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杨 《长安十二时辰》美术指导 一席第715位讲者
这是辉煌的靖安司,所有的斗争、所有的荣辱都融合在这个大殿里,最后是这个样子。

大家好,我是金杨。我就是《长安十二时辰》的美术指导。今天很高兴来到一席和大家分享《长安十二时辰》背后的故事,还有我们美术组是如何工作的。

 

一切的原点都源自于这一天——2016年9月10号,星期六。这一天我的一个老同学杨志家来找到我,我们是大学的美术系同学。他风尘仆仆,忧心忡忡地来找到了我,在我家楼下开始跟我聊天。

 

我们的聊天是这样的:

 

 

我说这是什么事这么大,他告诉我,要拍大唐的一天,班底非常好。我听上去就非常感兴趣,因为我之前就拍过一部唐朝戏。我说这个挺好啊,拍唐朝的一天,筹备个三四个月应该差不多了。他说得一年。我觉得不太可能吧,拍一天要筹备一年吗?然后将信将疑。反正这个事是看上去很靠谱,很有意思。然后我们就开始了美术组的筹备工作。

 

我们在东四环外一个非常有名的酒店,其实就是剧组的宾馆里边开了一个房间作为我们的办公室。然后召集了三四个人,开始了每一天的剧本研读、讨论。这个剧本也非常好看,当时就是马伯庸《长安十二时辰》这部小说的上半部。我们很快地去了解了这个故事,并且找到导演去沟通最初的想法。

 

大仙灯的想法就是在这几天出来的。我们画了草图,然后导演一看,挺好,这个想法很有意思。我就觉得这一切都非常地顺利。真的能用一年吗?

 

结果呢?我给大家看一看我们从筹拍到完成的整个过程:2016年9月,我们见面然后开始沟通,开始在北京筹备。2017年我们转到了象山,从五月份开始在象山继续筹备,然后看书、画图。直到7月份开始搭建这些外景,开始制作一些道具,这时候已经过去了一年。到11月11号正式开机时,还有很多景没有做完,很多道具还在制作。一直到2018年六月份杀青,已经过去了两年的时间。

 

有照片为证,这是杨志家最早见我的时候的样子。

 

 

两年后过去了,他是这个样子。

 

 

我们美术组是做什么的呢?他们好像很抽象,也很具体,简单地说:一部戏你能看到的这些东西,除了演员身上的造型以外,都是由美术最早设定并且执行出来的。

 

美术组是一个大团队,这部戏更是非常庞大。除了我们两个人作为美术指导之外,还有不同的副美术、执行美术等等。之外还有很多具体的执行部门。

 

▲ 《长安十二时辰》美术大团队

 

第一个部门是置景组。我把它放在第一位,因为他们是真正的幕后英雄。他们最多的时候达到几百人,肩负着非常繁重的劳动。我形容他们是猛将如云,拼的都是功夫。

 

大家看到的这些非常壮丽的宫殿,还有街巷里边的房屋,都是他们一砖一瓦、一廊一柱支撑起来的。

 

 

搬运这些拍戏需要的石料。

 

 

我想给他们拍一张合影,可是找不到机会,只有等到他们吃中午饭的时候。

 

 

他们平时都是散落在十几个不同的景地里面,你根本数不清他们到底有多少人。所以有了这张照片,好像这个角度还不错。

 

道具组。我管他们叫“机器猫”,因为不管你想要什么东西,他们都能够告诉你怎么出来的。他们要学会劈柴,还要会熔铁,还要会养花,还要会雕刻。

 

 

他们会制作很多大型的道具,还有小型的玩具。

 

 

他们还会养各种动物。我们这部戏简直就是一个动物园,养了很多动物。

 

 

他们还有一间很大的库房,里边放着这部戏所用到的所有的道具。

 

 

部剧非常大的一个特点就是,我们几乎所有的道具,99%以上都是自己重新设计并且制造出来的,没有去用很多道具库里现成的东西,所以道具的制作量是非常庞大的。

 

