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tta Jaschinski 野生动物摄影记者 一席第753位讲者
请大家看看这些价格吧。穿山甲,1750美元;亚洲幼象,7000美元;大猩猩,400000美元;虎骨,10000美元/千克;犀牛角,60000美元/千克……野生动物可以说是现在最严重的非法交易,每年的成交额高达250亿美元。
野生动物还是商品?
#社会 /广州/2019.11.23
请大家看看这些价格吧。穿山甲,1750美元;亚洲幼象,7000美元;大猩猩,400000美元;虎骨,10000美元/千克;犀牛角,60000美元/千克……野生动物可以说是现在最严重的非法交易,每年的成交额高达250亿美元。
评论(184)
发表评论
曲嗷嗷
231
这就是我从没带小孩去过动物园的原因。动物园里的每只动物都是无期徒刑。
2020/01/27
回复
15362219109:我同意
15362219109:我同意
91条回复
取消 回复
二十三
136
尤其在这段非常时期看这篇演讲感触格外深切,也许这段时间比以往更能引起国人的共鸣,何止于野生动物问题,环境的污染,资源的过度利用,全球气候变暖等等问题环环相扣,哪个不是人类面临的亟待解决的问题,人类既是伟大的,也是渺小的,人类终会为自己的傲慢和自以为是付出代价。
2020/01/30
回复
越陌度阡:是的
杨劳拉:1
2条回复
取消 回复
万古学堂
58
傲慢总会付出代价的
2020/01/27
回复
取消 回复
Echo
23
在世界上的某些角落总有一些人为了一些事情在努力
2020/01/27
回复
取消 回复
查看更多评论

 

你好!谢谢一席邀请我做这次演讲,我很开心能做这个分享。我叫Britta Jaschinski,过去30年里我是一名专业的摄影师。我一直都对动物保护很感兴趣,你可以说我是用相机作为工具,去记录那些因为人类的迷信、娱乐、地位、贪婪,给野生动物带来的苦难。

 

现在我想带你们回到九十年代,我做这一切的开始。当时我在动物园拍摄了一系列照片,对我而言,这些动物好像在尖叫着内心的孤独和流离失所。

 

 

我们把野生动物带离了原本的生活环境,关在混凝土笼子里,声称为了进行研究,我们要了解它们的自然行为。但我们能从这样的熊身上研究到什么?它们每天刻板地绕圈圈,这和所谓的自然行为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条白鲸出生在加拿大的野生水域,不久就被抓到纽约科尼岛的水族馆里了。在这样封闭的、被氯气处理过的水里,它生活了34年,直到死去。

 

 

你们可以在玻璃上看到我的倒影。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拍下这张照片的时候,我决定要用照片来讲述野生动物的苦难。

 

前面那些照片都是我在美国和欧洲拍的,这是2012年,我第一次来到中国。我把这张照片叫做《没有声音,没有选择》。每天三次,这只猩猩爬出笼子来到舞台上,在长隆野生动物世界进行表演。这里的口号是:动物的天堂,带给人们快乐。但是说实话,这样的照片不能带给我任何快乐,只有悲伤。

 

 

我相信这些猩猩应该生活在加里曼丹的热带雨林里,和它们的家人朋友一起嬉戏,这才是野生猩猩原本的样子。

 

 

这张照片叫做《反抗》,因为我一直觉得它们能通过某种形式反抗人类。猩猩现在面临着将要灭绝的情况,有一个原因是我们在破坏它们的栖息地,实际上我们没有在保护它们。

 

 

另一个更主要的原因是非法野生动物交易。现在世界范围内对动物幼崽的需求非常大,就因为人们喜欢饲养幼崽当宠物。一般如果你看到一只被捕获的猩猩幼崽,就意味着它们全家都被抓了。

 

 

这张照片是在中国桂林拍的。这些老虎的牙齿和爪子都已经被拔掉了,同时为了控制它们,还给它们服用了药物。中间的是一个杂交品种,叫狮虎,狮子和老虎的杂交。这些动物不表演的时候,就生活在身后的那个笼子里。我把这张照片叫做《破碎的猫》。

 

 

驯兽师通常用负面强化的方法来训练动物,不是给它们一个奖励或者什么,他们对动物进行体罚,不给它们食物和水。事实上,有人曾经告诉我,当一个动物被饿的时间足够久,它们很快就会做任何你让它做的事情。

 

 

