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帆 水下摄影师 一席第791位讲者
这些平平无奇的菜市场鱼类,你很难想象它们小时候美得多么难以置信。
黑水宛若太空
#记录 /北京/2020.06.07
这些平平无奇的菜市场鱼类,你很难想象它们小时候美得多么难以置信。
评论(29)
发表评论
翟翟
54
一辈子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儿 很幸福吧
2020/07/02
回复
取消 回复
L
37
这世界有多浩瀚,从小到大,宇宙璀璨,深海亦然
2020/07/02
回复
取消 回复
13601303006
15
也太美了吧!!主讲人也自带幽默!呆萌的正面照好可爱
2020/07/03
回复
取消 回复
雁南
3
很美,海底星空,璀璨黑水
2020/07/03
回复
取消 回复
查看更多评论

 

大家好,我是张帆,今天我想给大家分享的主题是“黑水摄影”。我一直觉得夜间的海洋就像一片太空一样,这些神奇的浮游生物就像太空中的星云,它们一直非常非常吸引我。

 

我相信很多朋友是因为这一段视频认识我的。

 

 

这是我2019年底在菲律宾阿尼洛海域拍摄的一条柳叶鳗,跟成年的鳗鱼不一样,柳叶鳗的幼体眼睛非常非常亮,头特别小,它整个身体侧扁,就像一条宽粉一样。

 

这条幼体其实个头并不小,它的身长有50公分以上,它的尾巴后面拖着一条长长的丝带,这条丝带其实是它的消化腺,这可能是世界上这种幼鱼里消化腺最长的一个种类。

 

我是在海南长大的,还不会走路的时候就已经在水里到处扑腾了。这张画看起来乱七八糟的,但它代表着我从小到大一直喜欢的这些生物类群。

 

 

你注意看好多物种身上我都画了五角星,因为我想拍它们。我很高兴在上完大学以后学习了潜水,因为到现在我真的已经把大部分画过的物种拍摄到了。

 

这些年我去过热带的珊瑚海,去过温带的海藻森林,我也去过寒带的峡湾追逐虎鲸。

 

 

我还曾经走过很多地方去研究这些人类历史的遗迹,比如二战的沉船。我曾经去过楚克群岛,在这些沉船里边找到过二战日军士兵的骸骨。

 

 

我还去过南太平洋的这些岛国,去拍摄大翅鲸妈妈带小鲸的样子。我在斯里兰卡被抹香鲸粪袭过,也曾经看过蓝鲸像航天飞机一样巨大的身影。

 

 

我们很难想象这些巨大的个体,它们其实每天都是靠鲸吞各种浮游生物生存下来的。今天我要给大家分享的就是海洋浮游生物。

 

这是一张黑水拍摄的地图,大部分我已经去过了。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坐标比较密集的地方,是在东南亚的珊瑚金三角、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这片海域,这也是我拍摄最多的一片海域。

 

 

我们来看这张图,这是一张黑水潜水的布灯示意图。

 

▲ 制图:蔡送达

 

黑水其实不是黑背景。黑水潜水重要的一点是潜水员漂浮在外洋进行拍摄,这片海洋可能是上千米的深渊,我们是悬浮在这片海域的表层进行拍摄。本质上黑水潜水的操作方式是用灯诱,把周围的这些浮游生物吸引过来。我们可以看到水面上有一个巨大的浮球,浮球上吊着一个长长的麻绳,每五米就有一个大的探照灯。

 

这个大的探照灯点亮之后就像一个太阳一样,这些浮游生物会聚集起来形成一个巨大的生物球。因为有好吃的,一些小型的捕食者就会跑过来,然后大的捕食者其实也都在这个大球的外围伺机等待着捕食。其实我们这片海洋是一个大的战场。

 

每天晚上当夜幕降临之后,世界上会发生一个最大范围的垂直迁徙,深海生活的很多生物会在晚上漂浮起来,到浅海寻找更丰沛的食物,或者寻找心仪的对象进行交配。

 

这是一条雪振袖鱼的幼鱼,它非常非常美丽,就像是海底璀璨的烟火。我第一次看到这条鱼的时候已经惊呆了,它几乎是静止的状态,然后摆动着它的这个像水袖一样的鱼鳍。

 