还有微缩模型团队。我形容他们是:“糙汉做细活,千万别催我。”我们这个微缩模型团队从我们在北京的时候,很早就开始沟通。他们的带头人是一个糙汉。左边的就是糙汉,看上去好像不靠谱的样子。

 

 

他在北京的时候就跟我们一直在说,我的活儿非常细非常细非常细,然后我们就信了。然后把他带到了象山,在楼下的这个铁皮房子里面,他们有四五个人,制作了三个月。大家在剧里面看到的这些非常细微的微缩模型,都是他们用手一点点拼接而成,用的材料全部是木材。

 

概念图组。大家也在网上看到了很多很漂亮的气氛图、概念图,只要你想得到,他们都画得出来,而且画得非常地精彩。

 

 

刀剑制作组。请了几位龙泉的老师傅来制作了一些唐代的刀剑。从最早的设计图,到后来的完成品,都非常专业。

 

 

雕塑组。我拿青春铸明天,为了大唐这一天。我们请了非常专业的老师,从央美的雕塑系请来了雕塑家,替我们制作了一批非常好的唐代道教雕塑。其实大家知道,因为唐代的雕塑如今所剩无几,更何况是道教的雕塑。所以我们综合了很多道教的文化,还有唐代的一些遗存,甚至是陶俑上面的元素,重新制作了十多个非常高大的神像。

 

 

在我们制作的过程中,以上这些部门基本上被我俩都得罪光了。他们心里边估计对我们也都是又爱又恨吧,估计都在默念着一句:你行你来啊!

 

我想:我行我来,我能来什么呢?

 

来烤串吧。

 

 

我只能经常请大家吃一吃烤串,聊聊天。我们还得往前,《长安十二时辰》还得拍。

 

我设定了一个小目标,也就是导演最早说的:我们要尽力还原大唐长安的这一天,也就是上元节当天从早晨到晚上的所有变化。

 

我们开始看书,看各种资料、文献,还有画册。

 

 

去博物馆里面寻找大唐的蛛丝马迹。

 

 

还有去实地考察唐朝的古建,请专家来给我们讲课,开始画草图。

 

▲ 草图阶段,金杨/绘

 

我们想象的长安是什么样子,需要先在纸上实现。画的时候我们想:这些东西怎么去实现呢?我们要找一个场地,找一个很大的地方,于是我们开始了我们的海选。我们提的要求非常简单,就三点:要有唐风的建筑;要有笔直的街道;还要有充足的档期。

 

 

然后我们在全国选了很多地方,最后有一个特别大的发现——这个场地根本就不存在。

 

 

我们自己挖的坑也得往里跳,然后我们就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自己去建一座唐城。所以我们的办公室开始从北京挪到了遥远的宁波象山。

 

 

象山影视城给了我们70亩地,大概相当于7个多足球场的样子。在这片土地上我们开始了梦想的实现!

 

 

我们开始大张旗鼓、热火朝天地干起来。

 

 

我们建造了什么呢?有这样的11米高的坊门,建造了三个。

 

 

非常宽阔的坊道,四条。

 

 

坊内的主街,15米宽的有三条。

 

 

还有不同的街巷(里边的各种建筑、各种庭院),十三个。

 

 

讲一讲里面一些重要的场景我们是如何设定的。西市大家可能不是特别了解。长安城非常大,有108坊,分东、西两市,就是大家去购买东西的地方。大家现在经常说我买东西、买东西,其实就是从那时候来的。在东、西两市,你可以买到当时所需的所有东西。

 

历史上有记载:“长安西市百肆,有贩粥求利而为之平者,姓张,不得名,家富于财,居光德里。”(《白行简纪梦》)这个意思就是说西市太繁华了,人流量非常大,卖点稀饭你都能发大财。

 

