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星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 一席第694位讲者
有些古老型人类被认为灭绝了,但实际上他们留有后代,我们身上有他们的基因。

大家下午好,我是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高星。

前段时间有一个视频很流行,一位帅哥告诉大家,北京猿人不是我们的祖先,因为他们是直立人,我们是智人,我们是两个不同的人种,有生殖隔离。还说北京猿人很笨,他们出去打猎被剑齿虎给吃掉了,最后灭绝了。又说周口店这个地方住的是食人恶魔,他们会出去寻找别的猿人,宰杀之后就地吃掉,然后拎着血淋淋的脑袋回到洞里继续享用。说得活灵活现,好像他见过一样。

也有学者在媒体上发表文章,说在全球化的今天,我们不应该再狭隘地认为北京猿人是我们的祖先,而排斥现代人类非洲起源这样的学说,这是典型的文化沙文主义。

那北京猿人到底是谁?与我们有没有关系?北京猿人到底是否是食人恶魔?他们真的很笨,被狼豺虎豹吃掉了,灭绝了吗?周口店遗址是北京猿人的洞穴之家吗?大家都知道北京猿人化石很多丢失了,它们在哪里,还能够找到吗?我想就这些问题与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所知所想。

谁是北京猿人?北京猿人是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在北京房山区周口店一个叫龙骨山的地方,出土的一批生活在六七十万年前的已经石化了的人类。龙骨山上有很多的洞穴,其中一个洞就叫做猿人洞,这些化石就是从这里出土的。

1929年12月2日,裴文中先生从猿人洞里发掘出第一个北京猿人的头盖骨。右图里就是他,正抱着刚出土的经过包装加固的化石,但是摄影师过于专注北京猿人的头骨,把裴文中先生的头给忽略了。

从猿人洞大概发掘出了40个左右的北京猿人的个体,有头骨、体骨、牙齿等等。

研究表明他们的脑量平均在1088克左右,也就是介于现代人跟黑猩猩之间。

他的头骨扁平,眉脊是粗壮突起的。他是地包天,因为他们没有像我们这样突起的下颏。北京猿人脑袋比较原始,但肢骨已经发育,跟我们现代人差不多。女性的身高大概在一米五六左右,男性要更高一点。

北京猿人已经能够制作和使用工具,而且会用火,所以他们是具有文化能力的远古人类。我必须要强调一点,北京猿人不是一个个体,也不是一个家族,而是大概在距今30到70万年之间,生活在周口店乃至华北地区的一些季节性迁徙移动的人群,我们在演化阶段上叫他们直立人。他们并不总是在洞穴里生活着,只有少部分人在洞穴里生存过,留下化石供我们今天发掘和研究。

那北京猿人到底跟我们有没有关系?他们是我们的祖先吗?

实际上学术界很早就得出过结论,北京猿人是我们中国乃至东亚人的祖先。因为当时学术界达成了一个共识,最初的人类是从非洲起源的,他们经过不同的演化阶段,到了直立人的时期开始走出非洲,向世界各地迁徙扩散。

北京猿人这个支系就到达了东亚,在这个地方生存繁衍开枝散叶,最后就演化成今天的中国人、东亚人。而在欧洲有与北京猿人大概同一时期的海德堡人,他们演化成尼安德特人,后来又变成今天的欧洲人,就是白人。

当时学术界就提出来,人类的演化是一个多地区进化的模式,在不同的地区由不同的古老型人类向现代人类演化(如左图所示)

但是在1987年的时候,有三位西方遗传学家提出一个新的理论。他们认为现代人不是这样演化出来的,而是在大约20万年前,非洲诞生了一支新的人类,他们所到之处把原来的人类彻底替代了,所以原来的人都灭绝了,我们是从非洲出来的这支人类的后代(如右图所示)。

这个理论认为,当时人是从非洲大概在十到五万年左右迁徙出来的,沿着海岸线从南部自西向东迁徙。这应该说是一个单纯的学术研究,但是后来演变成媒体炒作的热点,还向地缘政治的方向发酵。

