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师寺宽邦 僧侣 歌手 一席第700位讲者
为了逃离成为和尚的命运安排,我选择了音乐

大家好,我是药师寺宽邦。请大家多多关照。今天,我就用大约四十分钟的时间,和大家分享人生回忆中的故事和音乐。

 

在日本爱媛县有一个叫伊马原的地方,我在那里的海禅寺边做副主持边进行音乐活动。关于我作为和尚唱歌的经过,我想我今天会慢慢解释的。

 

我的父亲是一名和尚,经营着自己的寺庙。

 

 

说到日本和尚或寺庙,规矩真有些奇怪。我是我父亲唯一的儿子,“你将在这里继承寺庙。”嗯,自从我出生起就被决定将来要成为一名和尚。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以为我会像大人说的那样去继承这里。但是进入青春期后,我觉得如果按照这样的轨迹发展,人生岂不是太痛苦了。而就在那个时候我接触到了音乐。

 

为了逃离成为和尚的命运安排,我选择了音乐。从大学开始就认真地举办各种音乐活动。毕业后我和音乐学校认识的朋友,组成了一个名叫Kissaquo的乐队,正式作为音乐人开始活动,发行CD唱片。就这样持续了15年。

 

 

在成为和尚的过程中,我的人生出现了两次大的转折。

 

首先,我们第一次巡演的时候,我记得很清楚是在九州的购物中心里。有一位观众因为我们的歌留下了眼泪。演出结束后的签名会上,我得知这位观众是一名六十岁的老人。他说:我忽然想起了我的爷爷、奶奶,我很久没有想到他们了。他告诉了我这样的心情。

 

我想,如果我的音乐能让对方想起重要的人,这就和我父亲作为和尚所做的法事没什么不同。我忽然意识到,现在,我做的唱歌这件事,或许和和尚做的事情是一样的。我开始对佛教产生了兴趣。

 

在那之后,我们签约了唱片公司,转到东京工作。出道后我开始和很多人合作,一起制作音乐。

 

 

毕竟,我认为人生90%的麻烦可能都来自人际关系。那个时候,我突然和许多人一起合作,不同的人看法不同。

 

到底什么才是正确的?我开始无法理解自己,我为什么要制作音乐?我想通过音乐传达什么?我第一次讨厌音乐,那时我以为我会放弃。

 

或许原本就是为了逃避现实而开始做音乐的吧。碰巧那时乐队成员生病了,活动被暂停,意外地让我经历了最为挫折的痛苦时光。

 

那时,我手捧着有关佛教和禅的书籍,日复一日地读了很多,并把我当时感受到的勉强写成了一首歌。虽然是我绞尽脑汁谱写的歌曲,但当时根本不能很好地唱出来,所以被放置在一边了。

 

这些感受被我用歌曲的形式表达出来后,我感觉神清气爽,这是我第一次面对自己内心而创作的曲子。下面请大家一起来欣赏这首歌《我》。

 

人啊 不管谁都有秘密

欺骗 伤害 受伤

这都是我

不管回忆多么的痛苦

过去是无法改变的

我们只能向前直视命运

将那一天映射在眼里不断蔓延的黑暗的前方

把道路上丢弃的梦想和回忆收集起来

一定能从中找到活在当下的答案

 

在时空中 变化的不变的事物

不再需要去分辨它们

让我们接受一切活在当下吧

因为我是

独一无二的

 

之后,我在三十岁的时候去修行了,在京都的安田市山的天龙寺。我在那里修行了两年,期间放弃了所有的东西。说真的,过着普通的生活,并获得各种经验是非常有价值的。

 

 

修行期间,我们一般四点起床,喝粥,做清洁等各种工作,或者做一些田间工作。主要的训练是坐禅,每天都要持续到午夜。这样的日子我坚持了大约两年。这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经历。其实当时我已经结婚了,但是我离开家人,抛弃了一切,也停止了音乐。

 

这两年对我来说是人生中非常宝贵的时间,我能够坦率地面对自己,这是只有我自己的两年。那时,我认识到我是从心底喜欢着音乐的,并且我想即使成为了和尚,我也会通过音乐进行表达。

 

修行结束后我回到了家乡,作为副主持一边支撑着寺庙,一边重新开始音乐活动。

 

 

那之后制作的歌曲,大多关于那些对我来说短暂而重要的存在。朋友、家人和故乡,它们自然而然地存在着,我常常唱一些与我同在的东西。

 

下面这首歌包含了我想要传达的核心。我认为生命中最重要的是联系,因为自己与他人的联系,我才真正认识自己。我认为生活就是联系。我感谢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联系,珍惜这些联系。这首歌包含了我努力不去忘记这些的心情。

 

下面请大家听一下以联系为主题的歌曲吧。

 

我感冒的时候

你用手抚摸我的额头

在我失落的时候

你用手拥抱我

 

即便在我变得无法相信任何人的时候

你还是跟往常一样接受这样的我

直到最后也松开你的手

 

这只手是为了支持、帮助而存在的呀

在接下来的道路上为了分享这件事

想要和你一起生活下去

这只手再也不会松开了

 

在我作为和尚进行音乐活动的同时,我还尝试了把佛经改编成歌曲,通过这种方式来表达。

 