西市是这个样子的,是一个方形,被井字街分成了九块。里边有卖鱼的、卖米的、卖金银器的,所有的商铺都罗列在这个井字街的两边。

 

 

这是从最早的草图到气氛图到建筑的一个过程。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摒弃了以往的一些影视剧的做法,就是做比较窄的街道,然后铺上青砖,两边的楼阁很高,制造一种所谓的繁华。实际上,根据文献记载,唐朝的街道达到了15米宽,非常地笔直,两边的房屋并不高,其实就是一层为主,两边还有水渠,建造得非常规矩。

 

我们也按照这个原则去呈现了西市,还有长安的一些建筑。这就是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

 

 

具体到操作阶段,第一个就是要解决颜色的问题。唐代建筑很大的特点就是朱色和白色,形成了它整个的视觉的面貌。朱色我们选择了很多种。

 

 

包括在木板上反复地调试,还要在阳光下去做对比,寻找出最符合我们想象的唐朝的样子。这次我们没有用油漆。

 

 

在西市那些重大的建筑,包括一些微小的建筑在内,我们一律都用色粉调制一种我们特殊需要的涂料,在门窗上、柱子上反复地去刷磨。

 

 

我们的兄弟是一些非常想“红”的兄弟。他们为了我们这个颜色刷了一遍又一遍,然后最后再用水去冲,要把木纹体现出来,得到一种很质朴的感觉,而不是油光光的、很亮的那种。

 

下面就讲讲靖安司,这是我们剧里边最重要,也是戏份最多的一个场景。

 

这是原来小说里边的一句话:“靖安司用的是孙思邈的旧宅,恰好与慈悲寺一墙之隔。”这个设定我们再三地考虑,觉得可以变一下。因为什么呢?因为孙思邈的旧宅再大也大不到哪儿去,而靖安司是一个要容纳很多人在里面办公的重要的国家机构,所以我们去改变了这个设定。

 

这是我最早画的草图。

 

 

我们把靖安司设在一个大殿里面,紧邻道观,里边有很多巨大的神像,可能是年久失修,有些墙壁坍塌,这些神像上面也落了很厚的灰尘。但是就是在这样一个很隐蔽的地方,我们所有的故事才可能发生。所以我们的这个设定也就很快确定了下来。

 

 

这就是刚才大家看到的它呈现出来的样子。它包含了很多元素,有神像的肃杀,还有压迫感,还有紧锣密鼓的工作状态,形成了一种很奇怪的、也很奇妙的一种气氛。

 

这是最早的草图和最终呈现出来的样子。

 

 

这是靖安司里边的一个暗室,最早关押张小敬的地方。

 

 

这是呈现出来的样子。

 

 

下面就讲到沙盘。沙盘值得讲一讲是,这个沙盘最早我们设定的是非常巨大的,是整个长安城的一个沙盘。我们计算了一下,沙盘做成整体需要六到九米的规格,即使是放在大殿里面也非常占空间。我们美术组再三考虑,觉得得改一下,为了让它更符合演员的调度和拍摄的需求。

 

 

所以我们把它分割成了很多部分,就像我们看地图的时候可以调出来通州地图,可以调出海淀地图,可以看不同片区的地图。狼卫走到哪里,我们就去调出相应地区的地图就可以了。沙盘也一样,我们做了很多格子,把这些沙盘整齐地码列在这个柜子上面,随时调验。

 

 

这是靖安司里面的神像。这是最早我画的一些感觉。

 

 

包括这个巨大的神像,它是半截的,高度达到三米五左右,是根据道教的始祖来设计的。其实就是给大家一个很大的想象空间:在这个靖安司里边竟然会矗立这么大一个半身像,可想而知它如果曾经矗立在神殿里面是多么令人惊叹的样子。

 

 

这些是里边的道教星宿。

 

 

我们把这个殿设定成星宿殿,里边供奉着道教的二十八星宿,每个星宿有一个神像。我们也是综合了很多元素,从在北京做泥漠,再放大雕刻,又雇了十几台大箱车,从北京浩浩荡荡地运到我们拍摄的场地,中间费了很多的周折。