比如说这项研究成果出来以后,印度的一位科技官员就非常自豪地宣布,说这项研究太好了,因为它确定了无论是日本人、中国人还是东亚的其他人,都是我们的后代,我们印度人是所有其他东亚人的祖先。

那韩国人呢?他们也找到了他们的民族自信心。他们说,日本人是通过朝鲜半岛移动到日本的,我们在演化上要优越于他们。但是他们忘了,在朝鲜半岛的背后是广袤的中国大陆和水域。

但并不是所有的学者都认同现代人类出自非洲这一说法,至少有一部分中外的人类学家,还坚持认为多地区进化应该是现代人演化的一个重要的模式。

在中国,在多地区进化学说的基础上发展出“连续进化附带杂交”的假说,这个假说认为在中国和东亚地区,我们人类的演化是连续的,没有发生过中断,而以北京猿人为代表的直立人后来演化成我们现代的人类。

但期间由于外来人群的迁徙,与本土人群交流,发生过基因的交换,所以这个理论叫作连续进化附带杂交,也就是说是以连续进化为主的,而基因交流是为辅的。但是这项理论与出自非洲说相比,一直是居于下风的,会被很多人批评说你这是狭隘的民族主义。

一位美国学者Sigrid Schmalzer 2008年的时候出了一本书,她认为,中国的民族主义或国家主义,借助古人类化石来培养中华民族的整体认同性和爱国主义情感,中国古人类学家也把古人类化石作为自己的祖先进行研究,很难摆脱信仰与情感性的因素的困扰。

这位女士在做这项研究的时候,我与她面对面地交流过,我说你这项看法是偏颇的,在我们政治挂帅的那个时代,这种情况确实普遍存在,但是在现在,我们学术的研究是基于材料独立得出结论的,而不是为国家意识形态服务的。我们彼此说服不了对方。

但是这个局面在2010年的时候发生了改变。在被认为已经灭绝的尼安德特人的化石上,发现他们的基因可以被破译,而破译后发现,与现代人基因相比较,尼安德特人没有真的灭绝,在欧亚人的身上还有他们的遗传物质,他们也是我们祖先的一部分,虽然他们留下的基因是比较少的。

无独有偶,在西伯利亚阿尔泰的一个叫丹尼索瓦的洞穴里,发现了一个人的手指的一块骨头。这个小骨头起了大作用,从上面破译提取到了DNA。

学术界非常惊讶,因为这是一个跟已知人类完全不同的新人类,于是命名为丹尼索瓦人,一个新的人种。而且人们还发现,丹尼索瓦人也没有灭绝,在现在太平洋的一些岛屿上有他们的后代,最后还发现我们欧亚人,尤其东亚人的身上还有他们的基因。

实际上这种情况不断地被发现。比如说去年还有一篇文章报道,在丹尼索瓦这个洞穴里面发现了尼安德特人跟丹尼索瓦人留下的后代的化石,是一个女孩,而且在这之前丹尼索瓦人和尼安德特人就已经混过血了,说明他们就是一个物种。

最近在《Nature》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很重要。在菲律宾的吕宋岛发现了一些人的骨骼,测定的结果是他们生存在五到七万年前,这些人体非常特殊,矮小,特化,很原始,有学者就推测他们应该就是以北京猿人为代表的直立人的后代,到岛屿上连续地演化,但最后特化了。

这种现象以前就被发现过。在印度尼西亚的弗洛里斯岛发现过一群小矮人。弗洛里斯人生活在大概五万年之前,年代很近,但他保留的特征特别原始,跟北京猿人也差不太多。 而且后来在中国的云南马鹿洞和广西隆林发现了一万年左右的人的化石,他们头骨上表现出的性状也是非常原始的。

这些现象说明什么呢?就是人类的演化不是简单的单向、直线的模式。在过去很长时间内,地球各地存在了一些不同的古老型的人类。有些古人群被认为灭绝了,实际上他们留有后代,我们身上有他们的基因,而我们的祖先应该是很多当时生存的这种古老型人群共同构成的。