 

我当时不知道要怎么拍摄,因为它实在太大了,可能有四五十公分,我拿着一个微距镜头看呆了。它开始缓缓下降,一直到三十多米,我没有办法再追逐它,只能看着它慢慢隐藏在一片深海之中。后来我又遇到过这种鱼三四次,最终获得了一些喜欢的照片。

 

 

这是特别有意思的一种章鱼,我第一次了解到这种章鱼的存在,是从一个通过潜艇在一千多米的深海拍摄的纪录片中看到的。当时看到一个毯子章鱼展开它的毯子,非常优雅地在海里活动,我想这辈子如果能遇到它该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

 

 

然后真的,在一天晚上,我在阿尼洛仅仅两米深的水里面碰到了它。我当时追了两个小时,拍摄了好多照片,特别特别激动。

 

这个是斑马章鱼,可以看到它身上有很多非常漂亮的色素细胞。

 

 

这个色素细胞会根据它的情绪发生改变,它们会幻化出不同的姿态。运气好的话我们甚至还能够看到它们捕食,能够看到它在长大过程中的不同阶段。

 

其实在黑水的拍摄中,往往不会只遇到小生物,有时候会意外地发现几条鲨鱼很好奇地跟着你,蹭你一下,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吃的。有时候会有蝠鲼聚拢过来,它完全抑制不了看到探照灯时激动的情绪,因为它知道这个灯光会把食物聚拢过来。

 

这是我在马尔代夫拍摄的一段视频,这是一对蝠鲼,我觉得特别优雅,它们几乎身体挨着身体,却不会相撞。你看这一段,它们完全同步地进行着一首夜的舞曲。

 

 

我们可以看到这个蝠鲼的嘴张得很大,可以看到嘴里面的鳃,它会通过滤食的方式吃掉这片海域很多细小的浮游生物。虽然蝠鲼的体长有三到四米长,但它其实是一种非常人畜无害的生物。

 

 

 

 

鱼大十八变

 

我们在海里看到的各种稀奇古怪的鱼类,它们往往是一些我们很熟悉的鱼类的幼体。比如刚才我们看到的“宽粉”是鳗鲡目的叶状幼体,它可能会在很长一段时间保持非常弱小、透明的状态。

 

 

大家可能很难想象它长大以后会是这样一个巨无霸。这是一条爪哇裸胸鳝,成体能够长到一到两米长,它在这片海域基本上是没有任何天敌的。

 

 

很多潜水员应该都看过杰克鱼风暴。

 

 

杰克鱼是一种最常见的鲹科鱼类,其实大部分鲹科鱼类长大后都一个样,没有什么特点,所以我们很难想象一条鲹科鱼类小时候会是多么梦幻的状态。这是一条丝鯵的幼鱼,它的背鳍跟臀鳍像是非常飘逸的丝带。

 

 

但是这种丝带并不是为了卖萌,也不是为了好看,它其实是为了伪装成水母来吓退这些捕食者。

 

我们来看一段视频。这是一条冲我游过来的丝鲹幼鱼,我们可以看到它头顶上有个头饰,这其实是一种寄生虫,每条幼鱼想长大并不容易,如果它身上长满了这些寄生虫,也许它就跟我们说拜拜了。仔细观察,它旁边还有一只小鱿鱼跟着它,这一只小鱿鱼可能把它当作了水母,将它作为庇护所了,这是我第一次观察到这种行为。

 

 

这条丝鲹的身体可能不到10公分,但是连上它的飘带以后差不多有50公分长,拍起来其实很有难度。它一开始会躲避我的光源,直到后来慢慢习惯了我的存在,又开始很好奇地向我这边游过来。

 

这个丝鲹的飘带在成年以后会慢慢蜕化,成年也会有飘带,但是相对它巨大的身形,飘带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其实很多鱼类的幼鱼,它们在幼体的时候都有着非常非常漂亮的童装,成年以后这个童装会慢慢退去,变成一个正常的鱼类该有的样子。

 

我们来看这张,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前景隐藏着一条鱼,这其实是一条石头鱼

 

 

