禽,如何有效地安置它们,给它们好的救治,让它们能重新回到野外,当时这些问题迫在眉睫。

所以在2001年的时候,由北京师范大学、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北京市野生动物保护自然保护区管理站,这三家单位共同成立了北京猛禽救助中心。我们的目标就是给它们更好的照顾,送它们重回野外。 

好多人就会问,说它们在野外生活,那是怎么来到救助中心的呢?你们是不是开着车到处去找它们?不是这样的,绝大部分受伤的猛禽是由好心市民发现的,有时候还有好心市民家的狗。比如他遛狗的时候狗在那儿闻,发现前面有一个小猫头鹰,然后就送到中心了。

在这个过程中,也有朝阳大妈帮到我们的例子。有一次,有位朝阳大爷喜得了一只雀鹰,当时大爷不太清楚它具体的种类,就把它搁在鸟笼里,然后挂在阳台上去炫耀。隔壁的朝阳大妈一看,这不是一般的鸟,我觉得有问题,然后就给警察打电话了。

当时带着救助箱的我们、朝阳大妈、当地派出所的警员,我们就一起查了大爷家的“水表”。最后雀鹰被我们带回来进行救治,大爷就被带到派出所进行思想教育了。

受伤的猛禽来到中心以后,我们会有一条龙、全方位的服务。每一只猛禽来了以后都会有一个全面的体检,根据体检结果,我们会做一个针对个体的康复计划,并且在执行过程中不断地调整计划,最终目标是要把它重新放回到野外。

这是我们中心现在的照片。比如说有给它拍摄X光的地方,右边是一个诊疗台,包括一个可以加温的手术床、无影灯。左下角的这个,我们叫它住院柜,如果猛禽很虚弱,或者它身上还打着钢钉,刚做完手术,我们会把它搁在这里,让它保持安静,限制活动。

其实野生动物是怕人的,它只要还有一口气,能跑的时候都会逃跑,所以你如果轻易地捡到了一只受伤的猛禽,那说明它已经病得太重了。如果等同于人类的话,这样的个体其实都应该发一张病危通知书。所以救治它们不是那么简单,有时候怕打搅它们,我们也不会直接去观察它,而是通过监控远程观察,发现有问题了再过去救治。

猛禽的性子一般特别烈,尤其是在受伤或者紧张的时候、应激的时候,它可能茶不思饭不想的。但是猛禽的新陈代谢速度非常快,我们没有办法,只能强行地给它补充体液。

每当有鸟宝宝来的时候,怕它们产生印痕行为,再也不能回到野外,我们就要把自己装成一棵大树。最不济也要拿着硬纸板挡住自己的脸,然后戴上手套,或者用手偶去喂它们,假装是它们的父母。我们不能直接面对面地看着它,如果让它跟你产生这种关系的话它就不能再回到野外了。

这是2018年我们每个月接收量的柱状图,可以看到6月份的时候一下子就上去了,因为这个月份是猛禽的繁殖期,鸟宝宝疯狂往下坠落。所以去年6月也创下了中心成立以来的单月最高接收量,93只。

北京的繁殖季节最鼎盛时期可能是在六七月,上海更靠南一些,可能在5月份就已经迎来了高峰期,每个地方的地区差异还是挺大的。

从2001年12月开始接收猛禽,到今天我刚刚跟同事通电话的时候,中心接收的猛禽是5057只,它们有超过一半已经成功回到了野外。红色的曲线是我们的放飞率,蓝色的柱状图是我们这些年的接收量。这个放飞率跟国际同等野生动物救助站的水平也是持平的。

刚才只是想跟你们介绍一下猛禽,简单介绍一下我们的工作。下面我想跟你们分享三个病例,这也是我工作九年来印象最深的,当然其中真的是有喜有悲。

第一个故事的主角是一只雀鹰,这是它在野外飞的样子,非常漂亮。雀鹰是一种小型猛禽,它主要以吃别的小鸟为食。飞行的时候非常灵活,而且喜欢在林子里不停地穿梭。雀鹰也是一些玩鹰人更青睐的种类,因为它可以去逮别的小鸟。 

▲ 王京生/摄

2016年的10月份,我们接到了救助人陈先生的电话。他发现自己家窗外的松树上好像挂了一只鸟,已经挂了一宿了,觉得不太对劲,希望我们过去看一下。当时发来的照片是这样子的。这棵松树大概有六层楼高,这只鸟就挂在树上。我们确定它应该是一只雀鹰。

当时我们拿着运输箱和中心能找到的最长的竿子就赶紧过去了,希望能拿竿子剐下来。但是到那儿以后发现想简单了,因为树太高了,竿子够不到。所以情急之下,我打了人生中的第一个119。

