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熊无二 漫画作者 一席第717位讲者
我要跟一直误会我是小姐姐的大家说一声抱歉,今天是我人设崩塌的一天。

大家好,我是浣熊无二。其实这次来上一席,家里人还挺担心的,因为我是个宅男,也不会演讲。

 

我是一个不务正业的漫画作者。为什么说是不务正业呢?在大家的心中漫画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海贼王,很熟悉。

 

 

但是我画的是这样的。一个普通的冰淇淋,我把它想象成了一个肌肉男。

 

 

这是路过一个咖啡馆,看到了一个拖把,在我眼里是一个很Rock的大爷。

 

 

其实一开始我是一个很正经的漫画作者,之前的画风是这样,还挺可爱的。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种呢?原因是这样。我从小很喜欢漫画,然后如愿以偿地加入了猫小乐漫画工作室,成为了《阿衰》漫画的主笔。但是我在几年的时间里没有做出任何成绩,你们白鼓掌了。

 

其实漫画的竞争是很残酷的,我们要在杂志上不停地争排名。我当时非常努力也没有突破中间线。那个时候我就进入了一个低谷期,我们老大猫小乐就安慰我说,没关系,这个事慢慢来,反正我会画一辈子的《阿衰》。我觉得老大可能是这个意思。

 

 

从小我有一个技能,看到什么我会去联想,但是之前我从来没有在意,反而在低谷期我想到了它,就像抓到了一个救命稻草。我就开始用这个技能来锻炼自己,逼着自己开始每天在微博上更新。

 

这是一个减速带,我把它画成了一排可爱的小浣熊。

 

 

这是我爸妈家的一串大蒜,在我眼里它也不是普通的大蒜了,而是一个绝世高手。

 

 

这个大家一看就知道我是在哪拍的,在我脑子里是这样的,挺好玩的。

 

 

没想到我小时候这种无聊的技能竟然派上了用场,在微博上慢慢地开始有人关注我。早期最火的一张是这个,我们青岛的栈桥。

 

 

很多人都说,看了你这个图就觉得青岛真是一座皇帝来了都趴下不想走的城市。之后就有很多媒体想采访我,我第一反应是拒绝的,因为那个时候我来不及减肥了,当然现在也没成功。

 

他们问我最多的问题是,当时是怎么想到画这个东西?我每次的回答其实也不太一样,因为真的是一闪而过的脑洞。

 

比如说大雾天看不太清楚栈桥的细节,过年期间客流量不是那么多,不影响拍摄,带我女儿去喂海鸥,心情比较美丽。看到的瞬间就出现了这个想法。

 

 

首先看到回澜阁,想到了清朝的皇帝的帽子,往下延展就是身子趴着,手在前面,背后的这些路灯,一开始我没有想好,后来转念一想就把它当成针灸好了。这一切基本上是在几秒钟内脑子里就过完了,用了一刻钟画出来。

 

这种一下就全出来的感觉特别好,我就觉得自己可能有一种不同寻常的能力。直到我看到了一个科学的解释,空想性错视。

 

人类的大脑对外界出现的某幅画面或者一段声音,总是倾向于赋予一个具体的含义,但其实这种含义只是巧合,并不存在。

 

这个解释让我挺失落的,因为我发现自己原来只是一个普通人。我想大家成长的过程中可能也有这种感受,突然有一天真的意识到自己不是超级英雄。

 

后来很多人看到了我的画,纷纷给我发来他们看到的有意思的照片让我画。这是一个破损的墙纸。

 

 

一眼就能看出来像什么东西,我把它画成了歌剧魅影。

 

 

还有这个,那棵菜是不是很有戏?

 

 

我当时想到的是画孙悟空。但是那个菜汤的部分不太好处理,我就把它想成一个星球。那么谁拥有星球呢?小王子。

 

 

其中还有人会来跟我开玩笑。我有一个漫画同行,他给我发来一张照片,他跟我说,你能画吗?

 

 

我说能啊,你给我等着。

 

 

然后下一张是我自己画的比较爽的一张。

 

 

我把每一颗爆米花都仔细地画成了一个单独的形象,而且每一个形象跟爆米花几乎是完全重叠的,我最喜欢的是右下角这个和尚。

 

 

其实在我这种神经病一样的创作上,我女儿给了我很大帮助。这是我女儿。她当时跟我说她在烤鱿鱼,我说鱿鱼在哪儿呢?她告诉我,这个伞就是。喔,我一看真的是。

 

 

那个时候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不如把孩子画进我们喜欢的动画和童话世界里。

 

 

我下了很多工夫,加了很多细节,比如说那个桌子让我画成了一个在吹竖笛的小怪物,海绵宝宝里的人物基本都在里边。

 

一眼看上去找不到对吧?海绵宝宝的好朋友派大星在这,它旁边还有一个类似一条线的东西,那其实是痞老板,还有驾校的老师,以及蟹老板的女儿就露了一个头,要放大才能看到。

 