 

这是剧里边呈现的样子。

 

 

既然叫《长安十二时辰》,那么时间在里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元素。怎么体现时间呢?就是计时器。

 

我们参考了古代的滴水计时的原理,融合了一些西域元素,因为当时大唐还是很开放的,有各种不同的民族、宗教的文化杂糅在一起。于是我们创造了这个水漏钟。

 

 

还有望楼。它最早在剧里面是设定成旗语,张小敬在追捕狼卫的过程中要跟望楼有很多互动。后来我们美术组觉得可以改一改。因为在追捕过程中还要去做旗语,做动作,然后还要在夜间再去观察,这其实非常不便,也是不太现实的一个问题。

 

所以我们改成了现在我们看到的灯箱。

 

这个最早的想法其实源自于道教的八卦。八卦大家知道是通过一些长线短线产生不同的卦象,表示不同的意思。我们想能不能用灯箱两种颜色的改变,来形成不同的图案,去传达不同的意思。

 

 

因为时间有限,我简单地介绍一下。比如说图片左上角是小望楼的传递方式。12个格子可以分为三组,每4个格子表示一个数字,这个大家可能很容易理解。每变化一次能够表示三位的数字。变化很多次,那就传递一种不同的意思。

 

大望楼是一个九宫格,它就可以表示卦象的三条线,它们是什么样的、什么卦象,然后再结合它上面的八个小翅膀样子的东西,产生了更复杂的意思。

 

他们就是通过这个原理制作出了一套密码本。在观看这个密码本、熟记上面的密码这种情况下,达成了信息的传递。

 

大仙灯。

 

 

这个大仙灯是上元节上集合了当时大唐所有的能工巧匠制作出来的一个令人惊叹的景观。它非常高,有70多米,也就是二十多层楼的高度。它分为地下和地上的部分,下面有暗流通过,转动这些齿轮,动能再传导到上面。

 

 

上面又有玄关层,还有天枢层,还有老子头像层,里边有很多复杂的机关,产生了很多有意思的运动。

 

最后呈现出来是一个像仙山一样的形状。

 

 

下面就是竹凤凰。我们在戏里边看到张小敬追逐狼卫的一场戏,非常精彩,里边就涉及到一个竹凤凰的道具。

 

 

我们当时就想这个竹凤凰怎么做呢?可能要二三十米长,要请专业的团队来做。当时我们已经到象山了,我们就开始寻找专业的团队,在附近的村子里面打探。

 

 

后来我们开车走到一片竹林之下,杨老师说“竹林之下必有高人”。我们发现了两位老者,老者骨骼清奇,似有神功。我们就跟他们攀谈了起来,几句话之下我们就了解到对方肯定是高人,他们能够熟练地编织各种东西。我们沟通了一下我们想做一个什么东西,老头说没问题,我们都可以编得出来。然后我们就愉快地决定了。

 

过了十天之后,我们来看到他们的劳动成果。

 

 

这个是他们说的凤凰的身体,然后是凤凰的尾巴。很明显,跟我们想象的有一点差距。

 

我们就驱车到这里,跟他们进行了复杂的沟通,因为他们说的都是宁波方言,我们还叫来司机给他们当翻译,反复地聊。最后我们喷绘出一个等大的气氛图,告诉他们我们要做这样的一个凤凰。后来老头说你这个不行,颜色太暗了。我们又喷了一个白底的凤凰的气氛图。直到达到他们的要求为止。

 

 

经历了大概两个多月的制作。这个凤凰终于拉到了我们的现场,就是我们在剧里看到的样子。

 

 

虽然只有短短的几秒钟,但是我们在背后还是付出了很多的辛苦。

 

今天给大家再讲一些普通观众在戏里面看不到的场景和物件。这是我在当时的神殿里边拍的一些照片。

 

 