我很开心的是,这几张照片在国际上拿了大奖,之后就获得大量媒体的关注,这些照片也曾经在北京进行展览。这些报道的结果是,有些地方开始禁止动物表演了。

 

中国还有一个让我震惊的事情,为了提取熊胆做中药,中国有许多动物农场饲养熊。庆幸的是有些熊被中国政府从非法经营的农场里救出来了,农场也被关了。它们现在住在一个叫做Animals Asia慈善机构里。因为它们之前的生活环境非常糟糕,通常被救之后都需要接受一系列的紧急手术。

 

 

这是熊胆汁做成的中国传统补药,其实就是熊胃里的液体。

 

 

这是用来关押熊的笼子,这些笼子极其狭窄,熊只能躺在里面,不能翻身也不能站起来。有些熊被关在这里十年,甚至一生。

 

 

这只棕熊在这种笼子里生活了30年,整个身体都扭曲变形了。

 

 

这种被叫做变形笼子,因为熊在这样的笼子里身体会被压得扭曲。现在在中国这种笼子是非法的,中国政府已经禁止了,但是在一些偏远的农场,它依然存在。

 

 

这个金属工具是用来获取熊胆汁的。套上这个之后,熊的伤口被迫裸露在外面,人们可以方便地从胆囊提取胆汁。这样的方式会给熊造成非常严重的伤害。有些熊得了癌症。

 

 

这只熊失明了。

 

 

这只熊的牙齿全部被拔掉了。

 

 

长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还会产生自残行为,这只熊就用头撞击笼子的金属栅栏。有一些甚至需要被实施安乐死。

 

 

这只一直生活在黑暗的地方,它的眼睛现在已经无法面对阳光了。

 

 

这是慈善机构为死去的熊建造的墓地,这些熊都是被虐待死的。

 

 

也有一些熊恢复得很好,它们现在可以在比较自由的环境里活动,也可以寻找食物,和其它的熊交流,过着没有残忍的训练的生活。这只熊其实也在那样的笼子里生活了30年,但是看到它在遭受的所有痛苦后,依然有强大的毅力和生存的决心,那是我生命中最卑微的时刻。

 

 

令人难过的是,现在在中国和越南的胆汁农场里还有超过一万只熊。

 

还有对虎制品的需求,虎皮、虎牙、虎爪、虎肉……一切有关虎的东西,人们可能觉得购买了这样的虎制品,就可以拥有和老虎一样强大的能力。现在在亚洲就有七千多只被圈养的老虎,这仅仅是亚洲的数据。这个数字大大超过了在野外生活的老虎数量。

 

 

我不想赋予野生动物其他光环和意义,但是我非常赞同生物学家和作家爱德华·威尔逊的观点:每个物种都是杰作,都是经过极其审慎和天才的创造的。

 

这只长颈鹿真美,但我们需要做的是停止去单单欣赏它们美丽的外表,这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

 

 

非常可悲的是,物种越稀有,功效越好,它能带来的利润就越丰厚。野生动物们正在真实意义上地从我们眼前消失。

 

 

如果我们连这些最具标志性的物种都不能保护,我们还有什么希望去保护其他动物?甚至像长颈鹿这样以前在地球上数量巨大的动物,现在也濒临灭绝。

 

 

我决定去记录下世界上的非法野生动物买卖。这种需求不仅仅来自亚洲或者美国,在世界上的任何国家都有。这是在伦敦希思罗机场被缴获的豹皮。

 

 

这是伦敦国家犯罪局缴获的象牙。

 

 

在这里我知道了很多野生动物交易的内幕。比如制作这样的一件外套需要用到很多只动物的皮。

 

 

我和海关工作人员们尝试着去数,我们想知道为了做这件衣服有多少只动物被杀掉了。不过数到十的时候我们停下了,因为这实在太令人沮丧了。

 

我还去了另外一个地方,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保护中心。这个仓库储存了150万件野生动物制品,他们的货架快有天花板那么高了

 

 

令人意外的是,上面也有一些非常知名的国际品牌。

 

 

这是一只象腿。这个购物车是在仓库里用来运输野生动物制品的,我觉得购物车更加突出了我照片里的信息:它们到底是野生动物还是商品呢?