这是一种剧毒的鱼类,剧毒就不说了,它长得很丑,为了适应环境,长得就像一堆乱石头一样。这样一条平平无奇的底栖鱼类,我们很难想象它幼年时期有一个多么璀璨的形态。这是鲉科鱼类的幼鱼,可以看到它的胸鳍极度扩张,上下几乎连起来了。

 

 

这条幼鱼可能只有指甲盖这么大,看上去就像一个小水母忽闪忽闪地在水里游动,很好地伪装成了一种有毒的生物,所以大家比较不会吃掉它。但是如果真的碰到了像蝠鲼这样张开大嘴无差别攻击的鱼类,其实你长什么样都不重要。

 

比目鱼应该也是大家很熟悉的一种鱼类,饭桌上经常能够见到。大部分比目鱼成年以后会躲在沙子里面,因为长得太丑,非常羞愧,当然也有个别的会趁着夜黑风高跑出来觅食。

 

 

小时候的比目鱼是怎么样的呢?这张照片我发到了微博上,大家都非常喜欢,他们给这条鱼起了一个名字叫齐天大圣,因为它头上有一个非常非常华丽的头冠,这个头冠其实是它龇出来的第一和第二背鳍。注意看,它的眼睛这时候跟普通的鱼类一样,还是一边一个。

 

 

这是不同生长阶段不同种类的比目鱼,可以看到它的眼睛在慢慢地越过身体爬过它的脊背,慢慢地变成一种很奇怪的样子。

 

 

这是一个比较接近成体形态的孔雀比目鱼,这时候它的两只眼睛已经长到了身体一侧,变得非常尴尬了。

 

 

经常出海旅游的朋友应该能够在船边看到跃出水面的飞鱼,它不光是跃出水面这么简单,它还可以滑翔,甚至有时候可以滑翔四五分钟那么久。这是因为它的胸鳍和臀鳍非常发达。

 

 

而小时候的飞鱼什么样?大家可能完全没有概念。这是我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拍摄的大西洋飞鱼的幼体,这时候它可能刚刚孵化,只有指甲盖大。

 

 

再长大一点它会变得更加漂亮,像一个花蝴蝶一样。

 

 

等长大以后就会变成一条平平无奇的菜鱼

 

 

对于这些海洋生物幼年时期的样貌和它为什么长成这个样,我们还有太多未知。

 

这是我自己特别喜欢的一个九宫格,中间这是我的头像,现在疫情期间,我觉得非常应景。这其实都是鲀科的鱼类,有幼体也有成体。

 

 

在这片海域,除了幼鱼以外,我们还能够看到各种各样的生物。作为一个水下摄影师,其实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你得了解你的被摄物是什么,因为只有当你了解它们以后,才知道怎样能给它们拍到更好的照片。

 

 

 

海洋生物的幼年生活

 

我从小就喜欢贝壳,长大以后我还是经常拍贝壳。贝壳跟大家想象的不一样,它们有时候会漂浮在水层之中,有一些贝壳幼年的时候会漂着,长大以后就回到它栖息的底层环境,有一些浮游贝类可能一辈子都会漂着。

 

这是一种翼足目的贝类,我们仔细观察中间晶莹剔透的部分,其实这就是它的贝壳,这种贝壳非常非常小,只有一毫米大,加上它的整个身体,可能就只有两毫米这么大。

 

 

它身体的这种很绚丽的部分其实是它的肉体,它特化出来的翼足,可以像小降落伞一样让它们保持漂浮在水层中,一旦感知到水有震颤,有捕食者靠近,就会迅速地把自己的肉体缩起来,咻,就掉下去了。

 

很多浮游贝类的贝壳已经蜕化了,比如说最近网上很火的海天使。我们仔细看,它的肚子圆滚滚的,这不是怀孕了,它肚子里确实有卵,但是这个卵不是它自己的。这是一种机会主义者,它们经常会寻找其他生物产下来的卵群,然后像吃豆一样把这些全部吃到肚子里面去。

 

 

我们也常常能够看到海里有这种大大的泡泡,它其实是海蝶螺科这种贝类分泌出来的。

 

 

如果你潜水的时间足够长,还能够看到这种海蝶螺科交配的时候,非常唯美,两只一起慢慢旋转,慢慢下沉,有时候满海都是交配的海蝶螺。拍摄它们往往需要打一个背光,会显得它的壳体更加通透。