具体到北京猿人,他们是否是我们的祖先?如果你指着某一个北京猿人的头骨,问他是不是我们的祖先?我只能回答“不知道”,因为具体到某个个体,留没留下后代,我们不得而知。

但假如我们知道北京猿人实际上是三十到七十万年之间,生活在华北地区的一种不断迁徙移动的、不断演化的直立人的人群,那我应该说他们很可能是我们的祖先。

为什么?在中国和东亚发现了很多的早期的人类的化石,我想大家应该知道,像元谋人,像蓝田人,到后来的山顶洞人,他们都表现出一脉相承的连续演化的性状,没有发生过中断,另外也没有发生过外来人群整体替代所应该有的一些解剖学性状的一种突变。

另外从文化的特点来说,我们也能得出这种结论。大家看到这个图,中国乃至东亚地区发现的一些石器,而下面是欧洲和西亚还有非洲发现的一些石器,它们有相似性,但更多的是不同。东亚这个地区石器所代表的人类的技术和文化,以及行为方式,跟西方是有所区别的。

那可能有人说,我们把北京猿人的化石做个DNA的提取和测序,跟现代人比较一下不就解决问题了吗?也没那么简单,因为那么古老的时代,他的化石一般都保留不了DNA,提取不出来。

那另一种说法,说北京猿人是直立人,我们是智人,是两个人种,有生殖隔离。这种说法靠谱吗?我必须说,非常不靠谱。什么是生殖隔离?两个生物群体的异性之间能够相互进行基因的传递,能够生儿育女,而且他们的儿女还能继续繁衍后代,这叫一个物种,否则就不是一个物种。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马跟驴,马跟驴它们能够进行交配,生的孩子是什么?是骡子,但骡子不能生骡子,所以马跟驴就不是一个物种。但是如果你要把物种的概念和生殖隔离的概念放到人的身上,尤其在人类演化的历史上,这就出问题了。

为什么?我们知道人类起源已经有七百多万年的历史了,经历了像地猿、南方古猿、能人、直立人、早期智人、晚期智人这些阶段,这些阶段也被称为不同的人种,比如直立人种、智人种。

但这些所谓的人种是根据他们的化石的形态变化划分出来的,我们根本不可能从化石的形态上来知道他们存不存在基因交流,存不存在生殖隔离,所以那种人种概念绝不同于物种的概念。

那北京猿人是食人恶魔吗?在近代我们知道有过食人族,即使在现代,在战争和饥荒的年代,也会偶尔发现人与人相食,甚至说易子而食的现象,但那都是非常偶发的现象。

那远古时代呢?学术界并没有从人类化石和文化遗存上提取到多少人人相食的证据,所以并不能证明我们人类的演化经历过那样一个黑暗血腥残酷的时代。

那具体北京猿人为什么被说成可能是食人恶魔?实际上最早还是研究北京猿人的科学家魏敦瑞先生提出来的。

他通过观察发现,在周口店出土的北京猿人化石出现非常矛盾的性状,头骨呈现的是原始的性状,而肢骨表现的是进步的性状。他就推测说,当时这个地方生存着一种原始人和一种进步的人,进步的人很可能就把原始的人给吃掉了,于是就出现了北京猿人可能吃人的假说。

但后来的研究完全否定了这种推断。为什么呢?我们最后搞明白了,在人类演化的历史长河中,身体的各个部位进化的速率就是不一样的,头骨就是进化得慢,现在还保留着一些原始的性状,而我们的肢骨早就这样了,所以周口店这个地方根本没有两种人,就是一种人。

于是北京猿人的这种人人相食的吃人传说也就不再盛行了,而且学术研究也没有在周口店发现人吃人的证据。有些头骨上出现一些破碎的痕迹,或者头骨跟身体的骨骼比例不协调,更多的是因为埋藏的过程中发生了一些情况,比如说石头的砸击,动物的啃咬,还有风化的降解作用。

当然不能够排除北京猿人偶尔也发生人吃人的现象,但是假如就此给他们贴上了食人恶魔的标签,实际上是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的。