你可以看到墙壁上密密麻麻画了很多星座、星宿的形状,上面还有题字,就是说我们要符合这个星宿殿的设定,墙壁上都有壁画。我们做了这样的工作,但是实际拍摄出来,你都要仔细地看,不然一晃就过去了。

 

 

我们还在门上画了神像。

 

 

这个神像我们想做到什么效果呢?就是让大家好像能看到又好像看不到的那种感觉。

 

 

它已经完全融合在这个大殿里边了。大家可以在看戏的时候再找一找。

 

这个肯定更多人都想不起来是在哪场戏里出现的。

 

 

这是在檀琪去找永王要人的时候,永王在打马球,上面是这匹马的洗漱用品,我们做了一整套,其实镜头就一闪而过。我们还给每一匹马起了个漂亮的名字,因为唐朝人很喜欢骑马。

 

然后还有各种大的道具。这是床弩。

 

 

是在烽燧堡之战的时候,我们复原了唐代的床弩,而且还在上面写了字:这个床弩是在什么时候做的、在什么地方做的、谁做的监督。这些都是我们在幕后做了很多的设定。

 

靖安司里边的地砖,每一块都是不一样的,那些坊墙上的纹路我们都要反复地比对。

 

 

 

皇帝要在花萼楼上宴请众人,我们要做这些。

 

 

场景里边的书法,我们所有的书法都是手书,避免出现很多的电脑字体。

 

 

就包括这些香囊的字都是手书的。

 

 

讲到这里要说一下,所有我们做的场景最后要面临新的选择。刚才我们看到的西市的地面部分,非常好地保存了下来,现在还矗立在象山影视城的那块土地上。以后的剧组还可以重复地使用,也可以去旅游、拍照。

 

还有一些就不太幸运了。在摄影棚里面我们建造的这些大殿也好,各种装置也好,最后都要面临拆除和消失的命运。

 

这是在戏里面李必跟太子见面的地方。

 

 

最后变成这个样子。

 

 

这是我们辉煌的靖安司,所有的斗争,所有的荣辱都融合在这个大殿里。

 

 

最后是这个样子。

 

 

繁华落尽,人去楼空。这是我在所有场景拆除得差不多的时候在摄影棚外拍的两张照片。

 

 

突然感觉自己真的是像做了一个十二时辰的梦,这场大梦过去,又要恢复平静。

 

这部剧几乎榨干了我对唐朝的想象,也融合了我们各个部门人员的努力,才呈现出这么美好的画面。

 

 

十二时辰虽然非常漫长,在我们的人生中仍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非常幸福的是我们在这一瞬间做了一件事,并且竭尽所能,做到了我们认为的极致。

 

谢大家。

 

【一席会员专享】

 

 

点击阅读原文,加入一席会员,观看更多精彩内容。
 

 

+完整演讲稿
造景十二时辰
#电影 /北京/2019.07.21
这是辉煌的靖安司,所有的斗争、所有的荣辱都融合在这个大殿里,最后是这个样子。
评论(122)
发表评论
林则纯
0 0
好棒好棒
2019/12/04
回复
取消 回复
风殇流年
0 0
繁华落尽,人去楼口
2019/12/04
回复
取消 回复
深北
0 0
还原了人们对大唐气象的想象。
2019/11/14
回复
取消 回复
oblige。
0 0
极致,震撼
2019/11/11
回复
取消 回复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32′42″
穿越帷屏的风景
黄文英
#设计/ 上海/2015.09.20
31′58″
单身的黄金年代如何面对爱情
梁永安
#社会/ 深圳/2017.06.10
30′39″
热闹观察家
徐腾
#建筑/ 杭州/2017.07.15
35′53″
五条人乐队
五条人
#音乐/ 广州/2016.11.27

一席鼓励分享见解、体验和对未来的想象,做有价值的传播。2012年成立于北京,一席现场演讲,目前在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深圳、武汉、香港、台北等城市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