 

 

除了各种贝类,我们还能够看到各种各样的水母,这也是我超级喜欢的一个拍摄题材。这是我在美国拍摄的一种栉水母,它其实是从南极乘坐着海流慢慢过来的,它这些触手像高压电一样,如果碰到的话,会非常非常痛苦。

 

 

我们在海里潜水的时候一般都需要把自己包得紧紧的,甚至还需要戴着脸基尼,就像阿喀琉斯之踵一样,身上一旦有任何暴露在外面的部分,一定会被蜇到。我在海里暴露在外面的往往只有嘴,所以有时候潜水完了以后就会被蜇得跟猪头一样。

 

这个水母长得很特殊,它戴着一个珍珠项链,这其实是它捕食用的触手。

 

 

这是一种非常节能减排的水母,它有四个触手,但只有一个会长起来,剩下三个会缩在那作为备用,只有当这一个被破坏了以后才会再生长出来。

 

这些看起来像小吊灯一样非常华丽的水母,也都只有指甲盖大。虽然小,但是非常非常毒,我脖子上到现在还有被水母蜇出来的痕迹。虽然毒,但是真的超级唯美。

 

 

水母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特点,因为它通体透明,所以晚上吃过什么东西都会一五一十地呈现给大家。你看这只水母,它晚餐吃了两只虾。

 

 

除了这些小水母,还有一些巨大的水母。有时候我在前面拍一条鱼,会感觉背后好像有谁在看我,回头一看,哇,一个两米多长的水母,赶紧往旁边躲。这边有一个三米多长的水母。

 

 

这时候一条像瓶子一样大的鱼从水母的脑袋里面钻了出来,这是一条成年的鲹,我觉得有点意思,拿起镜头,又钻出来一条,最多的时候一个水母的伞盖里面能藏着四五条鲹,这个简直太夸张了。

 

喜欢跟水母去旅行的除了鱼,还有很多其他的生物,比如说各种龙虾的叶状幼体,它们喜欢扒着不同种类的水母,有的富有的龙虾可能会拥有不止一个坐骑,它可能会同时抓着两三个水母,感觉像精神分裂一样,不知道要去哪。

 

 

当时看到这条鱼的时候,感觉它好像是一个老爷爷,下巴有点肿,看了半天才发现其实它一直叼着一个水母,这个水母就像是一个盾牌一样。

 

 

在海里我们经常能够看到很多奇奇怪怪的场景,作为一个水下摄影师,我见过很多鲹科的鱼类跟水母共生,因为它们体表会分泌一些黏液,免受水母刺细胞的攻击。

 

但是看到这样一个画面的时候我傻眼了,这条鱼是不是翻车了?直到我慢慢地仔细看,它的嘴还在动,它的眼睛还在转,我感觉它的眼神好像在瞄我,在想这个人怎么还不走。

 

 

后来它不耐烦了,觉得这个人可能也不会攻击它,算了我不装了,好累,这时候它把自己的身体翻了过来,开始游动了。然后看着我,觉得没问题,很安全,因为我有这个水母,再打个呵欠。

 

 

我觉得每一次在海里观察这些鱼类,观察它们的行为,都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过程。我有时候会忘了拍照,就一直在那看着。

 

除了水母以外,在海里还能看到各种各样我们熟悉的海鲜,虾兵蟹将,比如说我们很熟悉的梭子蟹,小时候是这个样子的。这是两只正在分享一个樽海鞘

 

 

这是一只藏在马尾藻丛林里面的小螃蟹。

 

 

绝大部分的螃蟹小时候长得是我们完全没有办法想象的一个形态。这是一只方蟹总科的蟹的幼体,我们可以看到它头上像孔雀开屏一样,这其实是一种鹅颈藤壶

 

 

这种藤壶的幼体常常寄生在这种小的方蟹的幼体上面,经过一次蜕壳这些藤壶可能就永远地离开了它。大部分小方蟹幼体的头上可能就插着一两个藤壶,但这只好像特别富有,像戴着一个王冠一样,我追了它好久,一直到三十多米,才好不容易拍到一个它两只眼睛看着我,而且藤壶非常完美地展开的照片。

