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碎片 乐队 一席第719位讲者
搞乐队是不安定的工作,不建议你们做

谢谢大家,先给大家做下自我介绍,我们是声音碎片。这支乐队不算太老,但也不太年轻,大概有15到16年时间了,在这十五六年的时间里我们发表了四张专辑,非常可怜,才四张。

 

我们目前是五个人的阵容,我是马玉龙。

 

我右手边这个是小飞,山东人。

 

 

鼓手叫胡子,新疆人,有半个维族的血统。

 

 

键盘手是刘光蕊,东北人。

 

 

吉他手李伟也是山东人。

 

 

非常感谢一席给我们这么一个特别的舞台,说它特别,是因为平常我们演唱完,最多说“谢谢”就走了,但今天我还得讲十分钟的话。

 

我是南方人,俗话说“天不怕,地不怕,最怕云南人、广东人、四川人说普通话”,我就是四川人。而且我还是四川西南最南的地方,生活在海拔两三千米以上的一个野蛮人,是化外之民。在五六十年前我们老家,从来都没有外人进去过的,所以今天你们能看到我很幸运。

 

刚才我们唱了两首歌,一首老歌,一首新歌,第一首歌叫《陌生城市的早晨》。我是1998年来到北京的,是我们老家那一带第一个北漂的人。我在北京的酒吧唱歌,在地下通道混等等,最终认识了李伟。

 

我们在一个喝酒的场合聊足球,结果聊出了一支乐队,那是在2001年左右,之后我们组建了“声音碎片”这支乐队,当时的原始成员有四位,现在就剩下我和他。搞乐队是不安定、不稳定的工作,不建议你们做,太多成员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反反复复。

 

北漂20年了,我们住过很多地方,从地下室、半地下室,到郊区的小院子,最后到鼓楼的那些胡同里……

 

我对北京这个城市,对北京的每一条街道都很有感情,但是非常奇怪的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在这养老送终,我一直有一个想离开的心态。你们想想在那么一个巨大的城市里,无数人来,无数人走,结识无数的人,就这样一直重复。

 

这首歌写的就是这种感觉。

 

每条路都通向这里

只是出口隐藏得太深

所以每条街都像在突围

经过的人没有名字

唯有城市接近不朽

最后时间得到所有光荣

……

 

这是2008年我写给北京这个城市的一首歌曲,它的节奏还很强烈,充满了青春气质。一个再没有青春气质的人,再去演唱这样的歌,是不是很尴尬?有的人不尴尬,但我有那么一丁点。因为那首歌结合了新浪潮,有点迪曲的意思,所以大家应该是在舞动的,结果我们几个没有人在舞台上动。

 

从1998年到2008年,我们刚好30出头一点,正是最好的年纪,在这以前我们弹吉他、组乐队、谈恋爱、看电影,找几本书看,活得自由自在,完全无法无天,整个天下就只有“摇滚青年”这四个字,没有别的了。

 

但是在2008年以后,有两个我非常亲密的人离开了这个世界。一个叫王赣,他是声音碎片的第一任鼓手。他在2008年以前,具体时间我忘了,因为癌症,30岁出头就去世了。

 

还有一个就是我亲哥,马玉华。所以这首歌叫《送马玉华到2011年》。他也是得了癌症,莫名其妙就不在了。这种打击,这种震撼,到今天我依然做梦都还梦到。

 

从2011年开始,我对所有我写的歌就感到不满意了,因为我换了一种眼光看这个世界,我想成为一个人,想成为我这个人,而不是成为一个摇滚青年、文艺青年,或者是大家喜欢的人。但这个过程很矛盾,特别挣扎。刚刚写完一首歌觉得太好了,但第二天一听,一点兴趣都没有,这样反反复复,挣扎了十年。

 

从2008年到2018年我们一首新歌都没有发表,直到今年5月份我们才发了第四张专辑。叫什么不说了,反正你们也没听过,自己去查吧。

 