我说这是一只雀鹰,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你看能不能出警,用云梯上去把它摘下来。因为当时这只鸟在上面是死是活还不知道。救火车很快就来了,但这个小区是老小区,有云梯的救火车都是大型救火车,进不去。

当时消防队长想了想说,这样,我爬上去,我爬上去把它够下来。但是爬上去的过程中其实是无保护的,所有人在底下看得特别揪心,我们拿着大毛巾就在底下这么等着接它。 

快到树梢的时候,队长把鸟和那根树杈全撅了下来。但当我拿到这只鸟的时候,它已经死了。可能是因为悬挂了太久,身体过于虚弱,一点生命迹象都没有了。

队长从树上下来问,还有没有机会救活?我说,我们回中心再试试吧。实在不忍心告诉他这个结果。

我们推测是有人想养它,然后在它腿上拴了两根绳,其实就是两根鞋带。拴上以后,这两根绳的末端还是系在一起的,就像咱们人戴了一个脚镣,一旦鸟跑出去后落在树上,等它再起飞,绳子很容易就缠在树杈上,就会呈刚才这种倒吊的状态。

当时看到鸟死了以后,我心里特别气愤。因为那个地方是一个玩鹰的重灾区,我都不确定养它的人是不是就在自己家阳台上看着这一切发生。要知道如果他不养它,这只鸟应该是在林子里生活,去穿梭着捕猎,在阳光下梳理羽毛。而且当时已经10月了,它可能收拾收拾马上就要踏上迁徙之路了。但是就结束在这儿了。

很多人说我就养一只,没关系的。如果大家都这么想就麻烦了,有过调查,每一只成功交易的猛禽背后,至少是十个同类的死亡。很多人说我吃穿山甲也就吃一口,没关系的,但现在怎么样呢?亚洲的穿山甲几乎已经被抓光了。所以如果人人都这么想的话,我觉得猛禽灭绝就在眼前,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我们每年会对来中心的猛禽的受伤原因做一个统计,在这里面,人为直接伤害一直占比非常高。在人为直接伤害里,你可以看到,红线和蓝线是人为饲养和非法买卖,几乎占据了所有的比例。其实它们在野外生活已经很不容易了,但是人类给它的压力更大。 

如果你不想有铁窗生活,请不要养猛禽,不要在违法的边缘试探。像金雕这样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可能一只就能换三年的铁窗生活,感受不一样的人生。这个是绝对不开玩笑的,所以大家千万不要把它们占为己有养在家里。

像这种明知违法去养的是一类,还有一些人他是好心办坏事。他捡到这鸟以后说我先养几天,等它缓过来我就把它放了。 

救助人王女士就捡了一只红隼宝宝,这是捡到它时的样子,特别萌的一只红隼宝宝,身上还有小绒毛。捡了以后,她没有马上联系救助中心,而是找了一个纸箱,铺了一些稻草在里面,给它仿造了一个鸟窝,之后把它搁进去,开始了精心的饲养。

王女士每天去菜市场给它买最好、最新鲜的牛羊肉,买回来切成条一口一口地喂给它吃。在喂了一个月之后,她发现小鸟突然站不起来了。当时送到中心的时候它就是图上的样子:跪在地上,两边翅膀这么轻轻地伸开来保持身体平衡。

救助人说你给它拍个片子吧,可能是腿骨折了。我们当时拍了一个片子,在这只鸟的全身发现了44处骨折。

为什么?因为它得了佝偻病。在它成长的关键时期,它的营养摄入是不均衡的。天天吃这种纯的牛羊肉,导致身体的钙磷比吸收成了问题,所以它的骨头特别脆,就像我们喝奶茶的吸管,你轻轻一弯,它的骨头上就会有一个折痕。

在野外的红隼的爸爸妈妈,这些猛禽的父母会给它带回什么食物呢?比如说小老鼠、蜥蜴、青蛙、别的小型鸟类,撕碎以后喂给它的宝宝吃,它这辈子也不会带回一块牛排、一条羊腿。所以这么喂它你觉得是好的,但实际上对它就是永久的伤害。 

这只小鸟在来中心不久,它的内脏器官也出现了衰竭,没有再救过来。当时救助人说了一句话我印象特别深刻,她说我好几个孩子都拉扯大了,我以为一只小鸟没那么难养。然而当时的事实是什么呢?事实是,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

和它相比,这只小宝宝就幸运很多,它也是一只红隼雏鸟。救助人在捡到它之后觉得它的腿好像出了问题,姿势不太对,然后马上送到了中心。我们拍片子后发现它在从巢里坠落的过程中把腿摔折了。这样的病例其实治疗起来难度并不大,我们等它状态稳定以后给它腿里面打了一根钢针,从打钢针到拔掉钢针、断端完全愈合只用了不到一个月。