 

其实在这片海洋里面,我们能够看到很多很多不同的方蟹幼体

 

 

它们通常看到镜头后的第一反应就是跑,所以我的学生给它起了个外号,叫“影后”,因为往往只能拍到它的屁股。但是如果你足够有耐心的话,它总会回头看一眼——这个讨厌的人为什么还不走。

 

在海里拍摄经常能够有一些意外的收获,这一张图是一个皮皮虾的正脸。

 

 

仔细看它的脑袋那个部分,我当时发了一个微博,大家在底下猜猜猜,猜了好几十种答案,有的觉得这像一个人脸,有的觉得像一个头盔,有的觉得像一个骷髅,你觉得它是什么呢?

 

皮皮虾长大了以后平平无奇,其实在小的时候特别有意思,它的身体也是通体透明的,而且它往往会很静止地待在那,非常好拍。

 

这种铠甲虾的幼体就非常难拍了,它平时就像一个小蜜蜂一样嗡嗡嗡到处跑,不会固定在那儿让你拍,往往是这跑一跑,“啪”展开一下,再跑一跑,“啪”展开一下,所以想拍到一张这种四肢完全展开的像证件照的照片其实非常困难。

 

 

除了我刚才所说的各种各样的浮游生物,我们在黑水拍摄的时候还能看到各种捕食者,比如这是我最喜欢的毯子章鱼。这是一个展开的毯子章鱼。

 

 

它可能只会持续展开几秒钟,这样是为了吓退捕食者,但是如果你没有被吓跑,你无动于衷,它可能就会把毯子整个撤回来,然后就跑掉了,所以你只有一次机会。

 

毯子章鱼平时的样子就跟这个小猪头一样,它的大小可能就跟烤乳猪一样,有这么大。

 

 

但是展开了以后能有一两米,特别特别夸张。有时候如果心情好的话,它能给你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

 

毯子章鱼是属于一种蛸,船蛸也是一种蛸,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雌雄的两性化非常明显,通常雄性长得很小,雌性长得非常大。

 

这是一只雄性的锦葵船蛸,它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爱好,它喜欢扒拉着水母,然后让水母带着它跑,它经常能够收集到各种各样的水母。

 

 

这个像举着一个高射炮一样举着水母,我们仔细观察,它脑袋前面这一块有一个像降落伞一样的伞包,这个其实是它的储精囊。它的左侧第三腕特化成一个特殊的茎化腕,它看到心仪的女性时会把这个茎化腕抛出去献给它,从此以后它的生命就这么结束了,感觉是非常非常无趣的一生,最多只能长到指甲盖大。

 

我曾经在《中国动物志》上看过对它的描述,但是《中国动物志》上写的是它的茎化腕在右侧第三腕,但我怎么看我这个图片都是在左侧。后来我查了一些外国的文献,发现它的左侧第三腕其实就是茎化腕,也就是说当时《中国动物志》上这个记载是错误的,有可能是翻译上的错误,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这几十年来一直没有被纠正。

 

这是一个雌性的锦葵船蛸。雌性锦葵船蛸的第一腕会特化成一个分泌腺。这个分泌腺可以制造出一种石灰质的卵壳,这种卵壳可以用来保护它的卵巢,也可以用来产卵,这是所有章鱼家族里边唯一一种能够自己造壳的。

 

 

我们来看一段视频,这是一个雌性的锦葵船蛸,它逮了一个很漂亮的紫色的水母跟它一起旅行。你可以看到这张照片里,它的壳体是整个暴露在外边的,但是有些时候它也可以用腕间的薄膜把壳整个包起来。

 

 

如果它遇到捕食者,它觉得特别恐怖的时候,它会把这个壳丢弃出去迷惑捕食者。如果它这个壳破损了,我们可以再修补,但是一旦丢出去了,它就没有办法再造一个新的壳了。

 

除了喜欢水母的船蛸,其实有的船蛸可能脑子有点抽,它会选择拿着一根木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拿着这个木棍,我感觉阻力还挺大的,但是我觉得它还挺享受的,拿着木棍可能使它显得比较强大,所以还会有一只小的领航鱼跟着它一起玩耍。

 