 

 

象腿除了对大象本身,对其他人毫无用处。但是我发现,这条象腿被做成了一个垃圾桶出售。拍下这些照片的时候,我真为人类的所作所为感到羞耻

 

 

这是用象腿制作成的两个坐凳。这张照片获得了很多摄影奖,人们开始关注野生动物非法捕猎的问题,我非常开心。

 

 

这是一个用犀牛蹄做成的烟灰缸。

 

 

这是一个犀牛角,我把这张照片叫做《没有犀牛的犀牛角》。

 

 

这两只犀牛是被有偿狩猎合法杀掉的,也就是说猎人收钱去杀掉这些动物是合法的,但是偷猎、走私犀牛角是违法的。这些犀牛角很可能会被卖到亚洲用来制作中药,这是美国海关缴获他们的原因。

 

 

有20只濒危的猎豹被杀掉,就为了做件外套。

 

 

这就是问题所在,杀死这样一只长颈鹿可以收获一万美元的报酬。

 

 

我觉得这张照片非常真实地反映了人们的心态,人类坐在这样的椅子上,就真的认为自己是皇帝,无所不能。在我看来这是一把丑陋的令人讨厌的椅子,我无法想象谁会想要拥有它并坐在上面。但是它确实存在,人们确实在交易这种东西。

 

 

当我们杀死了这个地球上其他的所有生命,这个地球还值得我们继续生活吗?

 

 

我更愿意看到海龟在水里自由地生活,而不是被放在购物车上,或者是被绑在木头上,或者是看到它们一个族群一大家人都被人类杀害掉。

 

 

这是用成千上万只海马做成的海马制品,通常来说,做一个这样的海马制品需要六只海马。

 

 

是的,用于制作中药的野生动物产品需求量十分巨大,而且大多都是濒临灭绝的物种。我不知道这个动物是用来做什么的,但是我太震惊了,它被绑在这样的木棍上,我也不知道它有什么功效。

 

 

这是一条被走私的虎腿,被用来生产虎骨酒。男人喜欢购买这种酒来增强自己的能力,我也不知道谁会相信这个。

 

 

这是一些豹子制品,它们不是什么古董,都是在近些年被杀害的。

 

 

这是一个老虎胎儿,它其实还没有出生,还在母亲子宫里。人们把母亲杀掉,把胎儿从子宫里掏出来,固定在一块木头上进行展示。

 

 

这也是要放在墙上的野生动物装饰品。这只老虎身上有三个弹孔,弹孔的间距很小,这说明它是在很短的距离内被射杀的。人们把这个叫做圈养狩猎。这意味着老虎被关在很小的范围内,甚至被绑起来或者被服用了药物,这样就方便狩猎者把老虎杀掉。这种圈养狩猎现在甚至成为了一种运动。

 

 

请大家看看这些价格吧。穿山甲,1750美元;亚洲幼象,7000美元;大猩猩,400000美元;虎骨,10000美元/千克;犀牛角,60000美元/千克……野生动物可以说是现在最严重的非法交易,每年的成交额高达250亿美元。

 

 

所以我们怎么办呢?我们可以成立军队去保护动物,也可以对世界各地的人进行教育,但是如果不改变消费行为,停止对野生动物制品的需求,这种杀戮、这种非法的野生动物交易永远不会停止,因为它的利益如此巨大。

 

我无法接受这样的杀戮继续下去,我是个摄影师,我想通过摄影的力量改变这样的情况。一个队伍的力量总比一个人强大,所以我成立了反野生动物犯罪摄影师协会,一个由不同国家的摄影师组成的队伍。

 

 

这是我们出版的第一本书,里面收集了来自21位摄影师的作品,这些都是在国际上很成功很出名的摄影师。下面我想带大家看看书里的照片,接下来展示的这些照片不全都是我的照片,有一些是我的,也有许多是其他摄影师的。

 

 

封面上的动物是穿山甲,它是目前全世界交易量最大的哺乳动物,这些都是从野外捕获的。但很讽刺的是,世界上只有20%的人知道这种动物。

 

这是被缴获的四千多只穿山甲。穿山甲在中国是一道昂贵的美食,你们可能都知道。

 

 

它的鳞片还可以用来做中药。这个穿山甲是在伦敦被缴获的,它是在从非洲走私到中国的途中被缴获的。

 

 

我们的书出版之后很快就售罄了,被销售到了世界上50多个国家,也有一些中国的读者想买我们的书,所以我们也出版了中文的版本。

 

 

这位是路易先生,他一直在中国的南方做保护野生动物的工作。就像我前面说过的,真正让我感动的实际上是那些保护野生动植物的英雄。他所做的事情是,许多来自中国以及国外的游客观看华南犀鸟。其实中国在野生动物保护方面确实取得了很多成就,付出了很多努力,也保护了很多重要的物种。