那北京猿人真的很笨吗?他们的骨骼确实比较粗硕,但实际上他们并不是那样地笨。我想举两个例子,一个是北京猿人的石器。这些石器,大家看照片可能觉得比较简单原始,但是这里其实是分了好多种类型的,包括刮削器、尖状器、石锥、石钻。

但可能还是有人觉得,你说它是石器它就是石器吗?怎么像河滩里的烂石头?这些烂石头到底有什么用?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尤其是想知道北京猿人的这些石器到底有什么用处,我们做了一系列的研究。其中最重要的手段,一个是模拟实验,再一个就是在显微镜下观察使用的痕迹,来推测它们的功能。

通过研究我们发现,这些石器确实很多都作为工具被使用过,而且在特定的部位以特定的方式使用过。比如说像这件,我们叫做石锥或者石钻,它的尖部就有使用导致的磨损或者磨圆,主要作用是用来加工木器和骨器。

而且还有一项发现非常有意思,就是这件标本。它的尾部出现一些痕迹,但这种痕迹不是平常能够观察到的因为某种使用方式产生的痕迹。

这种痕迹其实意味着,它曾经被装柄来使用。这个柄,无论是木头、骨头,还是鹿角,它跟这个石器本身发生过摩擦,于是产生了这种痕迹。

因此我们得到的证据就是,当时的北京猿人已经能够做这种复合的工具了。所以北京猿人的工具看似简单实际并不简单。尤其是复合工具的出现,这是比较高级的一种技术,所以北京猿人其实是远比我们想象要聪明的一个群体。

另一项证据就是用火。在1929年的年底,裴文中先生在周口店发掘的时候就发现,有一些烧骨烧石在文化层里出土,后来的发掘进一步证明,周口店遗址里在有些层位中存在着集中的灰烬和被烧过的材料。后来把这些材料拿到巴黎去做分析化验,得出的结论是它们含有游离碳,当时就认为这是用火的证据,所以在很多的论文和教科书上都写明,周口店保留了人类最早的有控制地用火的证据。

但是这项研究结论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受到了西方学术界的挑战,尤其是一些著名的学者。像宾福德先生这样的学者发表文章,说你们搞错了,周口店北京猿人遗址根本不存在原地用火的证据。

固然有一些烧过的骨头、石头,但是它们可能是从洞外滚落下来的,因为这个地方根本就不是猿人之家,它是一个裂隙,人可能会失足而落,一些石器、用火的证据会被风吹进去,或者被水带进去。这里的灰烬可能是自然火发生的,或者是鸟类蝙蝠的粪便发生化学反应所产生的,所以总体上是把北京猿人用火的证据给否定了。

这项研究学术界一直在进行,我们断断续续都有一些结论,基本上都是确定北京猿人用火的证据是可靠的,而且不仅仅是中国的学者,西方的很多学者也坚信着这一点,但是,我们还是要拿出更坚实的证据。

我主持的一个团队,从2009年开始对周口店遗址进行了新的一轮发掘,寻找更坚实的用火的证据是我们一个重要的学术目的。可以自豪地告诉大家,我们非常幸运地取得了重要的收获,发现了当时人类原地用火,而且用石头围挡起来的火塘的结构,这是非常明确的证据。

另外就是发现了一些原地埋藏的烧骨、烧石、灰烬。还有一些石灰岩块因为长期的高温烧烤变成石灰了。

当然我们还用了现代的科技手段来对这些证据进行进一步地检测分析,比如说做磁化率的分析和红度的分析。我们在怀疑是火塘的部位,发现非常异常的磁化率和红度的信号,比同层的其他部位,包括洞外地表的堆积信号都显著地高出很多倍。