《送马玉华到2011年》我本来想叫它《风轻扬》,因为我不想写具体的人。但是我有一个朋友说,唐诗里的《赠汪伦》《别董大》《送元二使安溪西》,都是普通的人名。他说你就取个普通人的名字,刚好这是一首纪念的歌曲,于是我就取了这个名字。

 

《致我的迷茫兄弟》是我换一种眼光,换一种头脑思考以后写的第一首歌。我是四川大小凉山人,是个彝族,但彝族是1949年以后才有的,原来叫蛮子、“luo luo”。

 

大小凉山现在非常出名了,它的新闻旧闻都非常多。最近我带张晓舟还有一些朋友去拍MV的时候,他们很震撼,因为那里很魔幻,像另外一个世界。

 

在大小凉山地区,包括我老家地区,至少有100万年轻人在最近十年,到中国的大江南北打工,一百万是最保守的数字,据统计,光东莞一个地方就有86万人,还没有算北京、上海、西藏、新疆。

 

而我的这些同胞,他们因为条件有限,受教育的程度也有限,他们大多数在进城之前连汉语都说不好,跟我一样。你们想想如果他们在大城市里打工,他们要面对的困难,都是可以想象到的。

 

他们找不到工作,面对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该怎么办?跟我一样,他们也会有很多迷茫,很多焦虑,所以我就想写一首歌安慰一下这些兄弟。

 

《致我的迷茫兄弟》

 

你好

让我们一起忘掉今天

让我们一起抵抗虚无

请你把鼓声敲得响亮

飞扬的不该止于这里

让我们再次回到街上

像从前那样头脑清楚

是的

岁月让生命变得脆弱

机器让人性变得可疑

娱乐让思考变得可笑

当你在洪流之中挣扎

什么是你的救命稻草

你不能带着迷惑离开

……

 

 

我相信今天有很多朋友是第一次认识我们,但你们认识我们已经很晚了。每个创作者都会有灵感枯竭的时候,每支乐队也都会有解散的一天,这是个必然要发生的事情,拭目以待吧。

 

《送流水》

 

当一切无可挽回地熟透

你也就慢慢成为看客

在二十一世纪 物才是上帝

人像工具

再没有什么天长地久了

一切都轰轰烈烈速朽

眼看他起高楼 看他宴宾客

成王败寇

流水啊 别回头

流水啊 别回头

流水啊 别回头

流水啊

你会在多年以后等我吧

我已经放下狂野的心

在鼓楼东大街 看着黄昏星

遍地风流

赐我们一首值得唱的歌

让吉他剩余一点尊严

我曾经在天涯 妄想过世界

如此而已

流水啊 不要回头

流水啊 不要回头

流水啊 不要回头

……

+完整演讲稿
大门口的陌生人
#音乐 /北京/2019.07.21
搞乐队是不安定的工作,不建议你们做
评论(74)
发表评论
向上吧,少年
0 0
听的泪目
2019/11/15
回复
取消 回复
花落曾经
0 0
你在问我吗?我想告诉你,我不知道。
2019/11/07
回复
取消 回复
199****4366
0 0
生活不是一声巨响,而是一阵呜咽
2019/11/02
回复
取消 回复
136****6298
0 0
不是坚持,是热爱
2019/11/02
回复
取消 回复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45′0″
僧侣在唱歌
药师寺宽邦
#音乐/ 杭州/2019.06.15
30′57″
光外有光
周鍊
#设计/ 上海/2016.03.06
21′59″
建一座看不见的垃圾处理厂
汪剑超
#创业/ 上海/2016.08.21
35′19″
四十岁还在成长的烦恼
赵易
#人生/ 上海/2016.10.30

一席鼓励分享见解、体验和对未来的想象,做有价值的传播。2012年成立于北京,一席现场演讲,目前在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深圳、武汉、香港、台北等城市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