戴着绿环的这只就是它,因为当时是鸟宝宝,我们就把宝宝们都搁在了一起,让它们更放松一些。你可以看到它腿上的毛已经都长出来了,骨骼愈合得也非常非常理想。

这些年我们城市进程不断地加快,它们的栖息地越剩越少,而且变得碎片化,像猛禽这种相对粗糙一点的,它就会在城市里做窝。比如像这一只,它就在一个二十几层楼没用的阳台上下蛋了。

▲ 林超然/摄

这只鸟还找了一个花盆,我们近些年发现一些案例,连花盆都没有,在水泥台上就下蛋了。所以如果刮大风或者有恶劣天气,或者是小鸟孵出来比较淘气的时候,很容易就摔下去。所以,其实你也有机会救助到一只猛禽。

下面是关键点,如果你真的有机会救助到一只猛禽,你该怎么做呢?只需要两步:第一步,找一个纸箱子,扎了洞,然后把捡到的小鸟放进去。而且一定要先扎洞,后放小鸟。

这是给大家几个反面教材,你们千万不要学,这都是我们见到的脑洞大开的救助人。比如说拿一个铁皮小汽车就装来了一只小猫头鹰,

像这个箱子里还有一个刻刀,小鸟就躲在一边,

更要命的是这个,他找了一个泡沫箱,把鸟放进去,又怕它从上面跑掉,然后就找了这种铁签子,一根一根给插上了。

下面这个我们喜欢叫它“开箱有惊喜”系列,因为每次鸟送到中心来,打开箱子时,你真的不知道会看到什么。比如说救助人给了小鱼干,

比如说他分享给它了午餐的大鸭梨,

还有大闸蟹、鸡柳。

这只鸟当时是因为误撞在超市的玻璃上,所以救助人赶紧就地取材,去超市拿了俩购物筐,把它给扣在了中间,然后去主食厨房拿了这些吃的给它,当然它都不会吃。

还有这种给了一整只鸡。它也很蒙,它就这样踩在鸡上来了。

还有这个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给了它一个贝壳。我以为是想让它吃海鲜,但把那壳翻过来,里面没有扇贝,真的只有一个壳,可能是想让它补补钙。

所有这些你真的都不用做,不要给它随便喂吃的,更不要给它的伤口随便上药,因为你不知道它现在的伤情是什么样子的。第一步完成后,你只要马上联系专业的救助站就可以了。 

如果你在北京地区,可以拨打我们的救助热线 010-62205666;如果在其他地区,你可以联系当地的林业部门。让专业人士把它接走进行救治,下面专业的事就交给专业的人来干好了。

我们老说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容易”二字,在这些野生动物的世界里,从小就没有“容易”二字,它的生活一直在经历着一关一关的考验,哪一个不小心都可能丧命。在冬天的时候,野外食物短缺,我们经常会发现它们在违法的边缘试探着,去偷老乡家的鸡或者鸽子。

后来我们就发现了这样一对夫妻,这是要跟你们分享的第三个故事,它的主角是雕鸮。雕鸮是一种大型猫头鹰,战斗力爆表,在野外它能捕一些小型的哺乳动物,比如说狐狸、兔子,我们还发现过它吃刺猬,扎不扎嘴就不知道了。

雕鸮还有个江湖别称:“拆迁小能手”。之前有救助人把它养在厕所里,后来它把人家整个厕所都快给拆了,救助人实在受不了了才把它送来,当然你完全没有必要让它这样毁你的厕所。下面我们再重新看一遍刚才那个视频,你们再近距离地感受一下它们的厉害程度。

这是它在中心康复期间我们偷拍的一段小视频,它飞起来的时候翼展也能在一米以上。捕食的时候它会先把爪子伸出来,然后一下去抓住猎物,非常漂亮。

就是这样一种猫头鹰,2017年的正月初八,上班的第一天,救助人打来电话,说他家鸽子笼里来了俩。我说怎么会有俩?他说是这样的,春节前先来了一只,吃了他家的鸽子,他一想快过节了,你吃就吃吧,吃完了你走就好了,但是没想到过了春节又来了一只。

根据我们的经验,它们可能是一对夫妻,其中一个在春节前离开家,没有吃上团圆饭,另一半生气了就赶紧出来找,结果就在笼子里团圆了。当时拍的照片你们可以看到,它这嘴边还有鸽子毛呢。 

因为救助人把它们放在了笼子里,我们接回来体检的时候发现其中一只还好,它在掌骨有一个陈旧性的骨折,这个不影响飞行,很快就放飞了。另一只出了一些小问题,它的腕关节有一个严重的擦伤。

其实它们的翅膀是这样的,跟咱们人的姿势差不多。它把哪撞坏了呢?这个位置。它老想逃跑,在笼子里不停地跳不停地撞,然后就把这儿撞开了。这个位置有一个问题,皮薄、筋多,而且血液供应不是特别充足,一旦出现这种损伤,如果伤到骨头会非常危险。