而要达到这种信号,这里火的温度应该是要达到700度,而自然火的温度一般最多达到300度,所以这是一份非常坚实的证据。

我们得出结论,北京猿人能够制作使用工具,而且是复杂的工具,还能够用火,所以他们是很聪明的一个群体,他们不见得一定要灭绝。

那北京猿人到底是猎人还是被猎杀者?是他们吃了动物,还是他们被动物给吃掉了呢?对这个问题我们也要具体分析。周口店遗址实际上是非常复杂的,在某些层位,尤其是上文化层,我们叫它第四层,出土了人类化石,出土了石器,也出土了用火的痕迹,再就是出土了大量的动物的骨骼。

而这些动物骨骼有它的特点,一个是绝大部分是食草类动物,主要是鹿类,再一个就是这些骨骼大部分都比较破碎,而且身体的部位是不完整的,有些骨骼上面还有人类工具切割的痕迹和用火烧烤的痕迹,所以在这个时期应该说北京猿人就是狩猎者,但并不是所向无敌,狩获的动物主要还是温顺的食草类和比较小型的慢型爬行的动物。

但我们也必须看到,就是在北京猿人个别的骨骼上面有些动物啃咬的痕迹,这是否就证明这些人是被动物给吃了呢?我觉得无法得出这样的结论,因为这些痕迹可以是在人死后被动物啃咬的,比如说啮齿类动物,因为要不断地磨牙,就去咬这些硬的东西。

所以它们是不是真正把人给吃了,我们现在不得而知,没有明确的证据。但是即使个别的北京猿人曾经被剑齿虎等猛兽猛禽给吃掉了,也不能认为当时的人类的生存能力低下,还处于食物链的低端。为什么?今天还照样有人类偶尔被老虎给吃掉,难道说现代的人类还是生存在很低的食物链的位置上吗?不能这样看。

一个相关的问题是,周口店遗址是北京猿人的洞穴之家吗?这个遗址有很高的剖面,是不同时期堆积起来的,从70万年到30万年之间:这里有很多的层位,有的层位,比如刚才说过的上文化层,第四层,发现了人类活动的各种迹象,像原地用火的一些证据都表明,这个时候人类是住在洞穴里面的,这个洞穴在这个时期是人类的家园。

但是在有些层位,比如说第十一层到第十三层,出土了很多比较完整的洞熊、鬣狗的骨架,还有一些食草类动物的残肢,另外发现了非常多、成层的鬣狗的粪便,而在这个层位里基本上见不到人类的化石、人类的文化遗存。

那说明什么?这个时候人类不在这个地方生活。所以你要简单地说周口店遗址是北京猿人之家,或者说是洞熊之家、鬣狗的巢穴,都是过于片面的,我们需要具体来分析,用科学的证据来说话。

大家可能都知道北京猿人的化石,包括山顶洞出土的人类化石,那些在三、四十年代出土的化石,都在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丢失了。大家都想知道丢失的北京猿人化石在哪里,还能够被找到吗?

从我了解的信息来判断,北京猿人的化石可能有三个去向。一个是它们在战乱中被彻底毁掉了;再一个就是,它们可能在日本藏匿着;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它们流落或者存放在中国的某个地方,目标地点包括北京、天津和秦皇岛。

至于说它们随着哈里森号或阿波丸号被沉入海底,或者是被运去了美国,这些说法我觉得都完全可以被排除。假如这些化石真的是在战乱中毁掉了,那我们就非常遗憾地永远找不到它们了。

在日本藏匿的这个线索,虽然有些学者,包括我在内,利用到日本学术交流考察的机会寻找过,因为不断地有一些线索指向在日本,但是都无果而终。为什么?因为得不到日本政府和相关人士的配合,进行不下去。

至于在中国的线索,我们一刻也没有停止过追寻,在北京,在天津,在秦皇岛都去找过,但是也是一无所获,有的是因为线索不靠谱,有的是因为地形地貌发生了改变,追踪不下去了。比如说原来传说有几个埋藏装着人类化石的箱子的地方,现在变成了百货商场,变成住宅区,你没法去挖,没法去找。

我就想起我自己的经历。我曾经住在丰台区,我的单位在西城区,所以我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时候,会骑着自行车在东城区和丰台区之间穿行。