 

我觉得比较好玩的是这个,左下角有一个海绵宝宝,他在看《海绵宝宝》。

 

 

画完这张画以后,我觉得这个表现形式真的挺有意思,而且对女儿来说也是一个童年成长的纪念,我就决定把它画成一个系列。之后在出去玩的时候,我就给女儿拍了很多照片。

 

拍这张的时候我问她,这堵墙你觉得像什么东西呢?她说像一条龙,然后马上跑过去说我要给龙洗澡。那好吧,我想想看,龙嘛。

 

 

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千与千寻》,因为里面有一只很出名的小白龙。

 

 

《千与千寻》里的人物我尽量都画在里面了,包括右边那两个猪。但是画完我后悔了,我画的时候真的没有想到,女儿是千寻,那猪是谁呀?

 

这个是出差的时候,我带女儿路过,看到这个蓝色的抹布,我脑子马上想到这不是蓝精灵吗?我就想把这个照片画成一个蓝精灵的场景。

 

 

但是后来我回去找素材的时候发现蓝精灵是白帽子,那我也不管了。

 

 

后面我还画了很多这个系列的。这是我们八大关的一颗奇怪的树,我把它画成了一个九尾狐。

 

 

这个是我有点私心,因为我特别喜欢宫崎峻的《幽灵公主》,我就把她放了进去。

 

 

这个是我女儿自己主动要我拍的,她说这些路灯就像是一个一个蛋,能孵出小精灵。那主题就定了,宠物小精灵。

 

 

女儿的出现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她把我带入了孩子的世界,用他们那种永远天真、天马行空的眼光去看待身边一切平凡的事物。

 

后来有段时间我情绪非常低落,有一点抑郁情绪,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甚至是好吃的,我就挺害怕的,毕竟还有好多东西我还没吃到。我想我应该做出一个改变。

 

我就把老婆孩子撇在家里,自己背着包去了一趟厦门,没想到去这趟是我画云的开始。

 

我想象中厦门是很文艺的地方,这会是一场春暖花开,面朝大海的旅行,但没想到厦门的天太热了。好在厦门的云彩治愈了我。

 

 

虽然同样都是海滨城市,但是在北方不是每天都能看到这种大片大片的厚厚的云朵。当我看到这些云的时候,我就在那儿停下来,看很长很长时间,脑子里浮现很多剧情。这个是我画的第一张云

 

 

我当时一看到就觉得很像一头鲸鱼。其实很多画师都会把鲸鱼画在天上,很唯美、梦幻的那种感觉。但是我想,鲸鱼在天上游很长时间也会累吧,它也需要休息。于是我们的浣熊就出场了。

 

 

他们在天空中开了一家专门服务于鲸鱼的SPA美容4S店。服务非常好,有刷牙的,有搓背的,老板还骑着大象负责喷泡沫。

 

这个应该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一个人的侧脸吧?我那时候在想什么样的人物更合适,天上的人应该是神话人物,我就选了美杜莎。

 

 

不过这个是秀画技的,没啥。

 

 

这张是我最喜欢的。第一眼看的时候,我就已经想象到了它是一艘云中列车。我当时看这个云的时间最长,想象着自己在这辆列车里,在云海中遨游。

 

 

我就根据这个思路开始画。我在列车上会想要什么东西呢?我想要一个天文台,可以看星星,还想要甜品店、水族馆,还有一个果园。

 

 

画完这个以后我发现,可能我找到了归宿,就是云这种表现形式。我开始不满足于画插画,因为在我心里,每一朵云都有它自己的故事。

 

这是我画的第一个故事,对当时的我来说也特别有意义。

 

 

 

画这个的时候,怎么说,我内心还是非常复杂的,因为这个故事其实跟我特别像。我就是在主流漫画的道路上走不通,经历了很长时间的彷徨、低落,最后找到了一条旁门左道,也算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片云吧。

 

之后我生了一场病,这场病让我卧床两个多月不能起,非常痛苦,而且我又长胖了。但是这给了我充足的时间思考,我给大家究竟带去了什么呢?我觉得可能是童心吧。童心每个人都有,或者曾经有,但是慢慢长大以后很容易就被遗忘了。

 

云在我心里是一种童话般的存在。有很多人和我很像,喜欢盯着云发呆,喜欢看云的形状,想象它像什么。那个时候我在想,如果说云上真的有一群小动物,这些小动物们还有一个自己的小镇,那会怎么样呢?光是这么想着,我就感觉自己的病都要好了。

 

我设计的第一个形象是一个浣熊,我真的很喜欢浣熊。

 

 

我给这个系列起了一个名字,叫《抬头才能看到的日常》。其实我还起过别的名字,比如说,云上嘛,《我在天上看着你》,想想有点后怕,就没敢用,还是用了比较简单直接的一个名字。

 