 

但是这种鸟,加里曼丹盔犀鸟现在非常危险,中国对这种鸟的需求太大了。

 

 

因为它们的头部非常适合做传统的雕刻品。

 

 

我知道在中国并不是所有人都想要购买这种东西,中国有十几亿人,他们只占极小的一部分。但是有时候只需要两百个人就能让一个物种灭绝。

 

对鲨鱼鳍的消费需求也很高,每年有七千万鲨鱼被残忍地杀掉,做成鱼翅羹端上人们的餐桌。

 

 

有的鲨鱼被杀掉之后还是活的,又会被扔回水里,但是它们没有鱼鳍,不能游泳,所以它们就在水里沉下去了。这是成千上万的鲨鱼鳍在被晾晒。

 

 

接下来是几个令人开心的故事,是摄影的力量带来的改变。这只大猩猩被枪杀了,摄影师及时地拍下了这张照片,政府在这个地方派了军队保护大猩猩。我想重申一遍,刚刚讲到的这些不是我的照片,是我们这个协会里其他摄影师拍的。

 

 

另一件让人振奋的事情来自中国,中国的科学家发现了这种猿猴,我们叫它Sky Walker。大概是在两年前发现了这种长臂猿猴,当它们被发现的时候只剩两百多只了,现在中国政府正在大力保护这种猿猴。

 

 

照顾猿猴的人在树上刻了一个“爱”字,我想这也正是我们想要表达的。别担心,这不会伤害到树。

 

 

这是一个叫Shield and Trust的公益机构,他们做了很了不起的事情。很多母象因为象牙贸易被杀掉了,幼象就失去了依靠,这个机构把幼象带回去照顾,帮它们重回野外。

 

 

我想这是我们该做出自己的选择的时候了,你可以支持一些好的事情,或者支持动物表演。我个人无法理解为什么有人会希望看到大象进行那些毫无意义的表演。

 

我们正在做的另一件事是支持教育。我们在世界范围内很多地方都办了展览,这是法国,我们会在世界各国举办展览,主要是欧洲,当然也很希望有机会到中国来展览。在法国的这个展览持续了四天,有超过三万五千名观众来看了我们的展览。

 

 

这是在南非,我们也把书带到了非洲的很多地方。前两天我还收到一个南非孩子的邮件,他说想要做一名摄影师,加入我们的队伍。

 

 

这是我们在中国香港的社交网络上制作的一些海报。我想说的是很多举动很简单,做一张海报,发起一个话题,大家随手就可以做到。

 

 

现在我们这个协会已经有32名摄影师了,还包括其他的一些写作者和记者也在我们这个协会里。我想特别介绍Keith Wilson,我们这个项目的合作创始人,同时他也是这本书的共同编辑者、写作者,和这样的一群摄影师们一起努力,希望通过我们的摄影来停止这些消费行为。

 

还有一件很令人开心的事,跟野生动物犯罪无关。这是今年的一个获奖作品,大家可能认识这位摄影师,鲍永清。他在中国的知名度已经挺高了,他是2019年年度野生动物摄影师比赛的大奖得主,就是几周前的事情,我们见到了他。

 

 

我们也见到了这位摄影师,郑晓群。他们都是中国人,都想加入我们的队伍。

 

 

这些是我们组织里的其他摄影师,我们当然想要变成一支更大的队伍,因为我们想更快更广泛地传播我们的信息。我还想要对这些摄影师们说声谢谢,谢谢他们允许我在演讲中展示他们的照片。

 

 

所以,“永远不要怀疑一小群有思想、肯付出的人能改变世界。事实上,世界正是由他们改变的。” 这句话来自人类学家玛格丽特·米德。

 

我就讲到这里,感谢你们的倾听。

 

文稿
收藏
视频推荐
25′1″
追踪SARS源头
石正丽
#科技/ 武汉/2018.06.23
30′39″
热闹观察家
徐腾
#建筑/ 杭州/2017.07.15
22′57″
汉字小的时候
刘良鹏
#设计/ 上海/2016.03.06
36′10″
寻找中华凤头燕鸥
陈水华
#博物/ 杭州/2017.04.08
回复
全部回复

一席鼓励分享见解、体验和对未来的想象,做有价值的传播。2012年成立于北京,一席现场演讲,目前在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深圳、武汉、香港、台北等城市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