每次看见路边有挖土,我都会停下来,几乎像得了一种癔症,我想看看是否会挖出北京猿人化石,让我们能够找到祖先的珍贵的标本。可惜现在没法做了,因为这些空间全部被现代的建筑充填满了。北京猿人是我们的一个心结,只要它有1%的希望还在世,我们就要付出100%的努力去找到它们。

最后我还想向大家汇报,周口店遗址不是一个死掉的遗址,它还是一个科研基地,我们还在对它进行发掘和研究。这是2009年我主持的团队开展的发掘,这个发掘其实是为了保护和加固这处遗址。

大家看到这个遗址从1937年停止大规模发掘以后,形成了40多米的一个陡峭的断崖。这个剖面是非常陡直的,而且剖面上出现了一些裂隙,出现了一些松动的石头、浮土,随时可能会有坍塌的危险。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开展了抢救性的发掘。但是周口店这个地方实在是太敏感了,我们在那个地方动土就会被人认为我们是在挖掘新的北京猿人化石,尤其是头骨。

当时有一位美国的记者闻讯赶到现场,对我们进行采访。我反复向他强调,说我们的发掘面积只有区区的20平方米,我们是为了保护加固这个遗址,把濒危的部分挖掉,抢救里面可能埋藏的珍贵的文化遗产,另外就是把遗址调整到一个合适的角度,使它能够长期地保存下去。但是他还是发表了文章说,他们还在挖北京猿人化石。

有些对周口店遗址非常有感情的前辈,他们也在质疑说,高星就是想像裴文中一样,想在周口店挖出北京猿人的化石,然后成名成家。

无论如何,我们还是按照我们的计划去发掘,从上部往下发掘,当然这是一个非常艰苦的,而且是带有风险的过程。我们的确没有找到北京猿人的化石,但是我们发现了很多的材料,包括有详实的埋藏学信息的石器、动物化石和坚实的用火的证据。所以我们取得了很大的收获,而这项发掘和研究以后还会进行下去。

最后我想说几句总结的话:北京猿人是直立人的一个代表性的分支,在人类演化史上,尤其是东亚人的起源演化研究上是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的。我们不必因为北京猿人是发现在中国的周口店,他们可能是我们的祖先,就去抬高美化他们,我们也更不必因为现代人起源这种理论冲击了他们原有的地位,而丑化和贬低他们。

科学传播的基础是科学研究,它应该是科学的,准确的,所以不要把没有科学依据的幻想,一些故弄玄虚的噱头,当成科学资料来加以传播,以讹传讹。

我这一席话说北京猿人,权且作为北京猿人头盖骨发现90周年的一个纪念,同时我也想唤起在座的大家和社会各界对保护,对发掘,对研究远古人类文化遗产的重视,以及希望大家共同努力来追寻失踪的北京猿人化石。

好,谢谢大家!

+完整演讲稿
北京猿人
#科技 /深圳/2019.04.20
有些古老型人类被认为灭绝了,但实际上他们留有后代,我们身上有他们的基因。
评论(73)
发表评论
183****2358
0 0
挨不了了,高先生说的基本上假说,理论支撑不住
2019/09/19
回复
取消 回复
183****2358
0 0
他说的不太对,
2019/09/19
回复
取消 回复
177****5740
0 0
有个很有意思的片段 裴文中先生发现了北京猿人头骨后 摄影师过于关注北京猿人的头骨而把裴文中先生的头忽略了
2019/09/14
回复
取消 回复
137****3490
0 0
谬误
2019/08/29
回复
取消 回复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39′39″
双村记
王维仁
#建筑/ 台北/2016.04.03
41′38″
沙漠考古
伊弟利斯
#历史/ 上海/2015.08.23
35′6″
本故事纯属非虚构
陈晓楠
#记录/ 北京/2016.12.22
33′56″
海错图笔记
张辰亮
#博物/ 上海/2016.03.06

一席鼓励分享见解、体验和对未来的想象,做有价值的传播。2012年成立于北京,一席现场演讲,目前在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深圳、武汉、香港、台北等城市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