我们在全麻的状态下给这只雕鸮做了一个清创。起初都很顺利,但是问题来了,它会撕绷带。你刚刚给它缠好绷带,放回屋里,它扭脸就把绷带撕掉了。最后没办法,万般无奈,我们给它戴上了喵星人的耻辱圈,它很无奈,我们也很无奈。那天正好是正月十五,顺便祝大家圆鸮节快乐。

还好,一切都算顺利,最后上演了夫妻双双把家还的美好场面,我们同事最后把它们带到了野外放飞。可以看到这张图片很不清晰,噪点非常高,这是因为当时野外的天色已经非常暗了。

好多人都觉得放飞一定是很气派的、很酷的,我把它扔向天空,然后它展翅飞翔。实际上不是这样的,如果它还没有准备好,再重重地摔落到地上,那很有可能再次骨折。

所以这是我们放飞的标准姿势,单膝跪地,打开运输箱,等它自己飞走。包括是不是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放飞正确的动物,这都是非常有讲究的。如果你在大白天放出一个猫头鹰,它很有可能会被喜鹊和乌鸦群殴,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所以科学放生也是很有门道的。 

这是我们的运输箱,你看着跟大礼包似的,但是其实非常讲究。我们的通气孔是打在上面的,便于通风;如果打在下面,很可能会把趾甲或者羽毛戳坏。

还有我们淘宝来的暖奶器,所有输到它们体内的液体,或者给它们冲洗伤口的液体,全要加热到它们的体温,大概是38到40度。

再比如如果治疗的时候不需要检查脸部,我们就会把它的头蒙起来,希望能把它的紧张程度降到最低。

同时在给它们安排病房的时候,我们这些老母亲也是费尽了心思,谁跟谁能住在一起,谁跟谁不能做邻居,都要考虑周全。

因为野生动物的种类差异非常大,个体差异也非常大,你一个细节不小心,一个疏忽可能就是全盘皆输,甚至动物就死亡了。

在整个过程中,我们都希望给它一个更好的福利,能让它尽快地回到蓝天里。很多人说,那你说得太远了,我自己的福利还没保证呢,你跟我提动物福利不现实。但我认为,我们人的福利,更多的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一部分。而动物的福利是非常基础的一部分,有多基础呢?如果你无法满足,它可能就会死亡。

在去年的10月假期,我去了山东烟台长岛看猛禽迁徙。长岛这个位置非常有意思,它跟大连的老铁山隔海相望。朋友在老铁山那边说,你看着吧,今天天不错,它们都已经起飞了。

大概两三个小时以后,我就可以看到它们跨海飞过来。当时坐在山头就是这样一个场面,有一两只来的,有几只来的,甚至有几十只这样围成群就飞过来的。

当时我心里真的挺纠结的,因为眼前的画面特别美好,在蓝天里它们就这样自由自在地飞。但是一想到它们这一路可能遇到的危险,可能会因此更容易丧命,我的内心就又特别地矛盾。所以当时每来一波,我都在心里祈祷:一路顺风,希望明年春天能再见到你们。

讲了这么多,我真的希望你们能和我们一起,加入到保护它们的队伍中来。如果以后见到这些受伤的猛禽,请及时伸出援手,用科学的方法帮助它们,和我们一起送它们重返蓝天,因为它们在野外飞行的样子真的太漂亮了。

谢谢你们,谢谢。

+完整演讲稿
如何救助一只猛禽
#社会 /上海/2019.03.30
我想跟你们分享三个病例,这也是我工作九年来印象最深的,当然其中真的是有喜有悲。
评论(57)
发表评论
买拖鞋凉鞋超便宜,白云,李春霞
0 0
我爱动物
2019/08/14
回复
取消 回复
买拖鞋凉鞋超便宜,白云,李春霞
0 0
动物太少了,应该保护他们
2019/08/14
回复
取消 回复
158****4971
0 0
做这样的工作是怎样一个纯粹的人?
2019/07/27
回复
取消 回复
怪咖苏苏
0 0
学到了,遇到专业事还需要找专业人,不随便做自认为好事的事
2019/07/03
回复
取消 回复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32′5″
怎样为爸妈装修一个家
周燕珉
#建筑/ 上海/2017.05.14
18′25″
一个人的动画电影
刘健
#电影/ 上海/2014.03.02
26′3″
细节里面有魔鬼
于晓丹
#设计/ 北京/2013.08.18
45′27″
矛盾的西装
张永和
#文化/ 北京/2015.12.17

一席鼓励分享见解、体验和对未来的想象,做有价值的传播。2012年成立于北京,一席现场演讲,目前在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深圳、武汉、香港、台北等城市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