我们在黑水的拍摄的时候还会遇到一些非常神奇的生物,比如说这是一种玻璃乌贼,这种乌贼平时生活在几百米的水深之下,但是我那天晚上看到它的时候可能只有二十多米,是在菲律宾海域发现的。

 

 

我认知里面以为这种生物可能就一个小指头那么大,实际上它有这么大,像一个水晶玻璃瓶一样,非常非常华丽。当我的搜索灯照向它的身体的时候,它的体色突然瞬间开始改变,它就像蹦金豆一样,蹦出来很多这种金色的花纹,超级惊艳。

 

这张看着是两只斑马章鱼在打架或者在顶头,其实并不是,这是一只马章鱼在水面上,顶上是它的倒影。

 

 

其实只要你算好潮汐,算好月相,就能找到一个完全平潮的时间,海水就跟湖面一样,非常平滑,只要角度找得足够好,就可以拍出这样一张照镜子的照片。

 

这是一只钻石鱿鱼,在照片里面我们可能能够凝固住一个非常华丽的姿势,

 

 

但是我们没有办法把这种体色的改变表现出来,所以接下来我们来看一段视频。这只钻石鱿鱼,它时呈现出这种橙色的状态,有时是红色,有时是翠绿色,当它们受到外界的刺激的时候,比如说海里如果有一只小的端虫撞过来,它可能突然整个身体就会炸开这种金光,特别好玩。

 

 

我潜水很长一段时间一直想拍这种钻石鱿鱼,但是一直没有拍到,直到有一段时间,我发现在阿尼洛这片海域,每一天都能看到好多。

 

接下来我们看到的这种,也是我特别特别喜欢的一种拟乌贼,莱氏拟乌贼。这是世界上生长速度最快的头足类动物之一,它们从指甲盖这么大,一直长到胳膊这么粗只需要六十天的时间。

 

它们的生命也非常短暂,据有记录的记载,它们可能只能活三百多天,真的是非常非常地仓促,每一天它都在忙着吃饭,忙着找东西,所以我们能有机会看到它们捕食的各种场景,而这一段视频其实是我在跨年的时候拍摄的。

 

 

从2019年到2020年我潜了一次超长的潜水,而它们也特别特别配合我,一直在进行一段非常优美的舞蹈,所以我觉得这段视频特别耐看,对我来讲也有很好的纪念意义。其实哪怕是最常见的一个物种,我们只要用心去观察,就能找到它很多吸引人的地方。

 

 

 

微型战场

 

本质上我们这个黑水拍摄的场景就是一个战场,虽然是一个微型战场,但是其实仔细观察,每一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厮杀。这是一只只有一毫米大的小螃蟹,它正在撕裂一只小的端虫。端虫总是这么倒霉,老是被人吃。

 

 

这又是一只很漂亮的水母,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它正在把一只虾慢慢地送入自己顶上的消化道,就像送它上天堂一样。

 

 

这是一只斑马章鱼,斑马章鱼我拍了好多,但是捕食的场景我拍的比较少。

 

 

你仔细观察它的嘴里,嘴在头部中央,其实有一个小的鸟喙一样的嘴,它企图吃掉一只小螃蟹,但是这只小螃蟹夹住了它的嘴,各种挣扎,一直挣扎了十多分钟,最后也没有成功地把小螃蟹吃进去。

 

进食的场景我也拍了很多,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张。这是一种尾枪乌贼,这种枪乌贼动得特别快,就像火箭,我们平时连它长什么样都看不见。

 

 

那为什么能够拍摄到这样一张照片呢?因为我正巧在追一条鱼,离开了主灯,找不到主灯了,我赶紧就把身上所有的灯全都熄灭了。

 

这时候我在远处能看到一个朦朦胧胧的光源,在这个光源下面我看到一个剪影,是两只枪乌贼,正在很温存地分享一个猎物。我当时不敢开灯,因为我知道一开灯它们两个肯定“嗖”地一下又跑了,所以我就摸着黑调好了各种设置按了一张照片,特别喜欢。

 

 

深海里的未知物种

 

对我来讲,潜黑水最大的魅力,就是能够看到各种想象不到的小生物。比如说这是一条肥皂鱼,它成年以后平平无奇,但是小时候它的第一第二背鳍极度特化,所以你就看着它在这游动,真的很梦幻。