当时云南出现了这个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印象,大家都称它为龙凤祥云。

 

 

很多人发给我,想让我画。但是在我眼里它是一个长尾巴的小白狐,以及我们家浣熊。

 

 

我根据这个画面开始往前推故事的内容。这是我自己觉得比较轻松的一个创作方法。故事是这样的。

 

 

大家仔细看应该能看到,浣熊的尾巴已经炸毛了,它只是表面装得坚强。这是我的一个真实感受,比如现在站在这个舞台上的我,其实已经紧张到……谢谢,谢谢。

 

这大概确定了我创作故事的方向,后来我就开始丰富我的角色。

 

 

 

其实关于云的故事,我想构建一个完整的世界观。小动物们的世界不应该只有鸡汤,它应该像人类世界一样丰富多彩。

 

 

于是大熊就去找了奶牛,还带了一条鲫鱼,跟奶牛说:这个炖汤,下奶。

 

但尴尬的是,奶牛说,我是公的。

 

 

还没结束,那么之后大熊会怎么样呢?夜黑风高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在海边孤独地喝着闷奶。这算是一种报复吗?

 

 

这也是一个网友跟我分享的云图,首先我看到这想到了一条小龙,龙的脑袋很长,往左边回头看。旁边的像一只小狗,尾巴正好卷起来。

 

 

这个画面很快就能看出来了,龙跟狗正好是一个对立的感觉,很有冲突,很有戏。但我发现浣熊没地方加了,对于我的云上世界来说,浣熊是灵魂所在,没有浣熊我是绝对不允许的,硬加我也要加上它。

 

所以故事变成了这样。

 

 

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个比较尴尬的事情,就是小龙的尾巴断了。

 

 

我硬生生地把那只狗劈成了两个动物。尾巴断了怎么办呢,我的浣熊有债必偿,它会用自己觉得更好的方式去补偿对方。我的彩蛋内容是这样。

 

 

其实这个故事里的小龙和小猪是有原型的。这是我的一个粉丝群,叫云上的浣熊小镇,大家在里边都会给自己起上名字,做好人设。

 

 

我会时不时地把他们的人设加到故事里边客串玩一下,大家也觉得很有意思。

 

在我的世界里,凶猛的动物都会是另一番样子,它们甚至会因为自己的凶而苦恼。比如这个小狮子。

 

 

那么在浣熊的眼里,会被人喜欢的牙齿是什么样子呢?站在它的角度,我想是这样。

 

 

为什么会把这些凶猛的动物画成比较呆萌的?其实画它们就像画我自己。我是一个外表看起来很粗犷的山东大汉,但其实内心住着一个十八岁的小姐姐。这些都是我自己动手给我女儿捏的。

 

 

这里我要跟一直误会我是小姐姐的大家说一声抱歉,今天是我人设崩塌的一天,我就是浣熊本熊。

 

在我创作这些云上故事的时候,其实一个很大的动力是来自于大家的支持。这些是粉丝们给我的很多反馈,这些对我来说是像鸡血一样的东西,真的,没有你们的支持我画不了这么多故事。

 

 

如果说我创作这些故事有什么方法的话,我觉得是这样:我时常让自己回到童年,用童心看待身边的一切。

 

童心到底是什么?它们真的只是我们内心的一部分吗?它们会不会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和情绪?它们住在哪儿?在做什么?又是如何与我们相处的?这些问题不断地在我脑子里出现,激发了我很多灵感,让我一直创作到现在。

 

到最后我斗胆打个广告,今年11月我的绘本就要正式出版了,书名叫《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天上干什么》,希望大家看了能开心地像个孩子,找回自己的童心。

 

谢谢。

+完整演讲稿
童心住在哪儿
#艺术 /北京/2019.07.21
我要跟一直误会我是小姐姐的大家说一声抱歉,今天是我人设崩塌的一天。
评论(75)
发表评论
S_Střízlivý
0 0
私以为,保持童心真的挺好的,世界不再那么纷繁复杂,而是简单而美好的。
2019/09/19
回复
取消 回复
176****0350
0 0
喷啥呢?
2019/09/18
回复
取消 回复
如歌的行板
0 0
每一朵云 都有一个它自己的故事 安心地做自己的一朵云吧
2019/09/18
回复
取消 回复
灵芝
0 0
买绘本买绘本
2019/09/18
回复
取消 回复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34′4″
谢谢你,鸣人
黄成希
#电影/ 上海/2018.08.26
35′7″
羊磴艺术合作社
焦兴涛
#艺术/ 杭州/2017.04.08
36′22″
故事新编
邬建安
#艺术/ 上海/2017.02.19
37′52″
进击的智人
袁硕
#博物/ 北京/2016.12.22

一席鼓励分享见解、体验和对未来的想象,做有价值的传播。2012年成立于北京,一席现场演讲,目前在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深圳、武汉、香港、台北等城市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