关于这个经文,我今天有机会想谈谈。最初,我在修行期间曾有过一个想法,就是化缘训练。化缘也就是,大约四个和尚在街上发出“huo——”的声音。这是佛陀教义解救世间的一种修行。

 

修行期间,阅读是不得不做的,化缘也一直有在进行。那时我们四个人会一起发出“huo——”的声音。因为我喜欢食物,所以我在训练时常常带上一碗米饭,我觉得很开心。

 

那时我和很多和尚一起接受修行,我发现许多人在一起诵经的时候,声音的重叠非常动听,充满了能量。我觉得人的声音是有力量的,这个感受扎根在我脑海里。

 

“如果在佛经中加入合声伴奏效果会怎样呢?”我一直有这样的好奇心。

 

四年前的一次演出,我第一次尝试了般若心经,这是日本最广为人知的经文。我想试着给它加入合声,第一次这样尝试了。

 

 

我当时想,这样的事仅此一次就好了,毕竟改变很久以前流传下来的传统是需要勇气的。但是当我唱起般若心经时,有很多观众非常兴奋。一开始大家还很惊讶,渐渐地就双手合十跟着合唱,这让我很惊讶。

 

在那之后,视频在网站发布了,各个地方都有反响,而且在中国的很多地方传播,海外的人也都听到了。我只是在日本尝试了般若心经,但音乐却超越国界传播到中国,真的非常感激。

 

 

就这样,我作为和尚在唱着歌,我想以一种自己能表达的形式进行传递。因此一直到现在,我都尝试着改编佛经。

 

我之前说过联系是最重要的,般若心经就是一部有关联系的佛经。人只有通过自己与他人之间的联系才能确认自己的存在,这就是般若心经的根本——“空”的思想。

 

这首般若心经由无数的人声叠加而成,每一个人声都代表了一个人的存在,这些合声与行踪重叠,或许就组成了我们现在的社会、世界。正因为他人的存在,我也存在着。

 

那么,我想请各位听听下面的歌曲,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您在听歌的同时也能一起唱。这是去年日本niconico的音乐活动中制作的《般若心経 cho ver. テクノ法要 REMIX》,负责电音技术的也是一名和尚,朝仓先生。

 

现在我仍然是海禅寺的副主持,我的父亲是主持,总有一天我也会成为主持,守护海禅寺,守护我的家乡。

 

我想我还会继续音乐活动。我希望将两个世界的世界观结合起来,用佛经和自己的语言继续创作音乐。

 

 

把诵经和音乐结合在一起其实非常困难,但是我想,这样可以将音乐带到般若心经和其他的佛经世界,成为大家接触佛教的的机会。

 

事实上,我们今年将在中国举办演唱会,我将在九月再次来到杭州,希望大家能再次听到我的歌曲。

 

最后,我想再唱一首由佛经改编的歌曲。世尊偈是观音经的后半部分,也叫作普门品偈。在日本世尊偈和般若心经一样广为人知,如果说般若心经是“联系的经”,那世尊偈就是“救赎的经”。

 

 

在世尊偈中,“念彼观音力”这句经文出现了13次。这是要我们将观世音菩萨铭记于心,念诵观世音菩萨的圣号,这样观世音菩萨就会变化为33种不同的化身,将我们从各种苦难中拯救出来。

 

我想这并不是说只有观音能够拯救一切。我自己的生活里,也经历了很多事情,有好事也有坏事。而音乐就是我修行的一部分。

 

事实上,日本的佛教正渐渐地远离日常生活。我想我的音乐要是能成为人们接触佛教的一个契机就好了,并且能够在忙碌的生活中得到片刻空闲。但是我并不认为佛教会消失。因为人是唯一会祈祷、许愿的生物,并以此为根基生活着。

 

 

如今日本寺庙、和尚的形式也在不断地变化着。我这代的和尚正在以各种方式进行着传播。我是通过音乐,其他和尚通过书籍、酒吧等。

 

我通过这些活动与许多人相遇,建立联系,也得到了许多激励。今后我也会将这其中的经验以音乐的形式传递给大家。我想,在听我音乐的观众心里能留下点什么就好了。

 

最后,我想唱这首歌。我把世尊偈进行了改编,加入了很多声音,请您听听最后这个版本。

 

非常感谢,再见。

 


 

【会员专享】

 

 

加入一席会员,观看更多精彩内容。

 


 

+完整演讲稿
僧侣在唱歌
#音乐 /杭州/2019.06.15
为了逃离成为和尚的命运安排,我选择了音乐
评论(35)
发表评论
lanacheery
0 0
谢谢远跨重洋把佛音渡给我
2019/08/23
回复
取消 回复
opus.#12
0 0
ins都是这哥的广告
2019/08/16
回复
取消 回复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热心市民费先生
0 0
没想到是流行乐。
2019/08/11
回复
取消 回复
江小白
0 0
喜欢
2019/08/10
回复
取消 回复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58′18″
都是些没魂没魄的歌
宋雨喆
#音乐/ 深圳/2019.04.20
24′17″
未完成的
张大春
#文化/ 台北/2015.04.18
31′58″
单身的黄金年代如何面对爱情
梁永安
#社会/ 深圳/2017.06.10
30′57″
光外有光
周鍊
#设计/ 上海/2016.03.06

一席鼓励分享见解、体验和对未来的想象,做有价值的传播。2012年成立于北京,一席现场演讲,目前在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深圳、武汉、香港、台北等城市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