 

 

这片无尽深渊里面,其实有各种各样我们完全不熟悉的生物。比如说我曾经在阿尼洛拍过很长时间的黑水,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虾,直到去年我看到两个朋友拍到了,我说我要赶紧去一趟拍这个虾。

 

 

很幸运,我拍到了一张这个虾的腹面,完全正对着我的一张很有画面感的照片。我拍完以后不知道它是什么,我就到处去查,查到一个日本的著名的研究黑水生物的学者,他也拍到了几乎完全一样的虾,我开心地去查名字,结果发现上面写着“深海虾未知种”,很无奈。

 

这也是一种深海比目鱼,它小的时候长着一个特别特别华丽的头冠。这是我特别满意的一张照片。

 

 

我在美国拍了一个多月的黑水,去年一直想拍旗鱼,因为旗鱼也算是美国精神的一个象征。平时大的旗鱼没拍过,在黑水里要是能拍到一些旗鱼其实也挺开心的,但是我拍了很长时间,一直没有找到一个长得像旗鱼的旗鱼个体,因为更小的旗鱼它长得很挫,背鳍也没有展开。

 

有一天晚上我在水面上拍飞鱼拍得正起劲,听到底下有人在大喊大叫,我想是不是有旗鱼,然后往底下一看,有一圈人围着在那拍一个什么东西。我赶紧往下游,然后就看着一条大概有八公分长的旗鱼突破了包围圈,向我这边游了过来。很幸运,当时第一张第二张“咔咔”一摁,就是一个整个鳍完美打开的画面。

 

 

拍了这么多年黑水,我一直以来特别特别想拍鮟鱇,因为鮟鱇对于我来讲是一个从小就排在No.1的拍摄物种,很幸运我今年在美国拍摄到了鮟鱇的幼体。

 

 

这是一种副棘茄鱼,它们成年以后在数百米的深渊里生活,可能再也不会回到浅海,正好我碰上了它的繁殖期,所以我刚去的时候满海都是这种很小的鮟鱇幼体。我拍了一张觉得有点丑,就想怎样才能把它拍得更加呆萌,是不是拍正面会更好。

 

第二天我拍了一张正面像,好可爱,两只鳍正好完美地打开,后面是一个大长尾巴,像一个小地雷一样,仔细一看它还张着嘴呆呆地看着我。

 

 

我觉得这个表情很有意思,我还要再拍一张更有意思的表情特写,然后我又去,第三天去的时候我发现它们又长大了。第三天我拍到了这么一张照片,特别特别喜欢。

 

 

拍了三四天每天都能拍到,再后来就没有了,它可能过了这样一个繁殖期,它的幼体慢慢地长大,长大到可以到更深的地方生活了,它就潜了下去,这可能是它这辈子唯一一次与我相遇。

 

我们这片无尽深渊中其实潜藏着各种各样的物种,它们就像一片宇宙一样,这些浮游生物就像一片一片的星云,它们一直非常吸引我,是我希望能够一辈子去拍摄的一个题材。

 

因为每一只被我拍到的小小的浮游生物,可能都是我第一次看到,也可能是我们人类第一次了解到它们的存在,这对我来讲真的是有着完全不一样的意义。

 

接下来我会一直持续地拍摄这些浮游生物,大家如果喜欢的话也可以关注我的微博和微信公众号,我会把我拍摄的这些浮游生物的故事慢慢地分享给大家。

 

好的,谢谢大家。

 

 

 

▼ 点击下图或阅读原文,看看我们做了哪些好玩的周边。

 

 

 

文稿
收藏
视频推荐
33′56″
海错图笔记
张辰亮
#博物/ 上海/2016.03.06
30′30″
恐龙蛋里的不确定性
张蜀康
#博物/ 上海/2017.05.14
28′44″
星宇微尘
张超
#博物/ 上海/2015.11.22
30′57″
光外有光
周鍊
#设计/ 上海/2016.03.06
回复
全部回复

一席鼓励分享见解、体验和对未来的想象,做有价值的传播。2012年成立于北京,一席现场演讲,目前在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深圳、武汉、香港、台北等城市举办。